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媳妇,你别跑》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媳妇,你别跑- 第22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贤纷痈揪筒恍枰死幢;ぃ桓龆寄芏ノ颐侨恕!
  
  苏也抽了抽嘴角,虽说如此可是也不带这样的吧,乐天尴尬的笑,“所以这次来找前辈你们就是想把所有小组都集合起来。”
  
  萧晨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然后才略带疑惑的问道,“对了,人呢,怎么就你一个,陌堇他们呢?”
  
  这话一出口,苏也的脑袋立马就耷拉了下来,
  
  “怎么了?不会是不在吧?”
  
  萧晨怪异的看了他一眼。
  
  “是不见了。”
  
  苏也苦着脸,叹了口气道。
  
  “……”
  
  “所以,你是说陌堇就这样不声不响的消失不见了?”
  
  在听完事情的前因后果后萧晨瞪大眼,随即不可置信的喃喃道,“怎么可能?他若是真想走是绝对不会不打招呼就那样无缘无故离开的。何况还是在这个节骨眼上。”
  
  苏也一颗心七上八下的突然就有些不安,如果不是这样,蓦地一顿,脑海里莫名的就想起上次的遇袭事件,若是如此,那么,陌堇肯定是出事了,想到这,苏也心一紧,不知名的慌乱源源不断的涌出,同一时间,萧晨也敏锐的感觉到了这一系列事情的蹊跷,不安同样自眼底闪过。
  
  谁也未曾开口,沉默的氛围在此刻越发衬的有些凝重。
  
  不多会,门外急切的步代传入耳膜,门再次哐当一声被踢开,顿时打破了屋内攒积已久的沉默。
  
  “有消息了没?”
  
  见是小至,苏也第一时间问出声,因为跑得太急小至红着脸还未喘过气来只是一个劲得摇头,苏也难得好心的给他替过去一杯茶。小至接过一仰头喝尽,然后才拍着胸脯缓缓道,“没有,陌堇少爷的行踪还是没有下落,不过大事不好了,鹰门现在正大肆进行攻略,据说协盟同会大部分人中了迷药,现在伤亡很是惨重。”
  
  “什么?”
  
  话音未落,屋内的人皆是一脸的不可置信。虽然早有预料却未曾想到会这么快,难不成真的是声东击西,还是这本是他们计谋中的一部分。不管怎样,可以肯定的是这次交战必定会是一场生死相搏的恶战。气氛再一次沉默了下去。
  
  “小至,你能确定吗?”苏也还是些不太确定的问了一遍。
  
  “千真万确。”小至点了点头,“我刚从那边过来,途中碰到少爷了,可是劝不住他,没办法,夏庭哥让我先回来通知一声,他去追少爷,也许能有陌堇少爷的消息。现在那边都已经乱成一团
  了。夏庭哥让我们赶紧过去支援”
  
  “那还等什么,快走吧。”
  
  风起云变,谁言生死。
  
  激情澎湃的斗志,热情高涨的呼喊,声嘶力竭的嘶伤,一切都犹如山崩海啸不断的充斥在耳边滚滚滤过,战争从来都不是什么值得庆幸的事,可即使如此却依旧有人前仆后继的赴入,赴入武林这个大战场,没有任何怨言。
  
  一朝功成垂败永远都是建立在这样的立场里,为了自己所坚定的信念以及某种牢不可摧的真理。于是生存与被生存便硬生生的划开一道横沟,站在各自所持的对立面。
  
  焰火远远的看着,看着那些被血染红的双目绽放出骇人的光茫,看着那些刀光剑影在空中相互交替变幻成一种诡异的颜色,眼里的兴奋就抑制不住的荡漾开来。很久以后他才知道,那些耀眼的红是可以从心底激发出本能的亢奋,哪怕只是一瞬的触目。
  
  “真是无聊。以你现在的实力何必如此大费周章的绕来绕去,一次性解决要不畅汗淋漓的打一场岂不更痛快?”
  
  青殇长长的打了个呵欠,双手绕过脑后懒懒的枕在树干。眸子半眯半睁着,对于他来说,能一刀解决的事情就绝不会用两刀。
  
  “这你就不懂了。”
  
  焰火微微的笑着,“乐趣这个东西最重要的是享受过程,越难琢磨的过程猜测起来就越精彩,相对的越能激起自己心底潜能的对手比试起来就越能挑起人征服的欲望,因此设定的这个舞台就得
  精挑细选,因为它才是至关重要的。”
  
  青殇听了,满是鄙夷的睥了他一眼,“自娱自乐的东西我可不感兴趣。”
  
  焰火依旧微笑,“你不感兴趣并不代表别人不感兴趣,就像那些人,因为一个简单的逻辑就可以豁出命来,不管是自娱自乐也好,逼不得已也罢,这个世上的真理就只有那么一个,如果他们守着的是善,那么我守着的就是恶,善恶从来都是水火不容,所以无论以何种方式,它们之间的战争从来都不可避免,就像善的最终目的只有成功,而恶永远都只是推波助澜的一个因素,所以他们在乎的永远只有结果,而我却可以任意享受过程,羸了,本末倒置,输了,卷土重来,这样密不可分又无可瓦解。犹如开始与结束。”
  
  青殇哑然,虽然很不想承认,却也是无可辩驳的事实。
  
  “也不知道那些老头子现在会气成什么样?”焰火突然心情很好的想。
  
  “你去会会不就知道了。”
  
  “不,我可不想跟老头子打交道。我还是在这里等我的猎物吧,三天了,他也应该来了。”焰火眯起眸子,笑意越来发的浓厚。
  
                  变故(上)
  “少爷,少爷,你等等。”
  
  风,呼啸的吹过耳边,拂过脸颊,冷冽的,阵阵生疼。听不到,什么也听不到,名扬闭上眼,胸口空落落的,是他把它给弄丢了,有什么缓缓流过,随即又很快风化,痛吗?名扬这样问自己,不知道,感官就好像裂开了一道口子,开始变得麻木。好像只有前进,不断前进,才能找到那颗失落的心,有什么这样指引自己,名扬蓦地睁开眼,于是步伐开始腾空,渐渐找不到落脚的真实,只要前进,只要前进,就能找到。眼前突然清明一片,是了,所有障碍都必须消失,彻底消失。
  
  “少爷,少爷。”
  
  夏庭不断扯着嗓子紧紧跟在身后,这不是一段很长的距离,可无怎样他就是追不上那个身影。就好像凭空被某种力量生生阻断,近不得,怎样也近不得,这对夏庭来说不得不是一种很沮丧的心情,
  
  不断有鲜红的身影从眼前闪过,诧异的,痛苦的,绝望的,一幕幕生动的倒在眼底,突然就有些冷,就好冬日掉进至寒的枯井,夏庭生生的的打了个冷颤,他很清楚,若是再这样继续下去,后果不堪设想。
  
  天空突然布满了乌云,风,不知何时骤然静止,剑拔弩张的气息蓦地凝聚在空气中,仿佛随时都会一触即发,
  
  “啧啧,没想到竟会等来一位不速之客,真是意外,也罢,逃了一个陌堇,我倒是不介意拿你来充数。”
  
  焰火似笑非笑的看着眼前那道全身都欲喷火的身影,语气虽是叹息着,却只有青殇才看到那眸子微敛的精光下是藏着怎样的兴奋。
  
  心突然就不可抑制的跳动起来,从那人说出陌堇这样一个敏感的字眼开始,周身的气流就仿佛遭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动荡,然后瞬前累积成一个无底的旋涡,名扬死死的盯着,眼里仿佛能生出利剑,“你把他怎么了?”
  
  四目相对,有什么呼之欲出,擦出浓烈的火花。
  
  夏庭追上来时恰好听到这句话,焰火挑了挑眉,摇曳的眸子看起来越发的诡异,“怎么?你很在意?”
  
  一句话,不算否认的承认,却是直抵灵魂最深处,名扬突然就不可抑制的颤抖起来,瞳孔骤然紧缩,“果然是你。”
  
  那些盘旋在脑海里始终想不清道不明的事情突然就像拨开了层层云雾渐渐清晰了起来,为什么他要到这个时才想到,陌堇的离开本就太过蹊跷,可他却因为陷在这突然其来的打击中而不能自拔,更别说关于去思考这方面的事情,一想到陌堇还不知道在什么地方受苦,名扬便越发的痛恨起自己,痛恨自己只是一味的绝望,更痛恨自己竟然不相信陌堇,他应该相信他的不是吗?
  
  乌云几乎掩盖了整个天际,黯淡无光的色泽洒落下来使得空气变得很沉闷。有趣,焰火眯起好看的眸子,心下比见到那些妖艳的颜色时还要雀跃几分,没想到会让他发现这么有意思的事,真是太有趣了,焰火就那样抱譬默视着,名扬每个细微表情的变化他都收在眼底,心下了然,于是唇边的笑意不自觉的荡漾而出,原来竟是那样的关系啊,焰火偏过头,眸子直视一旁的青殇,似是而非的神情显得意味深长,青殇冷哼一声,妖娆的脸上看不出什么异样的情绪。却只有他自己才知道心中的五味杂陈,不容于世俗的感情又怎样,他从来都不在意,如果可以,他也想要这样光明正大的去喜欢一个人,可是一厢情愿的想法太过幼稚,他那么想要对一个人好,可那个人却总是避他如蛇蝎般从不肯让他靠近,即使这样他却旧固我的幼稚了那么多年,青殇苦涩的勾起嘴角,那些细细密密的疼痛尖锐的刺过某些棱角让他有种莫名的恍惚,焰火不动声色的站一旁,很好的没有错过他眼里的那一些怅惘,然后他便笑了,眼底的阴霾一闪而逝。
  
  空气依旧沉闷的在四周转悠,只是很普通的天气变化,夏庭却生生从那里察觉出些暗涌潮流的波动,仿佛暴风雨来临的前兆。令人感到莫名的焦躁与不安。
  
  逃离,直觉的想要逃离此处,夏庭承认自己很没用,可是关键的时候他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就好像动物在面对危险时本能的警觉,从方才起,他就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压迫迎面扑来,全身每个毛孔似乎都在叫嚣着,抵触着。夏庭几乎是反射的就想拽着名扬跑路,可是这个念头待在转身的那刹,就被彻底浇灭。
  
  名扬浑身都散发着灼热的火焰,无底的愤怒源源不断的冒出,仅仅只是这一个瞬间,狂风突然大作,电光火石,争锋相执。
  
  大片的嘶杀轰隆轰隆响彻整个山谷,鲜红的身影染红了整个双目,谁的刀,又是谁的剑,在这个销烟弥漫的战场已然分不清彼此,所有人几乎都杀红了眼,赤木拼着最后一丝力气终是杀出了重围。
  
  “橙衣,你护着阁主们先走,这里由我顶着。”
  
  杀出重围的赤木扭头对着一旁同样杀出重围的橙衣吩咐道。
  
  “你这是什么话?要走大家一起走,想逞强也不必挑这个时候。”一剑平地甩出,解决最后一批尾巴的同时橙衣愤愤的瞪了赤木一眼,这都什么时候了,这一根筋的呆瓜还有时间想着怎样舍生取义,心里闷闷的顿时生出些许不快。
  
  赤木未答,更准确的说他已没有多余的精力跟橙衣在这个问题上周旋,时间一点一点的消逝,四周很安静,空气里有着浓烈的血腥扑鼻而来,赤木缓了口气,然后才看着旁边那人一字一顿道,
  
  “橙衣,我最后说一遍,你护着阁主们先走。”
  
  没有长篇大论的形势剖析,没有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的劝告,仅仅只是几个单音节拼凑在一块,赤木说的时候速度很慢,眸子不断闪烁着异样的光,仿佛春日里和煦的光,轻飘飘的却带着一种不容拒绝的气势,橙衣一震,他的眼里包含了太多想要表达的东西,看着他的时候竟带着一种类似于祈求的意味,于是想拒绝的话溜到嘴边又被硬生生的咽了回去。
  
  “好。我知道了。”橙衣咬着下唇,终是心不甘情不愿的点了点头,赤木舒了舒心,欣慰的笑了,紧绷的脸在这一刻突然就松松踏踏的陷了下来,他知道,这人一旦答应的事情就必定会做到。
  
  天边浓厚的云层像是染上了厚重的颜料,昏沉沉的压在心口莫名的感到沉重,赤木努力的撑起身子,摇摇欲坠的身体像是下一秒就能马上昏过去一样,深吸口气,赤木摒息静待,这是一场没有退路的恶战,他能做的只有把时间尽量拖延下来,天空骤然闪过一声雷鸣,纯白的光线划过苍穹,片刻的光茫倾刻间照亮了这昏暗的天色,赤木没有血色的脸便在这洒落的光茫里印衬的越加苍白,腰际那一大片暗红色的液体也在这电闪雷鸣间若隐若现的呈现出来。
  
  来了,零碎的步代从不远处隐隐传来,越来越近,他甚至都能听到那轻微起伏的喘息,散发出一阵一阵危险的气息。赤木迎风而站,双手握起,利剑屹立,黑色的衣袂掀起一角,长发起伏,赤
  木笑的恬然,眼底如平静的湖波。
  
  三米之外,一行人生生止住了步伐,雷鸣不断的划过天际,刀光闪闪,剑影婆娑,一切都在这一刻开始上映,血色逐渐相融,几乎染红了半个天际,赤木笑,犹如地狱的修罗,伸出魔鬼的手。鲜红的颜色溅满了一身,嘴角缓缓裂开,笑容荡漾在凄迷的脸上,就像绽开的曼珠沙华,鬼魅而妖娆。衬着此景交织成一幅绝美的画。
  
  有多久了呢,疼痛渐渐变得麻木,视线开始模糊了双眼,时间被他抛在了脑后,唯有身体没有忘记它的本能,依旧机械的重复着每一个动作。
  
  会下地狱的,恍惚中,一个稚嫩的嗓音蓦地在脑海里响起,小小的身影一荡一荡的在眼前晃悠,他这样说的时候,娇好的眉眼兴灾乐祸的挤在一块,挑衅的神色布满了那张欢快的脸。 
  
  是啊,会下地狱的,赤木苦笑,幼年的一幕就这样不期然的被想起。怎么可能会不下地狱呢?
  意识开始有一下没一下的迷离起来,早该忘记了的往事在这一刻突然就如雨后的竹笋,疯狂的冒出,然后莫名的开始疯狂的想念。
  
  天空已被浓重的色彩涂刷,密布的乌云呼啸着不断翻腾而来,层层包裹,几乎看不见天日,偶尔几声电闪雷鸣,似是示威般,响彻云霄。
  
  有多久了呢,手臂不知觉中开始变得僵硬,身体也仿佛被人榨干了一般渐渐失去了行动的力量。赤木扬起脸,利刃穿过胸膛,冰凉的液体迅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