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你好》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阳光你好- 第33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她徐某人是只要追求真相,但是他们这些当权者就真的以为公众都是傻子了?看着吧,柳市就要发生大事了。

  ☆、第45章 绯闻,曝光(二)

徐亚斤看着两人王家母子走远,正想回到座位整理一下这起“强…奸案”的资料,忽然一阵吵闹声传了进来。
    她皱了皱眉头,心想这办公室门也得换了,隔音那么差。
    才出办公室,就被面前的一幕吓了一跳。
    只见偌大的楼层里,自家的律师们全都挤到了一个角落里,中间一只跟头牛一般硕壮的黑色藏獒正兜着圈儿。
    徐亚斤定睛一看,那藏獒围着的不是别人,正是昨天暗算她不成当场撕破脸的兰家千金。
    此刻,这位千金的脸色一片惨白,眼泪汪汪的,那叫一个我见犹怜。两只手一会揪揪手包袋子,一会胡乱地朝着那藏獒挥挥,竟是连话都说不完整了。
    可那藏獒显然对她很感兴趣,任凭她怎么挥赶都不愿走开。只一会围着她用狗鼻子嗅嗅,嗅得高兴了又转回头朝着另一个人这边像是邀功似地,低头拱拱。
    那人便是爱狗狂人——王俊。他一脸赞赏地拍了拍藏獒的头,说了声“黑子,后面呆着。”
    那狗便很听话的,跟孙子一般耷拉着毛茸茸的头,乖乖地伏到了他的脚边。
    “佳思,你看黑子多喜欢你!”王俊安顿好爱狗后,朝前走了一步向着兰佳思讲道。
    兰佳思却是一脸被大便恶心到的表情,惨白的脸上一对幽怨的眸子射着愤恨,“谁要他喜欢!王俊你让它离我远点!”
    “佳思,你怎么了?你之前不是很喜欢狗的吗?你还说你最喜欢藏獒了。”王俊见爱狗被人嫌弃,哪怕是他喜欢的女人,也都有些难以接受。
    “我……我现在不喜欢了,不行吗?”兰佳思说的有些支吾,显然连见一眼都觉得碍眼,忙挥着手让他们走,“你们快走,这里不欢迎你们!”
    “哼……不知道什么时候兰小姐连这律师事务所也管起来了。”王俊还未说话,一直不苟言笑的王夫人倒是冷哼着搭了腔。
    兰佳思先前没注意到这里还有一个不认识的,这会她一说话才把目光对准了她。待一看清她的脸,那表情一下子丰富了起来。
    尴尬,惊慌,幸灾乐祸,得意……就跟个感情调色盘一般,各种情绪都在她脸上上演了一番,到最后只剩下了一脸嘲讽,“我倒以为是谁,原来是局长阿姨啊。”
    王夫人没想她竟然认识自己,眼神瞟了瞟自家儿子,想必是王俊提过。心下便更加不爽起来,说出口的话更冷了些,“阿姨不敢当,兰小姐要是愿意可称我一声王夫人。”
    兰佳思的脸这下更精彩了些,脸红一阵白一阵的,最后直接青的略过她,直接往徐亚斤办公室这头走来。
    “这副道姑模样,难怪你老公不要你。”
    兰佳思嘀咕的很小声,却还是被人听了去。起码徐亚斤听得很清楚,那王夫人自然也听见了。她的脸嚯得转了过来,一把拉住兰佳思的手,沉声问道:“你说什么?”
    “你放手!”兰佳思死命地挥开她的手。此时她也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不发一语地转身就往前跑。
    她身后,局长夫人的脸已经整个都青了。虽然她在极力压抑,却扔可见那急速涌动的胸口,是怎样的气愤难平。
    王俊大概也听到了兰佳思的话。此时这位公子哥的脸上已经没了刚才和煦的笑容,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阴沉。他左手轻抚着黑子油亮的毛发,只是摸着摸着,不禁狠狠地揪住了黑子的颈毛,痛得黑子一下子从地上爬了起来。
    他愣了一愣,随即恢复了神色,向前一步走到母亲身边轻声说了声,“妈,我们走吧。”
    王夫人再看了眼躲到徐亚斤身边的兰佳思,转身跟着儿子走了。
    她们走后,兰佳思才拍着胸脯从徐亚斤背后伸出头来。只是那惊慌才不过一秒变全然消失了个彻底,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凶狠,转头就冲着徐亚斤吼,“徐亚斤,我的阳光哥哥呢?”
    徐亚斤心里暗笑,这变脸神人又要来演戏了?可惜她今天没空。
    于是,随她在身后张牙舞爪的,自顾自地往办公室里走。
    “徐亚斤,你没听到我说的话吗?”兰佳思在徐亚斤面前已经完全放弃了萝莉扮相,那泼妇劲毫无顾忌地喷发了出来。
    徐亚斤顿了顿,转身凉凉地瞥了她一眼,“兰小姐,你要是再目中无人,我不介意直接扔你出去。”
    “哼,你敢……啊!”
    徐亚斤不等她说完,就上前钳住了她的双手,然后一弯身直接把她扛到了肩头,冷着脸往门口走。
    “徐亚斤,你敢!”兰佳思在她肩头死命地挣扎,可徐亚斤是使出了全部力道,掐得她动都动不了几下。
    才一走到门口,就有三个保镖拦住了去路。
    来是正好!
    徐亚斤眼都没眨一下,直接就把肩上的人跟扔麻袋似地给扔了过去。
    “回去告诉你们兰先生,我徐亚斤的忍耐也是有限度的!”说完,嚣张地拍了拍手,转身就回。
    兰佳思被保镖接住,一站到地上就挣扎着要扑过来拼命,被保镖们一把给拦了下来。
    她抬手就给了其中一人一记耳光,“你们也敢拦我?”
    把被打的保镖连揉都没揉一下,一声不吭地弯下腰,直接把这位小姐给扛了起来。不管她又骂又踢的,迅速地离开了”案发现场”。
    徐亚斤在小律师们一脸的崇拜中回到了办公室。
    她坐了良久,心情越坐越好,到最后竟轻轻地哼起了歌来。
    陈军进门的时候,听到那优美的小调,差点以为自己走错门了。
    “甜蜜蜜”……他再次确定了一下座位上坐的人,纳闷了。
    “有话就说,别跟个间谍似的鬼头鬼脑的。”徐亚斤斜了他一眼,摆正了姿势。
    “心情不错嘛。”陈军大咧咧地坐到了她办公桌对面的椅子上,八卦因子控制不住地爆发起来,“这是被刚才那藏獒给乐的,还是扔人扔爽的?”
    徐亚斤笑嘻嘻地看了他一眼,并不说话。
    陈军捂着全身的鸡皮疙瘩,立马求饶:“妹子,您可千万别拿这种眼神看我,哥哥我年纪大了,经不住吓的。”
    徐亚斤听了他的话却陷入沉思起来,良久才问了句与话题无关的话,“师兄,你说我平常是不是太严肃了?”
    “哎?”
    陈军脑袋有些不够用起来,直觉今天的徐亚斤很怪异,像是突然窜错了频道。
    他拿手在她面前晃了晃,有些担忧地问道:“师妹,你不会是生病了吧?”
    徐亚斤似没听到他的话,依旧埋头苦思中。
    她脑中不自觉地想起了杨光吧嗒吧嗒的眼泪,第一次自我检讨起来。是不是真的太严肃了,所以小妮子才动不动就被吓哭?
    看来得好好想想,不然整天对着眼泪汪汪的她,她不知道能不能控制得住。因为那小子那模样,实在是——太诱人了!
    陈军在看着满面春光的女人,嘴巴慢慢地张得老大,有些不可思议地打断她,“徐亚斤,你丫的真的发春了啊?看来昨晚上回味无穷啊。”
    徐亚斤一听他说起昨晚,那脸上的春光一下子变成了死灰。黑着脸看了他半响,只看得他如坐针毡就要拔腿而逃,才幽幽地问道:“你来什么事?”
    陈军觉得这样的徐亚斤才是正常的。揉了揉有些被吓乱了心跳的胸口,一本正经道:“我是想问问你对局长一家与兰家千金的看法。”
    徐亚斤顿时来了兴趣,凤眼微眯,“你想的跟我想的大概一样吧?”
    陈军大有遇到知音的感觉,直接靠到了桌子边,小声问道:“不会是真的吧?”
    徐亚斤嘿嘿一笑,“天知道!”
    陈军看她这幅表情,顿时有些挫败地缩回椅子里,懊恼地讲道:“看来你知道的比我还多。”
    徐亚斤摊摊手,无所谓道:“天知道。”
    凭陈军跟她八年的交情知道,只女人越是这样一幅无所谓,那就越有问题。他静下来细细琢磨了会,突地有些惊慌起来,“徐亚斤,你不会是想把两家一起整吧?这个你可得想清楚了,他们可不是普通老板姓,你耍耍性子就能出得了气的!”
    徐亚斤似笑非笑地看着陈军,高深莫测地讲道:“对付这样的对手,我自然不会傻得亲自动手。而且,他们两家也不是我说动就动的了的,我徐亚斤有的是自知之明,知道自己什么能做,什么做不成。”
    “可你看着也不没打算忍气吞声吧?”陈军皱着眉,无奈地打趣。
    他这师妹,什么都好,就是那眦睚必报的个性,真是令人吃不消。
    “呵呵,这事你就别操心了。我想用不着我动手,马上就会有好戏看了。”徐亚斤笑着摆摆手,不打算再继续讲下去。有些事,讲出来就没惊喜了。
    “你……”陈军只有摇头,站起来走到她身边拍拍她的肩膀,“别的你都懂,我也就不多说了。反正你常说女子报仇,能报就行。别急,倒是把自己也搭进去了。”
    徐亚斤抬头给了他一个梦幻般的的笑容,“我有没有说过,其实我很胆小的?”
    陈军一震,随即哈哈大笑地伸手捏了捏她的脸,“你这丫头,我把这茬倒给忘了。”
    徐亚斤被他捏得有些痛,正想起来给他一记,办公室门正好打了开来。
    “亚亚,吃……”
    杨光拎着两只食盒,脸上不知道是热的还是气的,反正是红彤彤地怵在了门口。他两眼睁得大大的,直盯着陈军搭在徐亚斤脸上的那只爪子。
    陈军跟见鬼似的缩回自己的手,随即也不管丢不丢脸,急速往门口蹦。经过杨光的时候,还特意绕得远远的,然后逃也似地溜了出去。
    杨光同学全身用一双大眼,狠狠地盯着这个欺负女王的坏蛋,打算以后打死也不会让这家伙近女王方圆一米!
    徐亚斤看着杨光的眼神,忽然有种被”捉…奸在床“的感觉,那张老脸不自觉地红了几分,有些不自在地站了起来,吩咐某只兔子开饭。
    杨光把门紧紧地关上,“啪”地按上锁后,才垂着头磨磨蹭蹭地往茶几走去。
    他一声不吭地把菜一样样地端上了茶几,那碗徐亚斤钦点的“酸菜鱼”正散发着诱人的香味。
    徐亚斤忍不住咽了咽口水,拿起筷子正想吃,又看了看垂着头的某人,竟有些不敢下手。
    杨光扔低着头,默默地把菜全都铺好,然后照着平常的样子,一点点的给女王布菜。只是那句“亚亚,这是你喜欢吃的”却没有了。
    徐亚斤第一次觉得这菜的味道不美好了,味同嚼蜡地吃了会,实在受不了这种气氛,怕地把筷子一摔。
    杨光被吓了一跳,抬头瞪了徐亚斤一眼,随即嘴一瘪,继续垂头布他的菜。
    徐亚斤顿时肝火旺盛起来。没错,她刚才确实被瞪了!这只兔子现在胆子确实是越发的大了!
    她正想发作,可是一看到他垂着头的样子,又不忍起来。这么一不忍心,脑子也不大好使起来,想都没想就扳过了杨光的头——贴了上去。
    两人贴上后才全都目瞪口呆起来。
    徐亚斤的老脸一下子通红起来,慌慌张张地就要离开。哪知杨光却突然开窍了,忽地张开嘴把舌头给伸了进来。
    徐亚斤脑子已经打结,有着他在她嘴里搜刮——直到嘴里的饭菜全都被舔了个干净,某男才红着脸娇羞不已地离开。
    她的脑子这下是被打劫了!
    愣愣地看着红艳艳的某人,彻底地石化了!
    “亚亚,这是你喜欢的酸菜鱼。”杨光眼也不瞪了,头也不低了,跟只顺毛的小刺猬似的,又开始狗腿上了。
    徐亚斤默默地接过,打死也不敢在吃饭的时候接吻了。
    尼玛,这只兔子一定以为她是想要给他喂饭!一定是这样的!

  ☆、第46章 绯闻,曝光(三)

(三)
    三天后,柳市果然发生了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
    准确来说,是大丑闻。类似于“什么门”,“什么照”事件。
    陈军就跟猴子上身似的,竟毫无形象地在办公室里上蹿下跳,恨不得来个抓耳挠腮,去偷颗桃子吃。
    他跳到徐亚斤办公室,逮着她就劈头盖脸的问道:“徐亚斤,你丫的太不够意思了,这么劲爆的消息你居然瞒的那么紧,亏我那天还傻不拉几的跟你对暗号以为自己领悟的很全面!你说要是卖给报社,那得多少money啊?”
    徐亚斤正在浏览一个网页,待他唠叨了半天才缓缓地抬起头,一脸莫名其妙地回道:“这关我什么事?又不是我给他曝的光。”她顿了顿,揶揄地看着陈军,“我说,就算真有消息,你还真敢卖?”
    陈军立马歇菜,摸着后脑勺打哈哈:“嘿嘿,你别说,我还真不敢。”
    他走到她身后,看到她果然在浏览那些网页。
    只见页面上全都是一条条触目惊心的头条:
    “惊天大曝光,柳市公安局长与名媛兰某通…奸”,
    “四十五岁公安局长不满心灵空虚,与20岁少女不论恋情曝光”,
    “虎父无犬子,公安局长家的人狗绝恋”,
    “人狗兽…交,不一样的激情”
    “父子为争一女大打出手”……
    眼睛都要瞎了。
    徐亚斤默默地关掉网页,扶额陷入了沉思。看来事情比预计的还要严重。
    陈军还在旁边兴奋,“亚斤,这件事你没参与吧?”
    徐亚斤凉凉地瞥了他一眼,“我对畜生没兴趣。”
    她这一语双关的话,噎得陈军有些没趣。他忙改口,“我当然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关于爱狗狂人与兰家千金的视频曝光事件,跟你没关系吧?你也知道这两家是什么人,别惹祸上身了。”
    “我当然不可能那么笨。我原本只想着那王青天可能与兰佳思有些渊源,却没想到这么劲爆。还上演人狗3p,真是小瞧那丫头了!”她对这类事实在是嗤之以鼻,虽然有些人活得腻了是会寻思着各种刺激新鲜感,但是正常人还真的无法接受这种玩法。
    大概是被那藏獒的“勇猛”吓怕了,那天兰佳思才会那么怕狗。也不知道她晚上会不会做噩梦。
    陈军大感欣慰,“那就好那就好。这王青天出了这事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