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媳妇,你别跑》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媳妇,你别跑- 第16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在这强烈的冲击下都相继往后一退。
  
  “陌堇。”
  
  “师兄。”
  
  见此,名扬与那少年同时叫唤出声,脸上是掩饰不住的慌乱。
  
  “陌堇,你有没有事?”
  
  “师兄,你有没有事?”
  
  在各自扶起自己所关以的人后,两人又都是很焦急的问出声,
  
  连声音表情都如出一辙,而对此,两人又都很不屑,所以在不屑的当口又是一同转过来身狠狠的瞪了对方一眼。
  
  “哼,有本事跟我单挑,躲在别人身后算什么本事?”
  
  那少年率先愤愤出声,眼里满是愤懑之色,如果不是那个人突然跑了出来帮着这个小鬼,他能输么?他不输那他师兄能用得着来救他么?他师兄不来救他那这会还能有这事么?
  少年如此愤愤的想着,所以终归究底就是那小鬼技不如人给惹的。
  
  而名扬本也正在这着急上火的当口,这会儿又听得这小鬼如此挑衅的话语,于是当即就被撩了毛,“哼,去就去,你以为爷我还你这小鬼怕不成。”
  
  说着,拔出腰间之剑,就欲冲过去。
  
  那少年也是一脸就欲准备迎战的模样,却不想最后一刻在陌堇与那男子一个眼神一个动作之下便
  全都乖乖的噤了声。
  
  看得始终在一旁静默的苏也唏嘘不已。
  
  ……………………………………………………………………………………………………………………………………………………………………………………………………
  
  未了,但见那青衣男子微微颔首:“在下秦楚,方才真是抱歉了,我这师弟性子向来急躁,如果得罪了各位还望海涵。”
  
  说着还略一抱拳,声音温温润润的如春日和煦的微风,舒服极了。
  
  陌堇稍一点头,随即便回礼道:“在下陌堇,倒没有什么得罪不得罪的,毕竟我这师弟也是多有不周。不过……”
  
  “不过,绕是这样,今次这场交战也是不能避免呐。”
  
  苏也捋了捋垂在额前的碎发,然后笑得一脸慵懒的走上前。很是优雅的接口,好不容易有人找上门来,会放过这次机会的就是傻子,所以……
  
  “如果这位兄台真想避免交战的话,倒是可以将手中的静心录留下。这样的话,我们定能把手言欢,说不定还可以交个朋友呐。”
  
  苏也笑得有如一只狡猾的狐狸,那青衣男子蓦地就嗤笑出声:“这位兄台倒真有意思。不过你说得对,我倒还真可以考虑考虑。”说着还真的低着头沉思了一会。
  
  他这般坦然的模样倒是叫苏也有些不坦然了,丫的该不会真这么容易吧,苏也心里暗叹,陌堇与名扬也是一脸狐疑。
  
  却不多会儿又听得那人话锋一转。
  
  “不过……”
  
  青衣男子偏着头嘴角微勾,“就是不知道我这静心录对你们有没有用,我这手上的可是上卷,貌似我叫记得你们手上的也是上卷吧。”
  
  说完,青衣男子狡黠一笑,苏也那停驻在心里短暂的激动便瞬间全无,丫的,见过耍人没见过这么耍人的,我要上卷顶个毛用啊。
  
  陌堇脸上也是很难得了有了那么些愠色,至于名扬那就更甚了,在听到这句话时他当即就跳了脚:
  
  “丫的,既然你手上的是上卷,那你还来偷袭我们干嘛?”
  
  不仅这一糟都白弄了,还把自家媳妇给连累了。所以他很气愤,见此,青衣男子但笑不语,倒是他一旁的那位少年快人快语,“没办法,实在是太好奇了,竟然会有人在那种情况下说出自己的
  目标,因此当时就想着无论如何都要目赌一下他的‘风姿’,见识一下他的‘卓越’。这不就有了刚才那一出了。”
  
  少年挑了挑眉,明里暗里都说得极为讽刺,未了,还生怕不够火候似的又接着道:“不过,现在要算是见识到了,我只能说,会产生那种想法的自己真的很蠢。竟然会期待一个这样的‘成
  果。”
  
  说完,少年还摇头叹息的砸了砸嘴。
  
  名扬听得这话再次成功的炸毛:“你说谁呢?”
  
  “谁应了就说谁,这不是明知故问么?”
  
  “你这小鬼可别蹬鼻子上眼,真以为爷怕你不成?”
  
  “哼,既然这样,那咱俩单挑。”
  
  “哼,去就去。谁不去谁就是孬种”
  
  “谁不去谁就不是爷们。”
  
  ……
  
  于是是新一轮的吵嘴又成功爆发,在它即将升级的当口,青衣男子很是适时的轻咳了一声。那少年顿时就不再作声了。
  
  名扬也只是哼哼了几句便也作罢,因为方才好像接收到了自家媳妇不悦的眼神。
  
  青衣男子这才又转身看向陌堇,“其实没别的意思,只是想试试你们的实力罢了。”
  
  陌堇这会儿已缓和了神情,对此也算是默认了。
  
  毕竟这本来就是一场竞技。
  
  青衣男子又是微微一笑,然后才继续道:“方才见到你们能平安无事的走出那片瘴气林,便心生了想要试探一试的想法。因为你们是第二个能如此轻松的走出那片瘴气林的小组,不过想来是我们太唐突了。”
  
  青衣男子依旧温和有礼。
  
  “第二个?”苏也很快的就抓住了他话里的疑问。
  
  “那当然,我们是第一个走出的,接着才是你们。”对此,那少年倒是率先一步开口,神情里满是得意之色。
  
  青衣男子不着痕迹的瞥了他一眼,少年便缩了缩脑袋,看着甚是乖巧。
  
  “这么说来,还有很多小组没有走出来么?”
  
  陌堇敛眉。
  
  青衣男子点了点头,“嗯,不过估计也没多少了,毕竟有很大一部分人都已弃了权。”
  说完,三人便都同时沉默了下来,那一路上的哀嚎以及一幕又一幕闪现在眼前的黄色烟雾此时又都清晰的浮现在脑海,透露出一种绝望。
  
  陌堇抬了抬眼,伴着梦想的现实总是残酷的,人也总得为自己想要做的事以及那些想要做成的事付出代价。
  
  而他又将会付出怎样的代价?
  
作者有话要说:成功,,,,,这章好难憋,,,话说,,,偶貌似太话唠的说,,,望天,,,唉,,,天气好热,,,都不敢出去了,,,,,嘻。。。。。 
                  遇袭
  天边渐渐泛起一抹鱼肚白,晨光微敛,象征着希望的太阳开始腾升,一日已过,可是静心录的下卷却依旧没有任何着落,更微妙的是,似乎除了从最初走出那片瘴气林开始遇到的那一小组外,这一路下来竟都没有碰到其它小组。
  
  许是真如那人所言,大部分小组都已于瘴气林中落败,不然就算是这偌大的一个丛林,也还是能够感到些许人的气息的。
  
  陌堇寻思着,虽说是这样可心里还是隐隐有些不太对劲,但又具体说不上来到底是哪个环节有问题。
  
  溪边清澈的河水湍得很急,陌堇绕过大片的荆棘林拐了过去,他采了些野果,这会儿又掏出一节很长的竹筒欲盛些水,水波嶙嶙,偶尔碰触到坚硬的石块,便荡出微细的水花,陌堇弯下腰,身影便倒映在水中,泛出层层相交的叠影。
  
  竹筒浸入水中骨碌骨碌的冒出些许水泡,正聚集的当口,忽然叠影相融,水波异样,陌堇一个激灵蓦然转身。然后下一秒便提身纵起落在溪边不远处。
  
  “啧啧,你的警戒力还是这么低啊!”
  
  一抹似曾相识的紫色身影不知何时悄然出现,依旧是长发如瀑,邪眼魅勾。
  
  陌堇心下一窒,几乎是反射性的就去握住腰中的软剑,“你为什么会在这?”。眉眼间里可看出一丝轻微的慌乱。
  
  青殇未答,倒是眸子微微敛起,随即才缓缓道:“这你不需要知道,倒是你,我好像忠告过你最好不要来参加这次大会的吧。”
  
  说着身影突然一顿便又瞬间落于陌堇跟前,随即修长的食指微点他的额心,“你似乎并不太把我的话当回事呢。”
  
  青殇说得很温吞。甚至连神情都是带着一定的笑意。
  
  陌堇却突然从中感到有种巨大的压迫,断断续续的侵蚀着他的大脑神经,于是身体本能的又往后退了几步,直到与那人拉开到自己认为安全的距离方才罢休。
  
  青殇见此,再次意味深长的微微敛了敛眸子。
  
  陌堇稳了稳心神,待确定那人已经没有下一步动作时,他才皱了皱眉,缓缓道:
  
  “我也说过,这是我的事,不劳任何人费心。”
  
  说完,神情一瞥,冷冽至极,青殇突然就笑了,于是嘴角微勾,甚是邪魅,“果然,你除了那张脸,其它地方倒都与他不像。”
  
  随即,他很满意的看到陌堇脸上骤然生变的异样。
  
  “我再说一次,这是我的事,如果没有其它事的话麻烦请你离开,不要打扰我这次参赛。”
  
  这几句话,陌堇几欲是从牙缝里咬出来的,再一次听到关于某个人的事,他依然是止不住的愤怒以及绝然。
  
  青殇看在眼里,又是嘴角一勾:“那可不行呐,我可也是来参加这次大会的,说起来,我们现在可要算是竞争对手了,你说,我该拿你怎么呢?”
  
  说着,青殇偏着头,样子极为无辜。
  
  陌堇蹙眉,那种不好的预感突然就强烈了起来,果然,不多会,只听得这人又缓缓道:“老实说,参加这次武林大会的人可真没几个有实力的。”
  
  “你什么意思?”
  
  陌堇一怔。
  
  “就是说全都不堪一击的意思。”青殇抬手,食指微捻,然后看着陌堇一脸呆怔的神情又仿悟道:“啊,应该也不是全都不堪一击了。”青殇笑:“至少你那两个师兄弟就很能撑呐,你看,
  我都来了那么久了竟然还没有结束,也不知道是不是那人不够用心还是怎地?”
  
  青殇微扬着脸,笑得一脸妖娆。
  
  陌堇突然就像没了生气一般怔在原地,心里瞬间被巨大的恐慌感所掩盖,那两个人……怎么会呢?
  
  幼时的一幕仿佛又浮现在眼前,无助,痛苦,绝望……
  
  不,陌堇慌忙摇了摇头试图把这些影像从脑海消除掉,他再也不愿去经历这些,再也不愿。想着,他便蓦然转身,朝着来时的方向飞奔而去。
  
  青殇远远得看着,嘴角的笑意便越发的冷然。
  
  陌琰,你就给我好好的看着吧,看着你这宝贝弟弟是怎样栽在我手里的,届时我就不信你还能坐以待毙。
  
  砰的又一声巨响。
  
  有如山河欲断,石林欲摧,丛地周边已是一片狼藉,激烈的打斗带来阵阵毁灭性的伤害,方园百里,似乎无一活物能够幸免。
  
  苏也捂着受伤的右臂,侧着身子把自己藏在一旁似乎唯一还没被幸免的岩石下,身心都已疲惫。
  
  “师兄,现在怎么办?”
  
  名扬抹了一把额头被擦出来的伤口,上面的血迹早已干涸,不过此时却因为方才巨大的冲击又被裂了开来。
  
  “能躲一时便是一时吧。”
  
  苏也叹息着,这人实在是太强了,简直是有史来碰到过最强的高手,他们根本就无法与之比拟。
  
  名扬也黯然了眸子,那几乎是压倒性的实力差距他又怎会不知,只是他却又不想这么轻易认输,就算是为了陌堇,他也绝对不要。
  
  “找到了哦。”
  
  正各自沉思之际,一道声音突然隔空传了过来,紧接着便又是一声巨响,身边草木树石又是倾刻间化为烟末。
  
  危急当口,名扬苏也各自一跃总算是避了开去,只是这会儿却也已经是把自己彻底暴露在了阳光之外,而细察身边也已是没有任何可以容身之处了。
  
  “怎么样?这回是没处可躲了吧。”那声音再次隔空传了过来,随即一道墨色的身影便蓦地从空而至,细长的凤眼挑起一抹极促狭的微笑。
  
  名扬苏也心里各自一颤,然后又听得那声音缓缓道,“猫捉老鼠的游戏我已经腻了哦,这会儿是该结束了。”
  
  说着,双手成掌向上拢起,倾刻间万丈光茫集聚,几乎照耀了整个天际。同时也耀花了名扬与苏
  也两人的眼。
  
  该不会真的就这样结束了吧。
  
  名扬有些恍惚,那种本该有的恐惧突然就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则是那种强烈的不甘以及失落。
  
  于是,待白光袭来的那瞬,心底不知从哪里来的一股力量开始灼灼燃烧,然后倾刻间就溢满了整
  个周身,全身顿时银光闪烁,随即又集掌心而出,竟是生生的抵消了那道白光。
  
  苏也一愣,这一幕实在太过震憾,以至于他都忘了要该如何反应,来人对此似乎也是出乎意料的扬了扬眉,“没想到,你竟还保存有这种实力。不过,可惜啊……”
  
  来人摇了摇头,嘴角蓦地就噙起一抹冷笑,然后身体突然就变换了一个方向,手上也不知何时多了一条长鞭,仿如蛇一般灵活的穿梭其中,未了,那长鞭却又仿佛增长了许多竟随着一道白光径直飞了过去,名扬始料未及恰好被正面迎了这一击。顿时身体被击飞数米,一口鲜血从嘴角溢了出来。
  
  苏也大惊,待还来不及有所行动,那人的身影竟又蓦地追随了过去,“可惜啊,玉是好玉,却未来得及雕琢。”
  
  说完,掌心的白光又是微拢,名扬捂着胸口,没有动弹,好像全身突然就被掏空了般使不出来任何劲,最终连眸子都是慢慢的垂了下去,恍惚间,好像突然看到某个熟悉的身影。
  
  啊咧?是幻觉吗?
  
  _
  
  陌堇赶到时,恰好便看到这一幕,于是腰中软剑当即抽出,一招落叶纷飞如行云流水般从中断空然后径直辟了下来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