《牛虻(下)〔爱尔兰〕伏尼契》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牛虻(下)〔爱尔兰〕伏尼契- 第5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椤!∶商┠崂锴逑戳耸苌说牡胤剑崆岬匕阉狭吮链!∠匀凰哉庋墓ぷ饕严肮吡恕!傲皖淼氖露一岣翘柑福彼担跋衷谖蚁胛誓懔硗庖桓鑫侍猓耗愦蛩阍趺窗炷兀俊

    “这、这、这很容易回答,主教阁下。 能逃就逃,逃不了就死吹。”

    “为什么一定要‘死’呢?”

    “因为如果统领没有办法枪毙我,我就会被送去服划船的

    

 41

    082牛  虻(下)

    苦役。 对我来说,结、结、结果都是一样的。 我的身体会受不了。“

    蒙泰尼里把胳膊支在桌子上,陷入了沉思。 牛虻没去打扰他。 他眯起眼靠在椅背上,懒散地享受着解除镣铐以后的轻松。“假如,”蒙泰尼里再次开口说道,“你逃了出去,以后你会干什么呢?”

    “我已经告诉过您,主教阁下。 我会去杀老鼠。”

    “你会杀老鼠。 这就是说,如果我现在让你从这儿逃走——假如我有权这样做——你会利用你的自由鼓动暴力和流血,而不是阻止暴力和流血是吗?”

    牛虻抬起眼望着墙上的十字架。“不是和平,而是宝剑——至、至少我应该和善良的人们待在一起。 就我自己来说,我更喜欢手枪。”

    “里瓦雷兹先生,”红衣主教保持镇静地说道,“我还没有侮辱过你,也没有蔑视你的信仰和朋友。 我就不能指望从你那里得到同样的礼遇吗?或者你还是希望我假定无神论者不能成为谦谦君子吗?”

    “噢,我给忘、忘得一干二净了。 在基督教的道德中,主教阁下看重的是礼节。 我想起了您在佛罗伦萨的布道,那时我和您的匿名辩护者展开了一场论、论战。”

    “这正是我想和你谈的话题之一。你可以向我解释一下是为什么吗?你好像对我有一种特别的怨恨。 如果你只是把我当成一个便利的靶子,那就是另外一个事。 你那一套政治论战的方法是你自己的事情,我们现在不去谈政治。 但是我当

    

 42

    牛  虻(下)182

    时相信你对我怀有一些个人的仇恨。 假如事情是这样的话我乐于知道我是否让你受过委屈,或者在什么方面使你引发了这样的情感。“

    让他受过委屈!

    牛虻抬起缠了绷带的那只手放到喉咙上。“我必须向主教阁下引述莎士比亚的话。”他说,并且轻声笑了一下。 “‘就像那人一样,不能忍受一只无害且必需的小猫’。我讨厌的就是教士。 见到法服我的牙、牙、牙齿就疼。”

    “噢,如果只是——”

    蒙泰尼里作了一个满不在乎的手势,随即扔开了这个话题。“可是,”他补充说道,“辱骂是一回事,歪曲事实则是另外一回事。 在答复我的布道时,你曾经说我知道那位匿名作者的身份,这你就错了——我并没有指责你故意撒谎——你说的不是事实。 直到今天,我对他的名字一丝不知。”

    牛虻把头歪到一边,就像一只聪明的知更鸟,严肃地望了他一会儿,然后突然仰脸放声大笑。“S—Sancta

    simplicitas!

    噢,你们这些可爱又天真的阿卡迪亚人——你猜不到的!

    你没、没有看出魔鬼的象征吧?“

    蒙泰尼里站了起来。“我得明白,里瓦雷兹先生,论战双方的文章都是你一个人写的吗?”

    “这是一件丑闻,我知道。”牛虻抬起那双纯真的蓝色大眼睛回答。“而你竟然吞、吞、吞下了这一切,就像吞下了一只牡蛎。 这样做很不应该,可是,噢,太、太、太有趣了。”

    蒙泰尼里咬着嘴唇,重新坐了下来。 从一开始他就意识到牛虻想让他发脾气,他已经决定不管发生什么都要克制自己。 但是他开始为统领的恼怒找寻借口。 一个人在过去三个

    

 43

    282牛  虻(下)

    星期里,每天都要花上两个小时审讯牛虻,偶尔骂上一句,确实可以谅解。“我们还是丢开这个话题,”他平静地说,“我想到你的具体原因是:我是这里的红衣主教,在怎么处置你的问题上,如果我选择行使我的权力,我的话还是有些分量的。 我要行使特权的唯一用途是干涉对你使用暴力。 为了阻止你对别人动用暴力,也不必要对你动用暴力。 因此,我派人把你带到这里来,部分原因是问你有什么可抱怨的——我会处理镣铐一事,但是也许还有别的事情——部分原因是在我发表意见之前,我觉得应该亲眼看看你是个什么样的人。”

    “我并不抱怨什么,主教阁下。Ala

    guere

    come

    àguere。

    我不是一个儿童,把武器私自运进境内,竟还指望政府拍拍我的脑袋。 他们使劲揍我,这是自然的。 至于我是什么样的人,您曾听过我作的一次浪漫的忏悔。那还不够吗?

    或者你愿、愿、愿意我再来一次吗?“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蒙泰尼里冷冷地说道,随即拿起一支铅笔在手中玩弄。“主教阁下当然没有忘记老迭亚戈吧?”他的声音突然改变了,开始像迭亚戈一样开口说道,“我是一个命苦的罪人——”

    铅笔啪的一声在蒙泰尼里手中折断了。“你太过分了!”

    牛虻仰面靠在椅背上,轻声地笑了一下。他坐在那里,望着红衣主教一声不吭地在屋里走来走去。“里瓦雷兹先生,”蒙泰尼里说道,终于停下了脚步,“你对我做了一件任何一个出自娘胎的人对其不共戴天之敌都不

    

 44

    牛  虻(下)382

    肯做的事情。 你窥探了我个人的悲痛,并且挖苦和嘲弄另一个人的痛苦。我再次恳请你告诉我:我让你受过什么委屈吗?

    如果没有,你为什么对我耍弄这样丧尽天良的玩笑呢?“

    牛虻靠在椅垫上,带着神秘、冷酷和费解的微笑盯着他。“我觉得很好、好、好玩,主教阁下。 你对这一切那么在乎,这使、使、使我——有点——想起了杂技表演——”

    蒙泰尼里气得嘴唇都白了。 他转身拉响了铃。“你们可以把犯人带走。”当看守进来时他说道。他们走了以后,他坐在桌边,仍然气得全身发抖。 他从来没有气成这样。他拿起了他这个教区里的教士送交的报告。他很快就把它们推到一边。 他靠在桌上,双手捂住了自己的脸。 牛虻好像已经留下了他那可怕的阴影,整间屋子里游荡着他幽灵般的痕迹。蒙泰尼里呆坐在那里,浑身发抖,直打哆嗦。 他不敢抬起头来,免得看见他知道这里并不存在的幻影。 那个幽灵连幻觉都算不上。 只是过度疲劳的神经所产生的一个幻想。 但是他却感到它的阴影有着一种难以言喻的恐惧——那只受伤的手,那微笑,那张冷酷的嘴巴,那双神秘的眼睛,就像深深的海水——他摆脱掉那个幻想,重新又处理他的工作。 他一整天都没有闲暇的时间,可这并没有使他感到烦恼。 但是深夜回到卧室时,他在门槛前停下了脚步,突然感到害怕。 如果他在梦中看见它怎么办?他立刻恢复了自制,跪倒在十字架前祈祷。但是他整夜都没有睡着。

    

 45

    482牛  虻(下)

    第 四 章

    蒙泰尼里并没有因为愤怒而忽略自己的承诺。 他对给牛虻带上镣铐强烈地抗议,那位不幸的统领现在束手无策,绝望之余只得打开所有的镣铐。 他牢骚满腹,对他的副官说:“我怎么知道下一步主教阁下将会反对什么?

    如果他把普通的一副手铐也叫作‘残忍’,那么他很快就会惊呼不该在窗户上安装栏杆,或者要我用牡蛎和蘑菇召待里瓦雷兹。 在我年轻的时候,罪犯就是罪犯,他们就被当成罪犯来看待,没有人会认为乱党要比小偷好,但是如今造反成了一种时髦,主教阁下好像故意鼓励这个国家的所有坏蛋。“

    “我不知道他有什么理由能干涉这件事,”副官说道,“他又不是教省的特使,无权插手民事和军事方面的事务。 按照法律——”

    “谈论法律有什么用?

    圣父把监狱的大门敞开了,把自由派的所有坏蛋全都放了出来。 此后,你不能指望谁来尊重法律!这纯粹是胡闹!蒙泰尼里大人当然要摆摆架子。 前任教皇在位时,他还算安稳。 现在他可是妄自尊大。 他立即就受到赏识,可以为所欲为。 我怎么能反对他呢?他也许得到了梵蒂冈的秘密授权,谁知道呢。 现在一切都是黑白颠倒。 下

    

 46

    牛  虻(下)582

    一步将有什么事你是弄不明白的。 过去多好,人们知道自己应该做些什么,但是现在——“

    统领沮丧地摇了摇头。 这个世界变得太复杂了,让人理解不了。 红衣主教竟然操心监狱规章,并且讨论政治犯的“权利”。

    至于牛虻,他在回到城堡时神经处于亢奋状态,近似歇斯底里,同蒙泰尼里的见面几乎使他再也忍受不了。 绝望之中,最后他才恶狠狠地说到了杂耍表演,只是为了停止那次面谈。 再过五分钟,他就会哭出来。当天下午他被叫去受审。对于向他提出的每一个问题,他只是发出阵阵抽搐似的大笑。 统领忍不住发了脾气,开始破口大骂,牛虻却只是笑得愈加没有节制。 不幸的统领怒发冲冠,大发雷霆,威胁要对这位倔强的犯人动用最残酷的酷刑。但是最终他得出了杰姆斯。 伯顿老早就得出的结论,跟一个失去理智的人争辩只是白费唇舌,徒伤肝火。牛虻又被带回到他的牢房。 他躺在地铺上,陷入一种低落而又绝望的情绪之中,疯疯癫癫一阵之后他一直这样。 他一直躺到黄昏,身体一动也不动,甚至什么也不想。 经历过上午的冲动以后,他处于一种奇怪的冷漠状态,他自己的痛苦对他来说不过是沉重的机械负担,压在某个忘了自己还有灵魂的木头物件上。 事实上,结局如何没有多大意义。 对于一个具有知觉的生物来说,唯一重要的是解除难以忍受的痛苦。 至于是从改变外部条件着手,还是从扼杀感觉着手,那是一个无关紧要的问题。 也许他能侥幸逃出去,也许他们会把他杀死。不管怎样,他都不能再次见到Padre了,因此这使

    

 47

    682牛  虻(下)

    他的精神感到空虚和烦恼。一名看守送来晚饭,牛虻抬起头来,冷漠地望着他。“现在是什么时候了?”

    “六点。 这是您的晚饭,先生。”

    他厌恶地瞟了一眼臭不可闻、半热不冷的馊饭,随即转过身去。 他不仅感到情绪低落,而且也感到自己病了。 见到食物,他感到恶心。“如果你不吃食物是会生病的,”那位士兵匆忙说道,“还是吃点面包吧,这样对你有帮助。”

    那人说话时语调带着一种好奇的诚恳,他从盘子中拿起一块尚未烘干的面包,然后又把它放了下来。 牛虻恢复了革命党人的机警,他立即就猜出面包里隐藏了什么东西。“你把它搁在这儿,回头我会吃上一点。”他漫不经心地说。 牢门开着,他知道站在楼梯的军曹可以听清他们所说的每一句话。牢门重新被锁上,他确信没人从窥测孔监视。 他拿起了那块面包,小心地把它揉碎。 中间就是他所期望的东西,一张小纸里面包着一把截短的锉子,上面写着字。 他小心地摊开那张纸,凑近略有光亮的地方。字密密麻麻地写在一起,纸很薄,因此难以辨认字迹。

    铁门打开,天上没有月亮时。 尽快锉好,两点至三点通过走道。 我们已经作好一切准备,可能再没有机会了。

    

 48

    牛  虻(下)782

    他兴奋地把那张纸揉碎了。 如此说来,所有的准备工作都已做好,他只需锉断窗户的栏杆。 镣铐已经卸下,真是幸运!他不需要锉断镣铐。 一共有几根栏杆?两根,四根。 第一根得锉两处,这就等于八根。 噢,假如他动作快点,他在夜里还是来得及的——琼玛和马尔蒂尼这么快就把一切都准备好了——包括伪装、护照和藏身之处?他们一定忙得不可开交——他们还是采用了她的计划。 他暗自嘲笑自己愚不可及。 到底是不是她的计划又有什么关系,只要是个好计划就行!可是他还是忍不住觉得高兴,因为是她想出了让他利用地道的计划,而不是让他攀着绳梯下去,私贩子们原先就是这么建议的。 她的计划虽然更加复杂和艰辛,但是不像另外一个计划那样,可能危及在东墙外面站岗的哨兵生命。因此,当两个计划放在他的面前时,他毫不犹豫地选择了琼玛的计划。具体的安排是这样的:那位外号叫做“蟋蟀”的看守朋友抓住第一个机会,在他的同伴毫不知道的情况下,打开院子通往垒墙下面的地道铁门,然后把钥匙挂在警戒室的钉子上。 接到这个消息以后,牛虻就锉断窗户的栏杆,撕开衬衣搓成一根绳子,然后顺着绳子落到院子东边的那堵宽墙上。在哨兵了望另外一个方向时,他顺着墙头往前爬;在那人朝这边张望时,他就趴着不动。 东南角是坍塌了一半的塔楼。 在一定程度上,塔楼是被茂密的常青藤支撑在那里。 但是大块的石头坠落到里面,堆积在院子的墙边。 他将顺着常青藤和院子的石堆从塔楼爬下去,走进院子,然后轻轻打开没有上锁的铁门,途经过道进入与其相连的地道。几个世纪以前,这

    

 49

    82牛  虻(下)

    条地道是一道秘密走廊,连接城堡与附近山上的一个堡垒。地道现在已经废弃不用了,甚至多处已被落进的石头阻塞。 只有私贩子知道山坡有一个藏得严实的洞穴,他们挖开了这个洞穴,使它与地道相连。 没人怀疑违禁的货物常常藏在城堡的垒墙下面,数个星期都藏在这里,可是海关官员却到那些怒目围睁的山民家里搜查,结果总是徒劳。 牛虻将从这个洞爬到山上,然后乘黑走到一个偏僻的地点。 马尔蒂尼和一个私贩子将在那里等他。 最大的困难将是晚间巡逻之后,而不是每天都有机会打开铁门。 而且在天气晴朗的夜晚不能爬下窗户,那样就有被哨兵发现的可能。 现在有了这么好的一个成功机会,无论如何也不能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