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媳妇,你别跑》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媳妇,你别跑- 第13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唉!名扬叹了口气,只是貌似他这边哀着声叹着气。而那边趴在他怀里的某个人却是在刚被言明喝过酒时当下就申明道:“我没醉。”
  
  说着还生怕名扬不相信似的又立马浑浑噩噩的站起身以表他的清白,只是待没走两步整个人便又软软的栽了下去,幸而名扬眼明手快的又把他揽住。不过陌堇却不干了,他很委屈的趴在名扬怀里不断挣扎,无果,遂又很委屈的轻声辩解:“我没醉,我真醉。”
  
  名扬看着怀中人那一脸炫然欲泣的模样顿时震得心肝儿都碎了,于是立马哄道:“好好,你没醉,你没醉。”陌堇这才露出笑颜,那明明亮亮的笑容浸在夜空中看得名扬又是一阵心肝儿乱颤,他忽然觉得,其实这样也不错,至少可以看到平常绝计不会看到的陌堇这么可爱的一面。
  
  正这样琢磨着时,陌堇突然俯身上前,在名扬还未弄清楚怎么回事时嘴上蓦地划过一个凉凉的东西,然后接着就是一阵轻轻的啃咬,名扬弄了好半天终于弄清楚是怎么回事时却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陌堇这与其是在吻他还不如说是在啃他要更确切些。
  
  不过心里却是极为高兴的,也幸而他知道陌堇是醉了酒,否则若真是清醒时这样对他,估计名扬早就乐得不知天高地厚东南西北了。
  
  正待名扬这样想着时,唇上的触感却蓦地消失了。
  
  “不好吃。”陌堇小声的嘀咕,随即又扬起脸直视名扬像是一脸委屈,名扬顿时哭笑不得,他倒还真不知道自家媳妇醉了酒竟是这么的可爱,于是当即像是报复般的吻住了陌堇的唇,此时他也不管是不是趁人之危还是别的什么了,刚才那一瞬的心悸已是挑起了他心中的□。
  
  名扬吻得很认真,先是浅尝辄止的在陌堇的唇上停留一小阵继而又觉得远远不够似的便伸出舌尖小心翼翼的撬开陌堇的贝齿,像是打开了一扇藏宝的门,名扬兴奋地如孩子般带着莫名的激动在内细细探索,仿佛是在品尝这个世界上最美的味道般,他又伸出舌尖很灵巧在陌堇口腔内一下一下扫过,那些混合着酒香的津液便被他悉数吞下。
  
  陌堇被吻得有些晕头转向,他虽醉了可是也知道有个东西在他嘴里乱动,于是凭着本能的好奇他就舔了下那个东西,软软的,就是不知道好不好吃,这样想着,陌堇便好奇的又舔了一下,许是觉得这样有趣,他时不时的便这样伸出舌尖舔几下那个软软的东西,顿时觉得异常满足,而对于陌堇这类似回应的反应,名扬却高兴坏了,于是在又一次陌堇的舌伸上来时他当即果断的卷住了他的舌。
  
  陌堇许是吓了一跳,反射性的想要逃开,可名扬哪里会有让他逃开的机会,在卷住了陌堇的舌后他便很温柔的进行抵死相缠,仿佛想要用尽生平所有的热情般,名扬伸出单手托住陌堇的脑后,最初缠绵的吻也渐渐转变为激烈……
  
  夜色很宁静,一弯明月不知何时高高升起,月光倾泄下来,落在那两个相吻的身影上,拉的无限悠长……
  
  
作者有话要说:终于又纠结出来了。。。。。 
                  师父
  宿醉一宿的后果便是早上一觉醒来头痛欲裂的结果,陌堇撑着昏昏沉沉的脑子悠然转醒,窗外阳光升得正茂,想来怕是已过晌午。陌堇寻思着于是掀开被褥准备起身,昨夜的情景却突然冷不丁的浮现在脑海,随即一幕一幕瞬间清晰了起来。从开始修炼到与师兄离去,随后意外的碰到一个与那人似是有关系的人,于是多年来被压抑的情感瞬间释放,一气之下跑到集市购了很多酒,然后喝了很多,接下来便是一些零零碎碎的记忆,陌堇撑着下颔努力的回忆着,最后一瞬定格在脑海的好像却是名扬朦朦胧胧的身影,然后便任凭怎么想都再也忆不起半点零星的记忆……
  
  想来,应该是名扬把自己弄回来的!念及此,陌堇又有些恍惚,名扬端着脸盆进来时看到的就是自家媳妇一脸呆怔的坐在床上,那迷糊的样子甚是可爱,看得名扬恨不得就想上前亲上几口,于是这个念头一涌现昨夜的记忆便又不自觉的浮上心头,弄得他心痒难耐一张脸蓦地就涨得通红。
  
  “你怎么了?”
  
  突兀的声音蓦地响起,瞬间就打乱了名扬内心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于是抬头,发现自家媳妇正
  一脸莫名的盯着自己,名扬蓦地就觉得有些心虚。
  
  “没,没什么。”名扬忙摇头,然后转身顺势将脸盆放于桌上,便转移话题道:“陌堇,先来洗把脸吧。”
  
  说着撸起袖子将毛巾从水里拧干然后体贴的递了过去。
  
  陌堇意味不明的打量了他一眼,心中虽是疑惑倒也没怎么深究,于是也就顺手接过名扬递过来的毛巾擦了把脸,温度正好,脑子豁然就清明了许多。
  
  “昨夜是你送我回来的吧。”擦完脸,陌堇又将毛巾递了回去,然后顺口问道。
  
  名扬接过来的手蓦地就那么颤抖了一下,随即便点了点头,原来陌堇竟是记得的,那昨夜的事岂不……
  
  想着名扬突然就有那么点打鼓。
  
  果然不一会便又听到陌堇道:“那我昨夜有没有说些什么?”
  
  “呃……”
  
  名扬一愣,看着陌堇脸上没有任何波动的表情他顿时就了悟了,于是当下就笑着摇头道:“没有,没说什么。”
  
  原来这人并不知道啊,还好,心里突然就安下了心,只是下一秒却又很快被烦闷所占据,既然陌堇不记得了,那昨夜的一切岂不是‘春’梦一场了?这样想着,名扬就有些难过了,他究竟得要等到什么时候才可以正大光明的抱陌堇亲陌堇啊!!!
  
  名扬表示一脸无语望青天。
  
  陌堇则一脸狐疑,他不明白自己只不过是随意问问,这人又究竟是想到了什么一张脸竟然可以在那么短暂的时间内变幻出那么多种不同的颜色。
  
  正思忖间,房门突然被敲响,小至的声音便隔着门庭隐隐传了过来:
  
  “少爷,少夫人,该用饭了。”
  
  说完也没等里面人的回答又噔噔噔的自顾自的下了楼。
  
  陌堇闻着声,心下有些好笑,经过这段时间的接触其实他倒还蛮喜欢这个孩子的,不做作没心机很直白。也不知道这名府究竟是什么样的风水竟能孕育出这么些个人,陌堇侧过头,名扬那张明媚的笑颜便又落在视线里,于是嘴角不经意的就勾出一个好看的弧度。
  
  ……
  
  楼下很热闹,当然楼下本身就是个热闹的地,因此这句话是有带着那么点歧义的,所以应该更准确的说楼下有一个发源热闹的地然后旁边围着一群爱看热闹的人。
  
  陌堇与名扬下楼时,看到的便是这样一幕场景,周围的视线仿佛都聚集在一点,神情也都是带着那么点讶异,而那被众人当作焦点的却是……
  
  红衣,鹤发,童颜。
  
  见此,陌堇与名扬两人很有默契的同时倒吸口气。
  
  师父!
  
  随即两人又很有默契的同时在心里唤了一声,不过名扬是睁大眼满脸惊讶,而陌堇却是了然过后的沉着冷静。
  
  苏也很眼尖的远远就看到了这两人,于是当即便唤出声:“二师弟,三师弟。”他唤的声音很大甚至可以说是带着一种很急切的感觉,几乎整个楼都能够听到,所以被叫的那两个人也理所当然的听到了,而与他同坐一桌的那手舞足蹈的某个人更是理所当然的听到了。
  
  所以某个人兴奋的转过身,在看到目标人物正是自己心心念念的徒儿时一张娃娃脸更是乐得合不拢嘴。所以为了表达自己这溢于言表的欢喜他的身体率先做出了表示。
  
  依旧是红衣,鹤发,童颜。
  
  陌堇与名扬两人再次很有默契的抽了抽嘴角,尤其是在看到那飞奔过来的鲜红的身影时,嘴角抽的更甚。
  
  “小堇儿,小扬儿,为师想死你们了。”
  
  远远的,某人一脸兴奋的就欲扑上来,陌堇很有先见之明的往后退了几步,然后一张脸立马结成冰,那不断往周身冒出的寒气瞬间就把某人欲扑上来的身影给僵了僵。
  
  于是某人只得悻悻的停住动作,然后下一秒便改变方向迅速往另一边扑了过去,名扬心里那是叫个苦啊,偏偏他又不能像自家媳妇一样可以随时随地的往外冒冷气,可是也不能这样简简单单就从了是不。名扬一脸坚定的表示自己整个身与心都是属于自家媳妇的。
  
  所以为了自保,他反应很快的在那道红色身影扑过来之前迅速而敏捷的闪到了自家媳妇身后,然后抱着身体就是一脸贞洁状:“师父,男男授受不亲,请自重。”
  
  ………………………………………………………………………………………………………………………………………………………………………………………………………
  
  于是某人再次受伤了,他眨巴了一下眼睛,硬是挤出水花状:“小扬儿,现在连你也欺负为师我了。为师我不想活了。”说着还作势就想要往一旁窗口跳下去一脸你们谁都别拉我的神情。
  
  名扬心里那个汗啊,师父您老人家还真把自个儿都成悲情少妇一哭二闹三上吊啊!!名扬心里表示接受不能。
  
  而某人假意闹了这么久竟发现这么多人竟然没有一个人过来出声安慰劝解他,他内心再次表示深深受伤了。正顾影自怜之际。总算是听得一个安慰的声音。
  
  “师父。”
  
  是自家二徒弟的,于是某人当即便兴奋的应了一声,想着关键时候还是自家这个话不多的二徒弟要贴心一点啊。某人乐滋滋的想。
  
  却不想自家这二徒弟接下来的话竟是生生有种把他从天堂打入地狱的感觉。
  
  他说:“师父,这是一楼,您若想出去麻烦就从大门走。”
  
  于是,某人一颗红果果热情情扑腾腾的心顿时就碎成了成千上万片。
  
  更绝的是小至竟在这个当口还横插一脚,他说:“少爷的师父,您老还是赶快入座吧,大家都等着呢,要是您老真想跳就捡别地去,这是一楼,跳不死人反倒会让人误以为您老为了试图赊帐而伺机逃跑,影响多不好啊。”
  
  于是,某人的那颗本就碎成千万片的心此刻是连碴都不剩了。
  
  最后的最后,楼里蓦地就响起了一声惊天动地的呼喊:“这是谁家的娃啊,那么不懂礼貌!!!”
  
  ……
  
  小至很憋屈,他不就是那么随口一说嘛,而且也是事实啊,结果不仅被这一帮人给轮流进行口头轰炸,还得在自家少爷的淫威下给限制不能顶嘴,他多冤啊!!!
  
  小至鼓着脸,看着面前这一个一个口沫横飞的家伙,只得在内心里不断诽谤,然后转过身缩在夏庭旁边寻求安慰。
  
  鱼子非的心情总算是好了那么一点点,苏也瞅着自家师父渐渐转晴的面容也算是宽了心,老实说他就怕自家师父一个不顺心真做出什么惊世骇俗的事,到时苦的可又是他这个做大弟子的了,苏也不无感慨的想,然后伸手给自己倒了杯茶,虽然说得口干舌燥,可是内心却是异常高兴的,而且最重要的是他终于替自己报了多箭之仇,看到某个小孩那憋屈的模样,苏也表示心情是越发的阳光灿烂。
  
  “师父,可以说正事了吧。”
  
  陌堇在冷眼旁观了一阵后觉得甚是无趣,所以这会儿他已是不耐。
  
  而鱼子非尽管被自家二徒弟这样冷若冰霜的说着,却一点也不显怒容,反倒还乖乖的点了点头。
  
  看得苏也与名扬那叫一个抽搐啊。
  
  他们这老是抽风的师父大人除了他们那师冷面师叔怕也只有陌堇治得住了。
  
  当然这话是不能当面说给自家师父听的,否则估计他们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所以这会儿他们也只能正襟危坐的仔细听着。
  
  鱼子非从接收到自家二徒弟那眼神后便很自觉的在心里酝酿要说的话,许久,他才深吸一口气然后眨巴着眼睛一字一句的道:“这次的武林大会无论想什么办法你们都必须得给我羸。”
  
  ……
  
  一干人等突然就没了声。
  
  许久,还是陌堇忍不住开口打破这种寂静的氛围。
  
  “师父你来这不会就是为了告诉我们这件事吧。”陌堇黑着脸,大有一种你若说是我立马就闪人的趋势。
  
  却不料某人不仅一点都不曾察觉反而很是慎重的点了点头,然后又一脸严肃的继续道:“小苏儿,小堇儿,小扬儿,为师这次可就指望你们了,无论如何你们都得把这次大会给为师拿下来,绝不能叫人小看了去。”
  
  说到最后一句他似乎还带着点咬牙切齿的意味。
  
  “师父,不能叫谁小看了去?”苏也一听到这就知道这里面大有文章顿时好奇心大涨。
  
  “还能是谁?就你们那混账师叔呗。”鱼子非咬着牙,一张娃娃脸上全都是愤愤不平,“哼,那混账小子,我可是他师兄,他不仅对我无理而且还不敬,竟说什么那青门的人怎样优秀怎样好
  的,哼,青门怎么了,我天山门也个个都很优秀,个个都是人才,难道还能被比下去不成。”
  
  说到这,某人已是一脸的义愤填膺了,然后转过身对着苏也他们又是一脸的语重心长:“所以徒儿们啊,这次可无论如何都得羸,不仅得替为师长脸还得替为师长气,然后气死你们那混账师叔。”
  
  说完,众人皆是面面相觑。
  
  敢情师父他老人家仅是因为这个原因才打破那么久以来不参加任何大会的规矩啊!!
  
作者有话要说:抽风了…… 
                  前戏
  武林大会终于是在众人期盼的当口姗姗来迟,各路门派以及各路绿林好汉侠义中人纷纷集结,全场顿时座无虚席,老一辈人相互谦恭有礼亦或谈笑风生,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