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你好》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阳光你好- 第34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陈军大感欣慰,“那就好那就好。这王青天出了这事,这势肯定得去了。但是兰家的话,还真说不好,这种最多算是豪门辛密,动不了根基的。所以你还是小心点,当心那疯丫头又来咬你几口。”
    徐亚斤倒是一点也不在意,“兰家的脸都被丢光了,还能由着她胡闹?”
    “呵呵,你这不费吹灰之力就解决了一个情敌了。”
    她斜了他一眼,事不关己。
    “你说这消息是谁曝的?”陈军想了半天了,都没想出来谁有那么大能耐。
    王青天本身就是刑侦出身,要从他手上拿到这种证据,可以说难上加难。
    “儿子的和父亲的视频一起发上了网,旁边还有注解对比两人的功力,你说谁有这心思?”徐亚斤冷哼一声,还是无法想象那位的脑子回路是怎么弯曲的。
    陈军想了想几次碰见王俊对兰佳思的反应,与徐亚斤心照不宣地笑了。
    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
    这人要是吃起醋来,亲父子也急眼啊!
    两人还在这边八卦呢,那办公室门就忽地被人打了开来。又是杨光同学拎着两食盒子,脸上红彤彤的走了进来。
    他一看到女王旁边的某人,那眼立马就直了,腾地放下盒子就蹦了过来。
    “坏大叔,出去。”某人就跟赶头牛似的,在后面推着陈军就往外走。
    “喂喂!”陈军一步三回头,“我今天可是什么都没做啊,杨光你不能这么对我!”
    杨光哪管他说什么,只管赶人。
    这人一生气,力气就会大出许多。还别说,陈军愣是被他推着只能往前走,嘴里仍不死心地喊着:“亚斤,你不能这么让他欺负我吧?好歹我也是你们的媒人呢!”
    他可是听说了,杨光之所以会“粘”上徐亚斤,那就是自己当初那英明神武的决定——让徐亚斤去跟曾进浩那个案子。
    “你们过河拆桥!”这是陈军留下的最后一声控诉,随后便被杨光推到了门外,嘭地给关了个结实。
    徐亚斤早就翻开食盒拿出菜来,欢乐的吃了起来,一副天大地大美食最大的架势。
    只是这顿饭注定是吃不安定的。
    小两口才夹了几口菜,连那汤都还没喝上,办公室门又被人踢了开来。
    徐亚斤咬着筷子,发誓一定要换一扇门!换扇红木的,外加一道防盗门!
    “徐亚斤,你说我到底怎么你了,你至于这么害我吗?”
    口齿还算清楚,看来打击还不够大。徐亚斤看着披头散发的兰佳思,默默地想着。
    随着兰佳思进来的,还有富贵优雅的兰夫人和三个已相当眼熟的保镖。只今天这兰夫人再也优雅不起来,反而是一脸的憔悴,想来她受到的打击比较重一些。
    “徐亚斤,你说话啊!你为什么要这么做?王俊到底给了你什么好处,让你这样丧尽天良!”兰佳思跟个疯婆子一样就冲了上来。
    徐亚斤还未反应,杨光早就扔了筷子,动作奇快地张开手护在了她面前。他只抿着嘴,眼睛瞪得大大的,并不说话。
    兰佳思看到是他,那眼泪就哗啦哗啦流了下来,哭诉着:“阳光哥哥,你真的要一直帮着她吗?难道连一点情分都不肯给了?”
    杨光今天表现的很镇定,他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保护好女王。陈军当日的话还历历在耳,他说“杨光,你要跟亚斤在一起,就要像个男人一样知道如何去保护她。而兰佳思就像是一颗毒瘤,如果你处理不好就会随时毒发伤害到你心爱的人。”
    “小美女,过去的已经过去了。你……你好好的不好吗?”杨光仍旧张着手,声音有些低沉,“你比我幸运多了,你有爸爸妈妈疼,所以要好好珍惜。”
    “我不要听!”兰佳思忽然捂住了头,蹲在地上歇斯底里地叫起来,“是他们先不要我的!我跟你被别人欺负的时候他们在哪里?我害怕快要死掉的时候他们又是在哪里?只有你,在我最无助最害怕的时候,只有同样害怕的你在努力地安慰着我,说要保护我!可是他们后来却把我们分开了!”
    说到这,她忽然站了起来,猛地扑向自己的母亲,发疯似地捶打着她,“为什么,你们为什么要来找我!我说了我不要回去,为什么不顾我的意愿还要带我回去!你知道吗?”
    她指指母亲又指指自己,脸上的妆容早就被哭得一塌糊涂,“你知道吗?这些年我从来没快乐过。你们宠我,只不过是对当年丢弃我的愧疚。你以为我会感激你们吗?如果不是我爸爸他无法再生育,你们会去把我找回来?”她摇着头,笑得异常凄惨,“你们才不会。你们那时候以为我一直笑是个傻子,又不是儿子,你们才会这么狠心……”
    兰夫人早就泣不成声,制止了保镖,随她发泄。她嗫嚅着,想要解释却一句话也说不出口。
    兰佳思哭了会,又回头转向杨光,抽抽噎噎的往下讲,“阳光哥哥,我真的不想走的。可是我怎么哭怎么求,他们都不同意。我让他们带你一起走,他们也不同意。所以我偏偏不要他们舒心,我就是要作践自己,让他们颜面扫地!哈哈……”
    兰佳思一会哭一会笑,杨光只抿着嘴不说话。
    其实,很多事,他都想不起来了。
    他不知道为什么那些记忆会变得那么模糊,也许是故意不想记住,也许是别的什么原因,总之他的印象中,记得的事情只有两三件。
    第一件,便是有一个“小美女”。他们一同被别人欺负,相依相偎,互相鼓励互相保护。
    第二件,便是“不能说谎”。他记得那时他们去外面玩,回来的时候又碰到了爱欺负他们的小朋友。小美女吓得躲了起来,他被那些人抓了回去。但是谁问他都不敢说她在哪,只说她已经回来了。以至于小美女在外面怕得睡着又琳了雨,差点烧成肺炎活不成。从此以后,他再也不敢撒谎,每一想起便有无尽的恐惧袭来。
    第三件,便是小美女走了。从此他又成了可怜的一个人。他要努力微笑,不要伤心。这样,就会快乐一点。
    徐亚斤听了这么久,对兰佳思的过往委屈实在是提不上兴趣。
    不是她冷情。好吧,她确实够冷情。对于别人家的事,她真的没多大感想。无论是什么原因,都不是你堕落的借口。就好比是她,如果她没有遇上陈军口中的那个“高人”,也不知道自己会论为什么样子。
    好在,她还算身心健康的长大了。
    “杨光?”徐亚斤有些担心地扯下杨光张着的手,轻轻地握住。
    杨光感受到手心传来的热度,转头朝着徐亚斤腼腆地笑笑。
    徐亚斤立马觉得这孩子,其实也是一冷情的家伙,起码没多少心肺。
    兰佳思看着两人你侬我侬,心底的怒火又腾腾地冒了出来,指着徐亚斤的鼻子骂道:“徐亚斤,你敢跟我兰家作对,我兰佳思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徐亚斤看她发泄的差不多了,才慢悠悠地接口,“兰小姐,我想请你搞清楚,栽赃也得有赃物才对。你连一点脏水都泼不出来,就要我应了这个罪名,我实在是无能为力。”
    “你还敢狡辩!不是你还会是谁?之前那视频就是你让杨光盗的,你别以为杨光帮你瞒着就真的神不知鬼不觉了。”
    “没做过的事我从来不应。”徐亚斤模棱两可地回道,抬头望向远一些的兰夫人,诚恳地讲道:“兰夫人,出了这种事我深表同情。这种事摊到谁都不好受,希望您能坚强一点。”
    兰夫人歉意地点点头,“徐律师,真对不住,佳思被我们宠坏了。我拦都拦不住。”
    徐亚斤不在意的笑笑。
    其实真要拦,一个保镖就解决了。她大概也是在怀疑的吧?不然也就不会有之前那场官司。
    徐亚斤自然不会留个祸根给自己,低头对上兰佳思,冷冷地开口,“不管你信不信,我没有那个能力也没那个胆量去曝兰家和公安局长的料。如果你真的想要知道真相,去问问王俊,也许就清楚了。”
    兰佳思一愣,随即又要扑上来,却被她母亲一个眼色让保镖给制住了动作。
    她只好用嘴喊,“徐亚斤,你敢做不敢当还要把脏水泼别人身上,王俊他,王俊……”
    她说着说着,便心虚的没了声。
    兰母见状,扬手便给了她一个巴掌,涨红着一张脸骂道:“我做的最后悔的事情不是把你抛弃再找回来,而是把你生下来!事到如今你还在这发疯,还嫌不够丢人吗?”她转身朝保镖喝道,“把小姐带回去!”
    “徐律师,这件事就到此为止,希望你别往心里去。”
    “自然。王夫人慢走。”
    徐亚斤客气地送走几人,便拉着杨光坐到了沙发上,看着一茶几的冷菜,心情郁闷到了极点。
    杨光之前表现的很镇定,待人走后,那眼圈便一下子红了起来。
    徐亚斤有些无奈地拍了拍他的手,轻声说道:“想哭就哭吧,以后你的小美女也许就真的不能来找你玩了。”
    杨光倒是出奇地没掉眼泪,只垂着头难过了一会。半响,才忽然开口:“亚亚,其实我知道小美女早就不见了。”
    他沉默了一下,又小声地加了一句:“我不是傻子。”
    徐亚斤的眼忽地就酸了。那酸楚一直从鼻尖蔓到眼眶,接着蔓延至整个眼圈,眼泪就那么无预兆地想要流下来。她忍了忍,猛地扳过他的脸,与他眼对着眼,“杨光,我说过谁也不能这么说你,你自己更不能这么说,你忘记了吗?”
    杨光被她说的脸一下子通红一片,就跟变戏法似的,前后绝对不超过三秒。
    徐亚斤有些烫手地缩回手。
    杨光有些不好意思地往她那挪了挪,轻轻地拉起她的手。拉了会,抬头忽然朝她绽放了一个超级阳光的笑容。
    徐亚斤恍恍惚惚地听到他说:“亚亚,我能不能晚上也跟你一起啊?”
    她看着他无辜的笑容,怎么有一种被套进去的感觉?

  ☆、第47章 毕业,搬家(一)

(一)
    兰毒瘤的毒气经过几天的消弭,终于渐渐散去。没有名媛娇娇女隔三差五的捣乱,没有权贵的威逼利诱,徐亚斤的日子过的舒心了许多。
    她头一件事情,便是换了那扇办公室门。
    看着一扇暗红色的红木门,被妥妥的装上,徐女王的心情前所未有的好。接下来,就要思考那防盗门要怎么装才能美观些了。
    她是舒心了,可杨光同学却愁云满面,整个心境都是阴沉沉湿哒哒的。
    他觉得,自从那天吃了女王嘴里的东西开始,她就对自己爱理不理了。
    他绞着手指想了半天,也没想出又是哪里做错了。
    不能吃?可明明是她主动的嘛……
    难道是后面那句?
    杨光同学歪着头,想着是不是主动跟人回家让人不喜欢了。嗯,还是矜持点,让女王跟自己回家吧。
    这么一想,某人的脸上又恢复了阳光灿烂,对着谁都开始笑脸相迎,当然除了被排除在方圆一米之外的怪大叔。
    “亚亚。”杨光见徐亚斤好不容易欣赏完了那红的黑乎乎的门,连忙舔着脸迎了上去。
    徐亚斤飞快地瞟了他一眼,便转过了头,目不斜视地往办公椅走去。
    杨光捂着受伤的心肝,鼓足勇气跟了上去。“亚亚?”
    徐亚斤坐在椅子上,翻开一本文件,低头便看了起来。那样子,像是生怕听到杨光说什么。
    杨光的心蹦跶蹦跶碎了一地。他的眼眶不可自控地红了起来,瘪着嘴开始自我反思。
    我这都还没说呢,女王就不理了,要是说了,那要是把我轰出去怎么办?
    某人觉得这件事得从长计议。那双大大的眼睛眨了半天,忽然想起另外一件大事。
    “亚亚,我要毕业了!”杨光同学轻轻地拉了拉徐亚斤的衣袖,语气里满是自豪。
    徐亚斤翻文件的手一顿。
    是啊,这个季节是该毕业了。
    她不可避免地想起一个严重的问题——杨光还是学生啊!姐弟恋啊!某女那颗大龄的心,瞬间沧桑了起来。
    杨光可是小心地盯着她的一举一动呢。看到她蹙眉,连忙讨好地安慰,“亚亚,那你也跟我一起去吧!”
    徐亚斤抬头,正好望进他眼里那一抹自得的微笑,面上瞬间就僵了个彻底。
    “不……不用了吧?”
    “没关系的。”杨光连忙摆手,“家属应该可以带的。”
    他说到“家属”两字的时候,脸刷地又红了起来,显然有些不好意思。
    徐亚斤整个身体都僵硬了。
    就知道,这只兔子又跳频了。
    最后,徐亚斤终于抵挡不住某男一本正经的“同情”,黑着张脸再次踏入了青大校门。
    此时距离那两星期的代课已经过了两个多月,她跟阳光认识也都两个多月了,而且已经进入了闪电式恋爱……
    正是一年樱花季。在那粉色的樱花雨中,杨光有些腼腆地牵着徐亚斤的手,目不斜视地往集合地点走去。
    俊男靓女的组合,并且是熟悉的俊男靓女组合,一时间吸引了无数眼球。更有学生惊呼出声——
    “看,他们果然在一起了!”
    “上次的赌还算数吧,快给钱!”
    ……
    徐亚斤有些面容扭曲,反抓住杨光的手,疾步往前走去。
    八卦不讨厌,但是当着当事人八卦的那么大声,就相当讨厌了!
    杨光一贯的不食人间烟火,手中只要有女王,哪管他人是非。就算到了计算机系的集合地点,也是一副眼中只有女王的架势。
    “杨光,你终于来了。”
    “呦,修成正果了啊?”
    同班的同学一见到他,不管是熟悉的还是不熟的,全都围了上来。那一双双眼珠子,就差跳出来粘到两人身上。
    杨光同学照例对着众人笑笑,只笑了几下,猛然想起有人说过不能对着别人乱笑的。他立马把脸绷了绷,之后不管谁来,都一副我没听到的模样。
    温清雅过来打招呼的时候,他就是这样一副架势。
    “杨光,你来啦。”温清雅软软地看了他一眼,又转头对着徐亚斤优雅地笑笑,“徐老师。”
    徐亚斤见到她的第一反应就是想捂牙齿。不知道她那牙后来有没有去看牙医?
    反正气是出过了,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