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媳妇,你别跑》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媳妇,你别跑- 第14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讼嗷デв欣褚嗷蛱感Ψ缟昵岬茏釉蛘驹谝慌裕成仙⒎⒆徘啻憾烙械某畈约罢谘诓蛔〉亩分景貉铩
  
  鱼子非领着他天山弟子那一干人等昂首阔步的行于其中,那神情着实可谓意气风发趾高气扬,看得在场的人无一不交头接耳窃窃私语,这是哪个门派啊竟如此跋扈目中无人!以至于让跟在其身后的名扬那一干人等立马露出一脸与我无关我不认识他的神情来。
  
  鱼子非却仿如没看到似的依旧我行我素,他很高兴,他真的很高兴,一想到武林大会就要举行了,他这几个宝贝弟子就可以大展身手届时技压全场进而大胜全归,他就觉得异常的高兴,哼,哼,到时候他就让那个混账小子好好长长眼,看看到底他天山派行不行!
  
  鱼子非得意的想着。
  
  孰不知他那样的想法其实与孩童一般无异。
  
  ……
  
  萧晨早早就随着自家师父以及众师兄弟们来到了会场,这会儿正无聊着呢,陌堇一行人便恰好落在了他的视线里,于是当即兴奋着想要挥手招呼却又碍于自个儿师父在场最后只得悻悻作罢。
  
  不过作罢的同时他却有些疑惑了,那个一身红衣一张娃娃脸且明显一幅孩童般模样的人是谁?萧晨满脸困惑,怎么他不记得什么时候有这号人物?
  
  想着萧晨决定待会等他们走近后好好问个明白,却不料仅仅只是那么一琢磨却看到那红衣人竟蓦地往这边移了过来。
  
  不错,是移,萧晨揉了揉眼。
  
  红衣,鹤发,童颜,现在就清清楚楚的站在自己面前,萧晨确定自己没有看错,于是他彻底疑惑了,这是什么情况?
  
  还没等他明白过来时就见那红衣人又绕过了自己然后在自家师父面前站定。
  
  “喂,木头儿,好久不见了啊。”
  
  红衣人的声音很清脆,甚至清脆到让所有在场的人全都不自禁的抽了抽嘴角。
  
  萧晨睁大眼,一脸的不可置信,那什么,这人方才是在和自家师父打招呼吧,是吧,是吧,是吧。
  
  鱼子非似笑非笑的看着面前一脸波澜不惊的某人,方才老远就瞥见了这人,于是当即便毫不迟疑的奔了过来。明在友好?暗在挑衅?
  
  鱼子非眯起眼,表示这些都无所谓。重要的是,从今儿个开始,他天山门与青门算是彻底的竞争对手了!所以既是对手一开场不是都会事先打个招呼的么,鱼子非笑得甚是得意,仿佛都能预见这场胜利的鲜活画面。
  
  木头儿,不,青门的掌门人,墨敛,先是不动声色的敛了敛了眉,继而才不动声色的沉了沉声道:“你今次倒是有兴致下山来搅和了。”
  
  他的声音极沉稳,沉稳到让所有在场的人全都不可抑制的再次抽了抽嘴角。
  
  鱼子非很是大度的笑笑, “没办法,人太有名了就老是被人念叨,这不,硬是生生的被人给念叨下来了嘛。”说着还顺势作出一幅很苦恼的样子。
  
  墨敛突然就没了声,许久,在鱼子非就要以为他被自己堵得没话可说时,墨敛才缓缓道:“嗯,下来看看也好,免得闷山上久了容易得牢骚。”
  
  墨敛说得一本正经,鱼子非瞬间就不淡定了,你才得牢骚,你全家都得牢骚,鱼子非恨恨地在心里将这人从头至尾诽谤了N遍这才佯装笑颜继续道:“是要下来看看啊,我天山门呆在山上不问世事的时间太久了,竟不知你青门倒是瞬间成为武林的一枝独秀,这不,今次我天山门也就趁着这次武林大会下来搅和搅和,这独秀可不能每年都被你青门抢先了去是不。”
  
  ……
  
  于是,冷风猛的串过,电光火石间,战火硝烟成功升级,某年某月某日,两大掌门之间的言语争锋暗涌潮流直接导致成两大门派之间的互不相让你争我夺的一段血泪武林史……
  
  萧晨看着眼前这一幕,忽然觉得自己的心脏已经开始受到严重摧残。这还是他师父么?是么?还有旁边那人,那身大红衣裳再配上那张娃娃脸简直就是一活脱脱的邻家它娃儿,他真的是天山门的掌门人么?是么?
  
  名扬他们赶到的时候,也对着这一幕表示深深的无语。
  
  萧晨见此,立马捅了捅刚到的陌堇,然后带着一脸我不愿相信的神情指了指前面那正与自家师父进行眼神交汇的某人,问:“他……真的是你师父?”
  
  陌堇偏过头看着他问得一脸小心翼翼的模样,倒还从来没见过他如此神情,仿佛只要他说是便立马风化而去,于是好心的挑眉反问:“你说呢。”
  
  你说呢,一句话已是不言而喻,萧晨表示完全接受不能,这世道究竟是怎么了?师父竟然能长成这个样子!!!
  
  他很想仰天长啸。
  
  鱼子非挑衅成功,很得意很兴奋很满足,所以在看着自家那三个宝贝徒弟过来时,他当即笑得花枝乱颤一把就扑了过去,由于这次三人都没做什么提防其实是根本没有料到自家那个不长脑的师父会连这种武林大会都能‘乱来’,所以很不幸免的这次三人都不幸的遭到了自家师父的‘荼毒’。
  
  鱼子非再次得逞成功,而且还是一抱就仨,于是那个乐啊自是不用言明。导致苏也一脸抽搐,陌堇一脸寒冰,名扬一脸无奈。
  
  丫的,他们师父能有一天正常点么?能么?
  
  …………………………………………………………………………………………………………………………………………………………………………………………………………………
  
  “真没想到,这次的武林大会竟能聚集到这么多人。”城头高高的围墙上,一黑衣男子倚着城栏,看着城墙下面那黑压压一大片的人口,顿时生出无限感慨。
  
  “哼,这有什么好意外的,还不都是冲着协盟同会来的。”
  
  另一橙衣男子见状立马不屑的反驳。同时又顺带着往城下一瞥:
  
  “哼,来那么多,他们当真以为协盟会是那么好进的吗?”说着脸上瞬间露出毫不遮掩的轻蔑之色。
  
  “话可不能这么说。”
  
  另一黑衣男子听到此却是不自禁的皱了皱了眉:
  
  “听说这届可是人才辈出。”
  
  那橙衣男子撇了撇了嘴,心下嘀咕着你哪次不是这么说的,不过倒也没再出言反驳。
  
  正沉默之际,一道苍老却依然中气十足的声音传了过来。
  
  “赤木,橙衣,你们俩先去竞赛的会场等一下,待会我与阁老们讲完一些事项后就领着那些参赛
  的人一道过去。”
  
  “是,阁主。”说完,两人领命便都退了身。
  
  待他们离开之际,又一道浑厚的声音开始响起,“霍阁主,请恕我直言,这次的武林大会我还是觉得举行的有些不是时候,要知道现在正是多事之秋,鹰门的事又推敲不定,这时举行武林大会无疑就是雪上加霜,这万一要有什么歹人趁机藏匿于这次的竞赛里,那后果可是不堪设想啊。”
  
  “呵呵,肖阁老考虑的是,不过,这次的武林大会还非得在这个时候办,既然都已经确定了存在不安因素,那么我们就必须想尽办法尽快把这个因素排除掉,而这次的武林大会却正是个机会。”
  
  “虽说是这样,可是这又何尝也不是给了对方一个机会。”肖阁老看似还是一脸的忧心忡忡。
  
  霍阁主脸上顿时就露出一脸深沉,“呵呵,这就得看我们双方谁的运气要更好一点了。”说完,还捋了捋了发白的胡须,又眯起眸子道:“肖老,人如果有时真到了必须要赌一把的份上了,也就只能放手去博,更何况,我们也见不得会输。”
  
  “嗯,这倒是。”话音刚落,便有另一道声音立马附合:“这届大会可是有许多难得的少年英雄。”
  
  肖阁老一听,便立马转过身对着那人道:“哦?于阁老可否仔细说说?”霍阁主也表示一脸洗耳恭听的模样。
  
  见此,于阁老便开始娓娓道来:“嗯,就好比青门的萧晨,早些年就已有天才之称,这些年在武林中活跃的自是更甚,还有一个是叫乐天,是青门的新起之秀,据说深得墨敛真传。可谓是青门未来的支柱。其次就是长门的高原,听说使得一把好刀,还有燕门的成礼,玉门的秦楚等等这些人都要算是上是武林中的佼佼者。而且更重要的是……”
  
  于阁老说完这些后,语气突然就莫名的停顿了一会,然后才看着那两人困惑的神情缓缓道:“听说这届大会天山门也参与其中。”
  
  说完,那两人皆是一愣。
  
  霍阁主率先反应过来,“呵呵,想不到鱼子非也舍得下山了。”
  
  “嗯,他这次不仅下山,而且还带了3个弟子参加了这次竞赛。大弟子苏也,在武林中虽不是很活跃,可是因其一手妙手回春的医术也算是有点名气,二弟子陌堇,早年便与青门的天才萧晨齐名,那时武林中都称他们为双天才,不过不知道为何后来他便很少现身于武林,以至于现在几乎人们都忘了有这号人物,至于三弟子名扬那几乎是从没有踏足过武林,所以关于他的实力还不甚清楚。” 
  
  “呵呵,这天山门倒也着实有趣,掌门不喜下山,连带着他的弟子们也都藏着掖着。”
  
  “这倒是次要,更重要的是,他这三个弟子好像都还很有来头。”
  
  “哦?是怎样的来头,且说来听听。”肖阁老一听到这,立马就表示很好奇的问道。
  
  于阁老点了点头后又接着道:“大弟子苏也,是医仙与毒后的遗孤,二弟子陌堇,是陌上山庄之后,三弟子名扬,是前任武林盟主名天之后。”
  
  于阁老说完,那两人便都低着头若有所思。未了,才听得霍阁主悠悠道:
  
  “呵呵,这鱼子非收弟子倒还挺会挑啊。”
  
  肖阁老却依旧一脸深思,“这医仙与毒后的遗孤倒是听说过。”未了,他又想到了什么似的猛然抬头,“于老,你说的那个陌上山庄该不会就是十八年前被一夜之间灭门的那个陌上山庄吧。”
  
  “嗯。”于阁老点了点头,肖阁老突然就一脸沉重的转头看向另一男子:“阁主,你看这事?”
  霍阁主也是一脸凝重,未了,他才缓缓道,“还是顺其自然吧。”说完,他就叹了口气:“别忘了,当年我们可是已经承诺过了他。而且因为这事,不仅那人离开了,还连带着其它几人也都纷纷隐退。”
  
  “是啊。”听到这于阁老也是一脸慨然:“这武林中恐怕是再也不会有风雨雷电这几个称号了。”
  
  说完,几个人便同时都沉默了下去,风雨雷电,这曾一度风靡整个武林的称谓,如今怕已是成为
  了遥不可及的神话。
  
  “说起来,于老,你方才好像还有说前任武林盟主名天之后吧。难道就是那个孩子?”肖阁老突然像想到了什么似的然后一脸惊讶的问道。
  
  “没错,就是那个孩子。”
  
  于阁老点了点头。那两人便又都沉默了下去。
  
  “倒没想到,鱼子非竟能把这三个孩子凑在一块儿。”这次是肖阁老率先出声。
  
  “呵呵,我看这倒未必是他,能把那三个孩子凑在一块儿的怕是除了名天名盟主外根本就不可能有第二人选了。”
  
  “倒也是。”于阁老赞同的点了点头,“毕竟十八年前的那些事他也算是知情人,无论是医仙毒后的死还是陌上山庄的变故。”
  
  “不过,纵是这样,他也没必要把自己的孩子也送到天山去吧,那孩子明明那么特殊!” 
  
  “恐怕就是因为那孩子特殊所以才送过去的吧,要知道鱼子非可还有一个师弟唤翎苍,那人在武林里可是与风雨雷电齐名的。这些年来,天山门虽甚少在武林出面却依然能占有极大的地位,这
  可都得归功于这翎苍。”
  
  “呵呵,没错,说起来这三个孩子也要算是颇有渊源,能拜在同一个门下也算是缘份了。”
  
  说着,霍阁主抬起头,眸子微敛,突然就有种预感,这武林怕是真的太平不久了。
  
作者有话要说:于是,完成,结果,真的,杯具。。。。
                  三人
  “为什么我也要。”
  
  密集的人群里突然响起一个措手不及的声音,苏也一脸不可置信的盯着自家师父,就在刚刚,他竟听到自己的名字居然也在这次的大会之列里。
  
  于是苏也急了,明明不是都说好了只报上陌堇与名扬的么?难不成他被自家师父给耍了?想到这,苏也几欲抓狂。
  
  而对于自家弟子这一脸几欲爆发的模样,鱼子非很淡定的道:“ 小苏儿,为师我今次下师可是不是来玩儿的,换句话说,为师我今次下山可是报着必胜的决心来的,所以,你以为你能逃脱得了吗?”
  
  短短几句话顿时就咽得苏也哑口无言。
  
  见此,鱼子非又不禁缓和了一下语气道,“小苏儿,你要知道人多力量大的道理,而且你刚才不也是听到规则了嘛,可以两到三人一组,所以,让你们三人组成一队,为师我是最放心了的。”
  
  说完,鱼子非一脸信心满满容光焕发,苏也却是欲哭无泪,那什么,他真对这些个劳什子的大会不感兴趣啊!名扬在一旁很同情的给了他一记安慰的眼神。那意思颇有种节哀顺便的味道,看得苏也好一阵抽搐。
  
  ……
  
  这是一个很空旷的骑马场,四面八方环绕的都是群山,树木苍翠茂盛,整个儿一看上去郁郁葱葱的倒是一块好地。众人一路跟随到此心里虽这样琢磨着却究竟不知道来这里是所为何意的,正纳闷之际,前方蓦地响起一个声音,那声音浑厚有劲,一听就知道是用内力传出来的。众人当即便感慨道,凭这人的功力恐怕可称得上是武林中高手中的高手了。
  
  “诸位,请静一静。”
  
  见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