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媳妇,你别跑》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媳妇,你别跑- 第17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啊咧?是幻觉吗?
  
  _
  
  陌堇赶到时,恰好便看到这一幕,于是腰中软剑当即抽出,一招落叶纷飞如行云流水般从中断空然后径直辟了下来。
  
  那人微一怔,陌堇便趁着这个当口迅速将名扬揽了过来,随即又使出一招梯云飞纵快速的绕了回去。
  
  “师兄,他就交给你了。”
  
  陌堇落在苏也跟前,然后就将人往他身边一放,转身又欲上前。
  
  苏也稍一愣,随即才瞅着他转过身去的背影,小心的叮嘱,“陌堇,小心点。”
  
  “嗯。”陌堇稍稍停顿了一下步伐,然后才纵身跃了过去,苏也突然就有些莫名的沉重,呆呆愣
  愣了好一会随即才想起身边好像还有一个需要救治的人。
  
  名扬的伤不轻,苏也只粗略的一瞥就开始紧张了起来,于是转身赶紧小心的搭上他的脉,结果这一搭苏也突然就怔住了。
  
  脉像并没有呈现出平常受伤般该有的虚弱,反倒强劲的有如火烧那般,灼热异常,而且似乎隐隐能感到体内有种复原的倾向,苏也困惑,于是悄悄注入内力于脉像中,结果却奇异得探得里面竟好像有两股强大的真气相互穿梭,时而平静时而狂野,最后竟是把苏也的那股内力也直接震开。
  
  苏也大讶。
  
  他这三师弟什么时候竟会有如此深厚的内力?
  
  而此时的那一边,激烈的打斗正进行的如火如荼,情势很不妙,陌堇虽是未败却已是大大处于下风。
  
  显然远距离的博斗于他很不利,因为无论是他的掌法还是剑式都必须得跟对手在一定的范围内才能有效的发挥到最佳。
  
  陌堇寻思着,他现在必须得想一个办法近到那人的身前才行,否则再继续这么拖沓下去,他一定会输。
  
  “怎么,这么快就没动力了么?”
  
  结果陌堇只是那么微一停顿,来人的攻击便越发的猛烈。
  
  “我可是期盼着你能给我带来更多乐趣哦。”说完,一道白光又伴随着长鞭使了出去。陌堇足尖轻点高空跃过,来人也不慌,依旧自顾自的道:“因为你的出现打断了我的乐趣,所以这个乐趣就得由你来偿还了呢。”
  
  说完,鞭子又是一挥,神情里带着某种意味深长的笑意。
  
  陌堇始终沉默着不发一语,他在等,等待一个恰当的时机,然后再一鼓励作气决一成败。因此在避开来人的攻击的同时他又暗自在心底沉着气的观察每一个可能会出现漏洞的间隙,只要等到这个间隙,他或许就有一点胜算的把握。
  
  陌堇敛了敛眉,思绪是前所未有的缜密,只需要再等一会,再等一会。
  
  来人倒是不知陌堇此刻藏于心底的这些算计,他噙角嘴角依旧神清气闲的看着他在自己的攻击下不断闪躲,就像追逐猎物一般,明明可以轻易得手却偏偏要将它放逐一下好来增加这种追逐的刺激。
  
  而这样的感觉,他非常享受,所以,就让游戏来得更加汹涌一点吧。来人豁然大幅度的增加了手上的攻击量。与之伴随而来的阵阵白光也是耀眼非常。
  
  陌堇眼前骤然一亮,就是现在!
  
  经过与那人那么长时间的周旋,他已经渐渐看穿了他的动作,一旦那人想要变换另一个招式时,他手上的长鞭便会自动收回,然后随着白光又重新微聚,而这时他的背后就没了防备,这样他不仅可以近那人的身,而且还可以趁此攻击那人最微弱的一面。
  
  想着,陌堇当即倾身上前,他动用了虚幻从那些白光中脱颖而出,心里估算着那段合适的距离,然后才将掌法融于剑中拼上了这难得的机会。
  
  顿时,星光四溅。
  
  成功了,陌堇心下一喜。却不想下一秒他就蓦地顿住。
  
  “真没想到,你竟然会打着这个主意。果然不愧是陌山庄的后人。”
  
  来人抹了一把左肩上的剑伤,顿时就有鲜血源源不断的倾泄下来。陌堇却再次愣住,他没料到自己方才拼尽会力的一击竟只伤得这人的一肩。
  
  “怎么?很惊讶只伤了我这么点?”来人略一挑眉,很好的将陌堇心中的疑问说了出来,然后才自言自语道,“你已经是很了不起了呢,毕竟至今为止能让我出血的……猎物只有你。怎么办,
  我突然就有点中意你了,要不,你来我鹰门,怎样?说不定我会助你完成你最想要做的事情哦。”
  
  这最后一句那人说得极为缓慢,仿如诱惑一般,陌堇突然就瞪大眼带着一种不知名的怒意。正欲爆发的当口,那人很好的抑制了他的动作,随即才缓缓道:“先别那么冲动,总有那么一天,你会来找我的。今天就到此为止了,你们的人差不多也快到了,那么,临别之际,我再送你一件礼物吧。”
  
  说完,在陌堇诧异的当口,那人咬破了自己的手指然后屯积内力点于陌堇的额心,嘴里咕哝着什么,但见一阵红白相交的光茫便从陌堇的额心缓缓腾升。
  
  “记住,我的名字叫焰火。”
  
  在做完这一系列事后,焰火才伏在他的身边,轻身低语。
  
  然后大笑一声,那身影便消失于这丛林之中。
  
                  受伤
  陌堇俯下身,双手极力撑着额心,那里像是被烫上烙印一般,散发出阵阵灼热,偶尔又是彻骨的冰凉,如此周而复始的相互交替之后,最终便在一瞬间全都相继涌入脑海。
  
  啊……
  
  陌堇终是忍受不住大叫出声,这声音回荡在丛林里带着着一种凄美的绝望。
  
  苏也闻声赶过去的时候,便正好看到陌堇以掌自击的的一幕。
  
  夜幕降临,这丛林一带的晚上便带着与白日相比更甚的冷清与寂寥。苏也端坐在石凳上,旁边升起一堆旺盛的柴火,在这夜色里显得犹为明亮。
  
  这是他找到的一个石洞,里面很宽敞,用来藏人几乎再好不过,苏也揉了揉眉心,这次他们算是彻底的损兵折将了,没想到这次大会中竟还会有如此高手。
  
  偏过头,看着旁边躺着的那两人,苏也开始对自己有些恼怒,他身为一个药师,竟然都瞧不出这两个人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名扬体内那两股怪异的真气是怎样一回事?
  
  陌堇那时而烫的惊人时而冷的彻骨的身体又是怎样一回事?更重要的是,他那额心莫名多出来的那一点朱红,竟是散发出一股诡异的寒意。
  
  苏也垂了垂眸子,第一次显得如此丧气,好在这两人虽然身体状况诡异却都没有生命危险,这才得以慰藉了一下他的失落,现在他只希望他们可以快点醒来。
  
  这一夜似乎显得犹为漫长,苏也神神叨叨的醒来很多次,一会儿看看他那两个师弟,一会儿又去石洞外面探探情形,经过这次的事情,他已经开始变得更为谨慎许多,尤其是现在这个紧要当口,陌堇与名扬都已昏了过去,倘若这时再碰到白日的情形,那当真是雪上加霜危险欲知难两全了。
  
  苏也敛了敛越发深遂的眸子,这次的大会他们都已经付出到了如此地步,所以这个时候他绝不允许自己再打退堂鼓。就算是为了那两人。
  
  苏也伸手摸了摸了怀中有些褶皱的静心录,白日里的一幕仿佛又浮现在眼前,幸而关键时候名扬将它藏了起来,因此才没有被夺了去,想到这,苏也欣慰的同时却又觉得有些隐隐不大对劲,白日里的那人貌似从始至终都没有提过他想要这静心录的意思,苏也皱了皱眉,越发觉得这其中有些古怪。
  
  次日,苏也是被从洞外直射进来的一抹强烈光线给照醒的,于是抬了抬眼,脑子便渐渐清明了起来。
  
  然后第一时间便又去探了探那两人的脉,经过一夜的折腾,两人的身体又都慢慢开始恢复正常,苏也总算是安下心来,不过下一秒他又开始忧心起来,只是这次忧心却是为了这次大会的事,如今竞赛时间已过二日,到明日响午如果再找不到那静心录的下卷他们就算是输了。
  
  念及此,苏也隐隐有些焦急,这会儿以他们现在这个情况能上哪去找啊,而且就算是找到了如果再遇到难缠的对手他一个人也招架不过来啊。届时恐怕又是赔了夫人折了兵。
  
  苏也哀叹。
  
  “咳,咳……”
  
  名扬是被自己的咳嗽声给弄醒的,他睁开眼来的第一瞬便看到了自家媳妇正躺在自己的身侧,心下蓦地一慌,便反射性的的转过身碰了碰他,“陌堇,你怎么样?陌堇。”
  
  “别动他。”
  
  苏也闻声回头当即便喝斥一声。
  
  他的声音很大,吓得名扬很听话的立马住了手,然后才转身看着苏也担心道,“师兄,陌堇这是怎么了?”
  
  名扬的声音里带着些许急切。
  
  苏也却再次沉默了下来。
  
  “师兄,你倒是说啊,陌堇这到底是怎么了?”
  
  见此,名扬是真急了,连带着说话的语气都有些不自觉得加重。
  
  苏也瞅着他那一脸几欲急红眼的模样,内心叹了口气,“没事,就是受了点内伤而已,这公儿正在调理当中。”
  
  苏也胡乱编了个理由,名扬半信半疑的看了他一眼,无奈,苏也只得继续道:“昨日,是陌堇救了我们,你昏倒之后,他便过来了,只是那人实在太强,陌堇也未能敌过,我赶过去的时候,他便已是这般模样。不过,你放心,这会儿他已无大碍,只待他醒过来即可。”
  
  苏也一边斟酌着这些话语一面仔细的观察着名扬的反应,见他并未再生疑惑,这才放下心来,老实说如果他再穷追猛打的问下来,他可真不知该如何解释,毕竟连他自己都不甚清楚,陌堇的身体虽是已恢复了过来,可是他额心的那一点朱红却并未消褪,而且还仿如胎印一般被彻底的融化到他的皮肤里,苏也本以为他这是中了毒,却不想在搭过他的脉后,不仅没有任何中毒的迹象,反倒竟从中探出另一股亦正亦邪的内力游走于他的体内。
  
  苏也当即便有种想跳墙的冲动,丫的,今儿个真是撞邪了,两个好端端的人竟都在经过这场战斗后凭白无故的多出了几股内力。
  
  这让他怎么治啊!
  
  苏也再次哀叹,不过这些事他却是只字都没有跟名扬提及的,毕竟还不知道这事究竟是好还是坏,他也就不想再徒增担忧,而且连名扬自己的事似乎都还是个谜。
  
  “师兄,陌堇到底什么时候可以醒来?”
  
  一整个上午,名扬都安静的坐在陌堇身旁,这会儿,见他还未有丝毫醒过来的迹象,他便又开始有些焦急。
  
  苏也也是有些担忧的,可是他却不能像名扬那样直接表现在脸上,如果那样便只会更加增添他的忧虑。所以这会儿他只能装作没事人的笑笑,然后轻松道,“没事,可能是伤得有些重,多睡会儿也是常理之中。”
  
  名扬抬头瞅了他一会,想说什么终是抿了抿嘴没再开口,其实他很想说‘师兄,你笑得真假’之类的,可是却不知为何这话卡在喉咙间硬是说不出口。
  
  他转过身将陌堇的手紧握在手里,然后开始讨厌自己的无力,很讨厌,明明那么不想让自己成为他的负担,可最终他却还是连累了他。
  
  昏倒前的那一刻,他看到了这人的身影,脸上的焦急与担忧是那么那么清楚的落在眼帘,那一瞬其实他是有些安心的,可是……
  
  名扬垂了垂黯然的眸子然后暗下决心,从今往后他只能让陌堇觉得安心。
  
  苏也困惑的不停挪却着步代,他方才又仔细的探了一下陌堇的脉,发现他的身体状况是真的都已无大碍,按理来说是早就应该醒来了,可是这会儿却是没有任何动静,苏也开始有了些急躁,昨日陌堇发病的状况又是诡异的反复无常,他真担心他的身体会再次发作,苏也沉思,直觉陌堇身上肯定是发生了什么而且很可能与他额心那莫名多出来的一点朱红有关。
  
  “你们倒是挺能藏啊,这么个鸟不拉屎的地方也得亏你们找得到。”
  
  正沉思之际,一个熟悉的声音蓦地传来打破了这份凝重。
  
  …………………………………………………………………………………………………………………………………………………………………………………………………………………
  
  萧晨不知何时已站在洞中,苏也抬头在看到他的那一瞬却是大大惊讶了一会,这个石洞很隐蔽,轻易不会有人可以找得到,而且为了以防万一,他还特意消除了外面的脚印又布置了一些荆棘放在洞外,没想到竟还是有人可以找得到。难不成是特意的?念及此,苏也心中顿时警铃大作。
  
  “苏前辈,你放心吧,我们是担心陌堇陌前辈这才找过来的。”
  
  对于苏也那一脸防备的神情,萧晨并未理睬,而是探着身子打量了一下这洞中的情况,倒是他一旁的乐天对此很是好心的解释道。
  
  苏也将信将疑的点了点头,未了,他又觉得甚是不妥,他们是怎么知道陌堇受伤的事的,正欲发问之际,眼前突然快速的闪过一个身影。
  
  “陌堇。”
  
  萧晨在发现陌堇的那一瞬时便提起身子奔了过去。
  
  名扬稍稍瞥了他一眼,没作声,现在他不想搭理任何人,萧晨此刻也是懒得理睬他,他本来就是
  因为担心陌堇而一路寻过来的,而这会儿见到人了更是一门心思的扑在他的身上,只是却不想待在走近时,他的脸色顿时大变。
  
  “快把他扶起来。”
  
  萧晨大叫出声,然后也不顾名扬的诧异就自个儿将陌堇抱起扶住。
  
  “你干什么?”
  
  名扬见此,当即伸手就欲拦住。
  
  萧晨瞥了他一眼,“你若是想让他一直这么睡下去的话那你就让他躺着。”
  
  名扬愣住,赶过来的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