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虻(下)〔爱尔兰〕伏尼契》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牛虻(下)〔爱尔兰〕伏尼契- 第12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龅暮顾强膳碌目嗤础3嗟母枭痈呖海拥靡庋笱螅

    Genitori,genitoque,Laus

    et

    jubilatio,Salus,honor,virtus

    quoque,Sit

    et

    benedictio。

    噢,再也无法忍受了!上帝坐在天堂的黄铜宝座上,鲜红的嘴唇露出微笑。 他在俯看痛与死吗。 这还不够吗?没有拙劣的赞美和祝福,难道就不行吗?基督的肉体,你为了拯救人类粉身碎骨;基督的鲜血,为了替人类赎罪而流尽。 这还不行吗?

    啊,对他喊得响点,或许他睡熟了!

    亲爱的儿子,难道你真睡熟了?

    难道你再也不会醒来?

    坟墓如此爱惜它的胜利?心爱的儿子,那个黑色的深坑连一刻都不放过你吗?

    水晶罩子内的那个东西给出了答案,滴下的鲜血说道:“你不是作出了选择,并将忏悔吗?

    你的心愿不是得到满足了吗?看看那些裹着丝绸、穿金戴银的人们,走在光明之

    

 107

    643牛  虻(下)

    中;因为他们,我被抛进那个黑色的土坑。 看看撒落玫瑰的孩子,听听他们的歌声是不是甜蜜;因为他们,我的嘴巴塞满了尘土,那些玫瑰是被我心中流出的鲜血染红的。 看看人们在怎么跪下身来,他们要去喝从衣角滴下的鲜血;因为他们,我才会流血,以便遏制他们贪得无厌的饥渴。 因为《圣经》上写道:‘倘若有人为了朋友而献身,这种爱是最伟大的。’“

    “噢,亚瑟,亚瑟。 这是最最伟大的爱呀!倘若有人牺牲了他最亲爱的人,这还不伟大吗?”

    它又回答道:“你最亲爱的人是谁?其实并不是我。”

    当他准备说话时,那些话冻结在他的舌头上。 因为唱诗班的歌声已经绕过了它们,就像北风吹过结冰的池塘,并使它们缄默不语。

    Dedit

    fragilibus

    corporis

    ferculum,Dedit

    et

    tristibus

    sanguinis

    poculum,Dicens

    Acipete,quod

    trado

    vasculumOmenes

    ex

    eo

    bibite。

    喝下它吧,基督徒们;把它喝下,全都喝下!这不是你们的吗?因为你们,鲜血染红了茅草;因为你们,活人的肉体枯朽,并被撕碎。 吃下它吧,食肉的野人;吃下它,你们全都吃下!这就是你们的盛宴,你们的狂欢;你们喜庆的日子!

    加入节日之中吧;加入游行的队伍,和我们一起前进;女

    

 108

    牛  虻(下)743

    人和孩子,青年和老人——过来分享吧!

    它又回答道:“我被藏在了哪里?

    《圣经》上不是写着:‘他们将会在城里来回跑;他们将会撞到墙上;他们将会爬上房子;他们将会像小偷一样从窗户进去?

    ‘如果在山顶为我修建一个坟墓,他们不会把它打开吗?如果我在河床挖掘一个坟墓,他们一定会捣毁。 核对一下,他们就像猎狗一样精于追寻他们的猎物。 因为他们,我的伤口在流血,这样他们才可以喝血。 你听不出他们唱些什么吗?“

    Ave,verumCorpus,natum,De

    Maria

    Virgine:Vere

    pasum,imolatumIn

    cruce

    pro

    homine!

    Cujus

    latus

    perforatumUndamfluxit

    cumsanguine;Esto

    nobis

    proegustatumMortis

    in

    examine。

    当他们停止了歌唱,他走到了门口,从成排的沉默的修道士和教士身边经过。 他们跪在各自的位置上,举着点燃的蜡烛。他看见他们一双双饥饿的眼睛盯着自己所捧的圣体,他们知道他们为什么在他经过时低下脑袋。 因为暗黑的血正从他的白袍褶皱流了下来,他的脚步在大教堂的地板上留下了一块深深的红色印迹。

    

 109

    843牛  虻(下)

    绕过中殿,他走到内殿栏杆前。仪仗队在那里停下脚步,他从华盖下走了出来,登上了祭坛台阶。 左右的侍祭捧着香炉跪了下来,教士举着火炬跪下来。 他们望着圣体时,眼睛在炽亮的火光中发出贪婪的光芒。他那沾满鲜血的双手高举已被谋杀的爱子的残缺的身体,走到了祭坛前面。这时预备分享圣体的人们又唱起了歌:

    Oh

    salutarisHostia,Quoe

    coeli

    pandis

    ostium;Bela

    premunt

    hostilia,Da

    robur,fer,auxilium!

    啊,现在他们就要过来索取圣体——亲爱的儿子,去吧,走向痛苦的末日,打开天堂的大门,放进那些无法赶走的饿狼。 地狱底层的大门已经为我敞开。副主祭把装有圣体的器皿放在祭坛上,这时蒙泰尼里伏下身子,跪在祭坛的台阶上。 鲜血从上方的白色祭坛流了下来,滴在他的头上。 歌声从唱诗班传来,回响在拱门和穹顶之间:

    Uni

    trinoque

    dominoSit

    sempiterna

    gloria:Qui

    vitamsine

    terminoNobis

    donet

    in

    patria。

    

 110

    牛  虻(下)943

    “Sine

    termino,sine

    termino!“噢,幸福的耶稣,他可以倒在他的十字架下了!噢,幸福的耶稣,他可以说:”一切都结束了!“末日审判却没有尽头;它就像运行于宇宙的星星一样永恒。它是不会死的蚯蚓,它是无法扑灭的火焰。”Sine

    termino,sine

    termino!“

    尽管疲倦,但在仪式的剩下时间里,他却耐心地行使他的职责,在旧的习惯支配下完成那些对他来说早已没有意义的礼仪。 随后,念完祝福之后,他在祭坛前跪了下来,捂住了他的脸。一位教士正在宣读免罪表,他的声音抑扬顿挫,最后变成了喃喃的低语,像是来自他自己已不再属于的那个世界似的。那个声音停止了,他站了起来,伸出手表示肃静。 正走向出口的人们,见此随即转身回来。 这时大教堂里响起了一片窃窃私语:“主教阁下有话要讲。”

    手下的教士颇感意外,凑到他的跟前,其中一人急忙小声问道:“主教阁下,您现在想讲话吗?”

    蒙泰尼里没有出声,挥手让他们到一边去。 教士退了下去,交头接耳地议论起来。这事异乎寻常,甚至不合规矩,但是红衣主教有权这样做。 无疑有特别重大的事情要声明,宣布罗马颁发新的改革法令,或者宣读圣父的特殊圣谕。蒙泰尼里从祭坛的台阶上俯看抬头仰望的众人。 他们看着他,充满了急切的期望。他站在他们的上方,象个幽灵,平静而且苍白。“嘘——嘘!肃静!”游行队伍的领队轻声叫道,众人的窃窃低语平息下来,就像一阵狂风消失在哗哗作响的树梢。他

    

 111

    053牛  虻(下)

    一字一顿的说道:“《约翰福音》写道:‘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让一切信他的,不致灭亡,反会永生。’”这是圣体和圣血的节日,受难者因为拯救你们而被杀戮。 上帝的羔羊涤荡了世间的罪恶,圣子为了你们的罪孽去死。 你们聚集在这里,参加这个庄严的节日,吃下属于你们的圣体,并且感激这样伟大的恩惠。 我知道今天早上,当你们前来参加这次盛宴,准备吃下受难者的圣体时,你们的内心充满了喜悦,你们应该想到圣子的殉难,圣子为了拯救你们才死。“但告诉我,你们当中有谁想过他人的受难——圣父的受难?他将儿子献出,使他钉死在十字架上。 你们当中有谁想起过在他走下神座,俯看加尔佛莱的时候,圣父心中的痛苦呢?

    “今天,在你们排着庄严的队伍经过时,我留意了你们。我看见过你们的内心充满了喜悦,因为你们的罪孽已被赦免,你们庆贺自己得到了拯救。 可是我请求你们考虑一下拯救的代价。 代价当然很大,比红宝石还高。 这就是血的代价。”

    聆听讲话的人群引发了一阵轻微而又长久的颤动。 内殿里的教士躬身向前,交头接耳。但是红衣主教继续向下说,他们遂又安静下来。“因此今天是我在跟你们说话:我就是我。因为我有责任有义务照顾你们的懦弱和凄苦,照顾你们膝下的孩子。 眼看他们必定死去,我的心不禁怜悯他们。 随后我又望着我那亲爱的儿子的眼睛,我知道赎罪的血就在那里。我竟自走开,任

    

 112

    牛  虻(下)153

    凭他惨遭灭顶之灾。“这就是赎罪,他为你们而死,黑暗已经吞没了他。 他死了,我没有儿子了。 噢,我的孩子,我的孩子啊!”

    红衣主教变成了嚎啕大哭,人们惊愕的议论开来。 所有的教士都从他们所在的地方站了起来,副主祭上前把他的两手放到红衣主教的肩上。但是他挣脱开来,突然面对他们,双眼冒火,就像一头怒兽即将出击。“做什么?血还不够吗?等着吧,还没轮到你们,你们这些豺狼。 你们全都会被喂饱的!”

    他们退了下去,挤在一起发抖。 粗粗的喘着气,脸色就像粉笔一样白。 蒙泰尼里又转过身去。 他们在他的前面摇摆颤抖,就像遭到飓风袭击的麦田。“他死了!

    你们已经杀死了他!

    而我却受着煎熬,因为我不愿让你们死去。 现在,当你们来到我的眼前,带着虚假的赞美和不洁的祈祷,我后悔不已——我后悔我竟做下了这样的事情!你们全都应因为你们的罪恶而腐烂,在地狱无底的垃圾之中腐烂,而他应该活下来的。 你们的龋龊的心灵又有什么价值,竟然应当付出这样的代价?但是太晚了——太晚了!

    我大声疾呼,但是他听不到我的声音;我敲击坟墓的门,但惊不醒他;我独自站在空旷的沙漠里,环视我的周围。 我那亲亲宝贝埋在那片血迹斑斑的土地上,而我孑然一身,置于空虚可怖的天空。 我放弃了他。 你们是毒蛇的子孙,我是为了你们放弃了他!

    “拿走圣体吧,因为这是你们的!

    我把它扔给你们,就像把一根骨头扔给一群狂吠的恶犬!你们这次宴会的代价已经

    

 113

    253牛  虻(下)

    给了你们。 开始吧,狼吞虎咽般开怀大吃,你们这些食人的野人和吸血鬼——专吃腐肉的野兽!看一看从我的宝贝心中淌出的热血流下了祭坛——这是为了你们而流的血啊!喝下它,抹红你们的嘴!争夺圣体,大口吃吧——不要再麻烦我了!这是奉献给你们的遗体——看看它吧,它已被撕得七零八碎,鲜血淋漓,仍然带着受过残刑的生命在跳动,并且由于临死的剧痛而颤抖不已。 拿过去,基督徒们,吃吧!“

    他抓起装有圣体的龛子,举过他的头顶,然后把它摔到地上。 就在金属镶边碰到石头上时,教士们冲上前去,用手缚住了这个疯子。就在这个时候,人们打破了沉寂,发出疯狂的歇斯底里的叫声。 他们推翻了椅子和长凳,冲向门口,相互践踏,忙乱使门帘和花圈成了碎片。 骚乱的人流涌出了街道。

    

 114

    牛  虻(下)353

    尾   声

    “琼玛,楼下有人想见你。”马尔蒂尼低声嚷道。 这十天里,他们在无意之间都采用这样的语调。 唯有这种语调和迟缓的言谈举止表现出了他们内心的痛苦。琼玛赤着手臂,连衣裙上系着布围裙。她正站在桌边,摞起准备分发的子弹盒。 一清早她就站在这儿工作。 这会儿已是阳光灿烂的下午,她的脸因为劳累而显得憔悴。“塞萨雷,有人?他想做什么?”

    “不知道,宝贝。他不愿告诉我。他说必须单独和你交谈。”

    “很好。”她解下布围裙,放下连衣裙的袖子。“我看我得出去见他,但也很有可能只是一个暗探。”

    “反正我会在隔壁的房间里,随叫随到。 打发他走之后,你最好赶快去躺一会儿,你今天一直都是这样站着。”

    “噢,不!我还是宁愿工作。”

    她下了楼梯,马尔蒂尼不做声地跟在后面。 她在这几天里看上去老了十岁,头上的白发原先只有几缕,但是现在却已出现了一大片。 现在,大多数的时候她都是垂着眼睛。 但是偶尔在她抬起头来时,见到她眼里深处的恐惧,他不禁发怵。

    

 115

    453牛  虻(下)

    她在小客厅里见到一个表现得笨拙的人,他并着脚跟站在屋子的中央。 当她进来时,他抬起头来,畏畏缩缩的。 从他的整个身体和他的表情来看,她确定他是一名瑞士卫兵。他身穿一件农民穿的衬衫,这件衣服显然不是他的。 而且他还不停地四下张望,好像害怕被人发现。“您会说德语吗?”浓重的苏黎士方言。“会说一点。 我你想见我。”

    “您是波拉夫人吗?我捎了一封信给您。”

    “一封——信吗?”她开始抖起来,一只手撑在桌上稳住自己。“我在那儿当看守。”他指着窗外山上的城堡。“是——上个星期被枪杀的那人托我捎来的。 他是在临死前的那天夜里写的。 我答应过他,我会把它亲手交给您。”

    她垂下了头。 这么说,他还是写了。“之所以过了这么长的时间我才带来,”那名士兵接着说道,“他说我不能把它交给别人,只可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