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虻(下)〔爱尔兰〕伏尼契》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牛虻(下)〔爱尔兰〕伏尼契- 第6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谔炱缋实囊雇聿荒芘老麓盎В茄陀斜簧诒⑾值目赡堋!∠衷谟辛苏饷春玫囊桓龀晒幔蘼廴绾我膊荒艽砉K讼吕矗汲陨弦坏忝姘!≈辽倜姘幌窦嘤渌氖澄铮盟械蕉裥模匦氤缘愣骼床钩涮辶ΑK詈没故翘梢换岫×克弦换岫!∈阒熬涂笨商O眨每喔梢灰埂U饷此道矗校幔洌颍寤故窍肴盟幼撸≌獾瓜瘢校幔洌颍濉5怯谒裕涝兑膊煌庹庋觥!≌庵质戮褪遣恍校∪绻幼吡耍且彩强克约海克耐久恰!〗淌棵堑亩骰菟遣换峤邮艿摹U嫒龋∫欢ㄊ且蚶琢耍掌频萌萌舜还础!∷诘仄躺戏锤踩ィ巡吮链挠沂址旁谕泛蟮弊髡硗罚缓笥职阉榱顺隼础!∷鄣梅⒍叮∷械木缮巳伎家魍础!∷鞘窃趺蠢玻苦蓿媸腔奶瓶尚Γ≈皇抢子晏炱谧鞴帧!∷崴弦痪酰诳敝靶菹⒁换岫0烁父耍际悄敲创郑敲醇嵊玻

    还有几根要锉?

    当

    

 50

    牛  虻(下)982

    然没有几根了。 他肯定是锉了几个小时——连续干了几个小时——对,那当然,所以他的胳膊才会如此疼——疼得这么厉害,彻骨的疼痛!但是不大可能使他的侧身也这么疼。 那条瘸腿抽动的灼痛——这是锉削引起的吗?

    他惊醒过来。 不,他没有睡着。 他一直是在睁着眼睛做梦——梦见锉削,可是这一切还没动手呢。 窗户的栏杆碰都没碰,还是那么坚硬和牢固。 远处的钟楼敲响了十下,他必须开始干了。他透过窥测孔向外望去,没有发现监视他的人。 于是他从胸前取出一把锉子。

    b不,他没什么关系——没什么!完全是想象。 侧身的疼痛是消化不良,或者就是受了凉,要不就是别的什么。 牢里的伙食和空气让人无法忍受,待上三个星期,这不足为奇。至于全身的疼痛和颤抖,部分原因是紧张,部分原因是缺乏锻炼。 对了,就是这么回事,一定是缺乏锻炼。 真是荒唐,以前怎么没想到这个!

    他可以坐下停一会儿,等到疼过这一阵再干。 歇上一两分钟,疼痛肯定就会过去的。坐着不动更难受。 当他坐着不动时,他疼痛难忍,由于害怕,他的脸色灰白。不,他必须站起来工作,驱除疼痛。感觉疼痛与否取决于他的意志,他感觉不到疼痛,他会强迫疼痛收缩回去。

    

 51

    092牛  虻(下)

    他又站了起来,自言自语,声音宏亮而又清晰。“我没病,我没有时间生病。 我要把这些栏杆都锉断,我不会生病。”

    他接着又锉了起来。十点一刻——十点半——十点三刻——他锉了又锉,锉动铁条的声音是如此刺耳,就像是有人在锉他的身躯和大脑。“真不知道哪个先被锉断,”他暗自小声笑了一下,“是我还是栏杆?”

    十一点半。 他仍在锉着,尽管那只僵硬而又红肿的手很难握住挫子。 不,他不敢停下来休息。 如果一旦放下那件可怕的挫子,他就再也没有勇气重新开始。哨兵在门外走动,短筒马枪的枪托碰到了门楣。 牛虻停下来往周围看了一眼,锉子仍在举起的那只手里。 他难道被发现了吗?

    从窥测孔里弹进来一个小纸团,落在地上。他放下锉子,弯下腰拾起那个圆团。 这是一小片纸攥成的小纸团。

    b直往下沉,沉入无底的深渊,黑色的波涛正向他席卷过来——怒吼的波涛——噢,对了!他只是弯腰拾起了那个纸团。 他感到有点头晕,许多人弯腰的时候都会头晕的。 这没什么关系的——没什么。他把它捡起来拿到亮处,然后才平静地把它展开。

    

 52

    牛  虻(下)192

    无论发生什么,今晚都要过来。 蟋蟀明天就被调到另外一个地方。 这是我们仅有的机遇。

    他撕毁了纸条,前一张纸条他也是这样处理的。 他又拿起了锉子,回去继续工作,顽强、沉默却又绝望。一点。他现在已经干了三个小时,已经锉断了六根栏杆。再锉两根,那么他就要爬——他开始回想他这身可怕的病症以前发作的情形,最后一次是在新年的时候。 当他想起连续生病的五夜时,他不禁颤抖起来。 但是那一次病魔来得不是这样突然,他从不知道会这么突然。他扔下锉子,茫然伸出双手。 由于陷入了彻底绝望,他做起了祷告。自从他成为一位无神论者,他还是第一次祈祷。他开始对微乎其微祈祷——对子虚乌有祈祷——对一切的一切祈祷。“别在今晚发作!

    噢,让我明天生病吧!

    明天我甘愿承受一切——只要不在今晚发作就行!“

    他平静地站了一会儿,双手按住太阳穴。 然后他再次抓起了锉子,重又回去工作。一点半。 他已经开始锉削最后一根栏杆。 他的衬衣袖子已被撕成了碎片,他的嘴唇流出了血,眼前是一片血雾,汗水从他的额头上流下来。 他还在使劲锉啊,锉啊,锉啊——

    

 53

    292牛  虻(下)

    b太阳升起的时候,蒙泰尼里睡着了。 整夜失眠的痛苦使他疲惫不堪。 在他安静地睡上一会儿时,他接着开始做起了梦。最初他的梦境模糊而又混杂,破碎的形象和幻想纷至沓来,飘飘忽忽,毫不连贯,但是同样充满了搏斗和苦痛的模糊感觉,同样充满了难以言喻的恐怖阴影。 他很快就做起了失眠的噩梦,做起了可怕和熟悉的旧梦,这个噩梦多年以来一直使他胆战心惊。 即使在他做梦的时候,他也能确认这一切他都经验过。他在一个广袤的旷野游荡,企图寻找某个安全的地方,可以躺下来睡觉。 到处都是人来人往,说话、欢笑、叫喊、祈祷、打铃,以及撞击铁器的声音。 有时他会稍稍离开喧闹的地方躺下来,一会儿睡在草地上,一会儿躺在木凳上,一会儿躺在一块石板上。 他会闭上眼睛,并用双手捂住它们,挡着亮光。 他对自己说:“现在我就睡觉了。”随后人群就会蜂拥而来,叫着、嚷着和喊着他的名字,恳请他:“醒来吧!快点醒来吧,我们需要您!”

    随后他进入一个庞大的宫殿,里面全是富丽堂皇的房间,摆放着床榻和低矮柔软的躺椅。 天已经黑了,他自言自语地说:“在这里我终于找到了一处宁静的睡觉地方。”但是当他选择了一个黑暗的房间躺下时,有人端着一盏灯走了进来,毫不留情地照射着他的眼睛,并说:“起来,有人找你啦。”

    

 54

    牛  虻(下)392

    他起身继续游荡,摇摇晃晃,步履蹒跚,就像一个受伤临死的人。 他听到时钟敲了一下,知道已经过了半夜——上半夜是这么短暂。两点、三点、四点、五点——到了六点,全城都会醒过来,那时就不会这么寂静无声了。他走进另一个房间,正想躺在一张床上,可是有人在床上跳起来,叫道:“这张床是我的!”

    他缩回身体走开,心中充满了无比的绝望。时钟敲响了一下又一下,可是他还在继续游荡,从一个房间走进另一个房间,从一所房子走到另一所房子,从一条走廊走入另一条走廊。 可怕的灰蒙蒙的黎明愈来愈近;时钟正敲响了五下。 夜晚已经过去了,可是他却没有找到休息的地方。 噢,痛苦啊!又一天——又一天啊!

    他走进一条长长的地下走廊,这条低矮的穹形通道仿佛没有尽头。 里面点着耀眼的油灯和蜡烛,透过格栅的洞顶传来了跳舞的声音、喧哗和欢快的音乐。 是在上面,是在头顶上方的那个活人的世界里。 无疑那里正在欢度节日。 噢,找个藏身和睡觉的地方吧。 即使一小块地方,坟墓也行啊!在他说话的时候,他又跌进了一个敞开的坟墓。 一个敞开的坟墓,散发着死亡和腐烂——哎,这没有关系,只要他能睡觉就可以!

    “这个坟墓是我的!”这是格拉迪丝。 她抬起了头,从正在腐烂的裹尸布上瞪着他。 然后他跪下身来,并向她伸出了双臂。“格拉迪丝!

    可怜可怜我吧,让我爬进这个狭

    

 55

    492牛  虻(下)

    窄的空间睡觉。 我不敢要求你爱我。 我不会碰你,不会跟你讲话,就让我躺在你的身边睡觉就行!噢,亲爱的,我好久没有睡过觉了!

    我一天也熬不下去了。亮光照进了我的灵魂,噪声正把我的大脑敲得粉碎。 格拉迪丝,让我进去睡觉吧!“

    他想扯过她的裹尸布盖在自己的眼睛上。 但是她直往后缩,尖声叫道:“这是亵渎神灵,你可是一位教士!”

    他继续游荡,来到了海边,站在光秃秃的岩石上。 炽烈的光亮照射下来,大海连续发出低沉、焦躁的哀鸣。“啊!”他说,“还是大海比较慈悲,它也困得要命,无法睡觉。”

    亚瑟随即从大海里探出了身体,大声喊道:“海是我的!”

    b                              b                         b“主教大人!主教大人!”

    蒙泰尼里惊醒过来。 他的仆人正在敲门。 他机械地爬了起来,打开了房门。 那人看见他一脸惧色。“主教大人——您病了吗?”

    他抹了抹他的额头。“没有,我正在睡觉,你吓了我一大跳。”

    “非常抱歉,我本来以为我听见您一大早就起床了,我想——”

    “现在很晚了吧?”

    

 56

    牛  虻(下)592

    “九点钟了,统领前来拜访。 他说有重要的事情商量,他知道您起得早——”

    “他在楼下吗?我马上就来。”

    他穿上了衣服,随即走下楼去。“恐怕这样拜访主教阁下有些造次。”统领开口说。“希望没有什么要紧的事情发生?”

    “事情非常要紧。 里瓦雷兹差点就越狱逃跑了。”

    “呃,只要他没有逃走,那就没有造成危害。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被发现在院子里,就靠在那个铁门上。今天早晨三点,巡逻队在巡视院子时,有个士兵给地上的什么东西绊了一交。他们拿来灯后,发现里瓦雷兹倒在小路上不省人事。 他们立刻发出了警报,并且把我叫过去。 我去查看了他的牢房,发现窗户的栏杆全给锉断了,一条用撕碎的衬衣搓成的绳子挂在一根栏杆上。他把自己放了下去,然后沿着墙头爬走了。我们发现通往地道的铁门已被打开。 看上去那些看守已被收买了。”

    “但是他怎么会倒在小路上呢?

    他是从墙上摔了下去,并且受了伤吗?“

    “我先也是这么想的,主教阁下。但是监狱的医生找不出什么摔伤的痕迹。昨天值班的士兵说,他昨晚把饭送去时,里瓦雷兹看上去病得很厉害,什么也没吃。这肯定是胡说八道,一个病人决不可能锉断那些栏杆,然后沿着墙头爬开。 没有一点道理啊。”

    “这事他自己是怎么说的?”

    

 57

    692牛  虻(下)

    “他不省人事,主教大人。”

    “仍然不省人事?”

    “他只是时不时醒过来,呻吟几声又昏过去了。”

    “这就非常奇怪了。 医生怎么说呢?”

    “他不知道怎么说。没有心脏病发作的迹象,昏迷的原因他也解释不了。 但是不管他是怎么回事,一定来得突然,就在他快要逃走的时候。 恕我直言,我相信是老天有眼,直接出手将他打倒。”

    蒙泰尼里微微皱起眉头。“你打算对他怎么处置?”他问道。“这个问题我会在近几天解决的。在此之间,我要好好吸取这个教训。这是取下镣铐的后果——恕我直言,主教大人。”

    “我希望,”蒙泰尼里打断了他的话,“至少不应该让他生病时也戴上镣铐。 一个人处于你所描述的状况,根本就不可能再作逃跑的尝试。”

    “我会留意不让他逃跑的。”统领走出去时暗自嘀咕,“主教阁下尽可以去悲天悯人,这可不关我的事。 里瓦雷兹现在已被铐得结结实实的,而且以后一直会这样,不管他生病还是不生病。”

    b“可是这种事情怎么可能发生呢?

    最后关头昏了过去,当时一切准备就绪,当时他就在铁门前!简直是天大的笑话。“

    “我敢肯定,”马尔蒂尼回答说,“我觉得旧病发作是唯一

    

 58

    牛  虻(下)792

    的原因,他肯定苦撑了很长的时间,用尽了力气。 当他走进院子时,他累昏过去了。“

    马尔科尼使劲敲去烟斗里的灰。“唉,反正是完了。 我们现在帮不了他,可怜的家伙。”

    “可怜的家伙!”马尔蒂尼小声附和着。他开始意识到,失去了牛虻,这个世界将会变得空洞乏味。“她怎么认为?”那个私贩子问道,同时扫了屋子那头一眼。 琼玛独自坐在那里,双手悠然地搭在膝上,她的眼睛茫然地盯着前方。“我还没问她,自从我把消息告诉她以后,她就没有说过一句话。 我们最好还是不要打扰她。”

    她看上去全然不知他们的存在,但是他俩说话还是小声小气,就像他们看的是一具尸体。 停顿片刻以后,马尔科尼站起来,放下了他的烟斗。“我今天晚上过来。”他说,但是马尔蒂尼举手止住了他。“别走,我有话要跟你说。”他把声音放得更低,几乎像是耳语。“你真的相信什么希望也没有了吗?”

    “我看不出现在还有什么希望。我们不能再作尝试了。即使他身体好了,能够完成他那一方面的事情,我们也无法完成我们这一方面的事情。 哨兵因为涉嫌全都被换掉了。 蟋蟀肯定再也没有机会了。”

    “你不认为在他身体复员以后,”马尔蒂尼突然问道,“我们能够干什么事,从而把哨兵引开吗?”

    “把哨兵引开?你这是什么意思?”

    “呃,我想到了一个主意。 迎圣体节那天,当游行队伍接

    

 59

    892牛  虻(下)

    近城堡的时候,如果我挡住统领的去路,当面向他开枪,那么所有的哨兵都会冲过来抓我,你们的一些人也许可以乘着混乱救出里瓦雷兹。 这不算是什么计划,只不过是我的一个想法。“

    “我怀疑这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