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媳妇,你别跑》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媳妇,你别跑- 第42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总是这样,擅自离开,从来都不顾及别人的感受的家伙为什么却还要顶着一脸我很受伤的表情,明明受伤的应该是我才对啊,太不公平了。”
  
  他伸出手,却不知为何就是落不下去。白落说的话……
  
  “一直跟在别人身后,喜欢喜欢的说个不停,可是一旦发生什么事了就只会不声不响的离开,这么多年了,我连半个人影都看不到,明明好不容易才忘掉了为什么你却还能一脸若无其事的又出现在身边。”
  
  果然无法反驳……
  
  “现在又是这样,只要发生了一点点事,你就会上演这样的把戏,太差劲了,擅自进入别人的生活又擅自离开的家伙实在太差劲了,为什么你就不能考虑一下我的感受,我也是会难过的啊。”
  会难过……白落的话像是骤然敲响的晨钟,青殇蓦地一怔,脑海里闪过许多画面,“会在意吗?对我的离开落你会在意吗?”
  
  “不要专捡这样的话听。”
  
  “回答我。”青殇突然一脸急切的道,“我真的想要知道,落你对我的离开会感到难过吗?”
  白落手一紧,“事到如今你还在这样说。”
  
  “……”
  
  “为什么你就不能明白,我若是不在意现在会站在这儿跟你说这些话吗?你究竟以为我白落是什么人,谁会将讨厌的人留在身边,从以前开始你就只会想些有的没的,无论我说几次你都不会明白,正因为在意所以才希望你能留在身边啊。”
  
  震惊……
  
  他说,希望……我……留在身边。
  
  “不过,现在已经没有关系了,随便你怎么做,我已经都无所谓了。”
  
  留在他的身边……
  
  “落……”青殇再无顾忌上前一把将他抱住。
  
  突然的拥抱令白落先是一惊,随即怒,“你到底有没有听到我的话,我说无所谓了,都无所谓了,你没听明白吗?”
  
  推……
  
  却不想青殇只是将他拥的更紧,“我听明白了。”他说,“我全都听明白了,落,所以现在开始,听我说好吗?”
  
  像是蛊惑一般,身体突然就动弹不得。
  
  “我啊,最喜欢落你了,比这个世界上任何人都要喜欢,就因为太喜欢了所以我总是在害怕有一天会失去,你说我是胆小鬼也自私鬼也罢,我只是在害怕着,有一天,如果你的眼睛里再也装不下我了那到时我该怎么办,我是如此的害怕着与不安着,所以啊,落,原谅我吧,原谅这么胆小而怯懦的我。如果当时我知道我的离开会带给你那么难过的回忆,无论怎样,我都不会选择逃避。”这么多年的空白,他原来浪费了这么多年的空白,不过,好在现在也不晚。
  
  “落,你知道吗?我真的很高兴你能跟我说这样的话。”这样的话,他就有足够的理由呆在这个人的身边,而不会再因为害怕而不安,青殇闭上眼,原来这么多年,他等待的仅仅只是这样类似的回应,一个人的喜欢太辛苦了,哪怕只是一点点,他都想要听得这样的回应,“所以,落,在一起吧,我们好好在一起。”
  
  青殇这样说着,然后吻上白落的唇,一点一点,里面全部都是他的味道。
  
  在一起……
  
  耳边盘旋着这样的字眼,白落的心猛的一怔,然后是什么开始快速沉沦,这样也没关系了,白落闭上眼,就这样放任也没关系了。
  
  ……
  
  啊啊,总算是能告一段落了啊。
  
  苏也悄悄看向室外那一幕,一时间,感慨良多。
  
  “师兄,你还真是喜欢干这些偷窥的勾当啊。”
  
  不知何时,裴然突然站在身后。
  
  苏也吓了一跳,转身,他怒,“什么勾当,别说得那么难听。我这是在观察事态的进展,除去一切有可能成为你三师兄情敌的存在” 而且还顺便成就了一对有情人。这是多么好的心肠啊。
  苏也乐。
  
  裴然忍住眉眼抽搐的冲动终是决定不对此发表言论,“那接下来呢,该怎么做,要去与三师兄他们汇合吗?”
  
  他问。
  
  “那就不用了。”苏也摆摆手,“交给你三师兄吧,他会搞定的。而且他们三年未见,应该会有很多话想说吧……”说到这,苏也的表情蓦然凝重起来,这一次,能不能终结掉就全靠他了。
  
  
                  敞心
  
  一直都好像在不断的重复着这样一个梦,梦里寂静一片,然后大片的空白涌入视野,像是没有尽头般一直延伸到未知的那端,耳边依旧静悄悄的,谁也不在,甚至连风声都被屏蔽,只剩下自己浅浅的呼吸与微弱的心跳还在那有节奏的运转着,如此孤独的仰望着的这个纯白的世界。
  近乎绝望。
  
  随即画面突然被切换,空白的世界开始以一种极速崩塌的趋势在眼前扭曲,渐渐的,无穷的黑暗开始笼罩四周。
  
  双腿像是被灌了铅般再也动弹不得,黑暗里,只听得到久违的风声从耳边呼啸而过,然后,是什么开始下坠。猛烈的,不留任何余地。
  
  如此绝望。
  
  突然就没有了任何念想,他闭上眼,在下坠中等待着那最后一刻的降临。
  
  可是死亡的旋律却并没有等到,黑暗中仿佛有一双手将他稳稳托起,那样的温存,如此熟悉,没错,是记忆里熟悉的感觉。
  
  可是,是谁?
  
  好温暖,身边突然就像是缀开了灿烂的阳光,细细密密的填满了整个身心。
  
  仿佛一下子就抚平了所有的焦虑与不安。
  
  那样的轻柔的触碰,真的感觉像是坠入了云端……
  
  可是,为什么,却会痛。
  
  明明是这样温暖着,可心为什么却还是泛着各式细微的疼痛。
  
  那么难过!
  
  真奇怪呵,眼泪不由自主的就顺着脸颊流了下来,涩涩的。
  
  他忍不住睁开眼,那张曾经无比熟悉的面容就那么落入眼帘,带着他一惯的微笑,如太阳般,夺目而耀眼。
  
  心便越发的疼痛起来,“为什么……要出现?”陌堇哑着嗓子,苦涩,伤痛,各种情感一齐涌了上来,几欲将他淹没。
  
  为什么?
  
  名扬低啁,那种东西还用问吗?
  
  他俯下身不断的轻吻着他的眉,他的眼,最后才缓缓落在他的唇边。
  
  “堇,你知道吗?我差点就疯掉了,从三年前你一声不响的离开我之后,我真的,差点就疯掉了。”这一刻,谁的低诉开始打开了闸门渐渐涌出。
  
  陌堇骤然一紧,名扬略带低沉的嗓音像是一把枷锁蓦地就套在了心底最柔软的某个地方。
  挣脱不能,因为声音还在继续。
  
  “那一瞬间,我曾恨过你。”
  
  他这样说。
  
  陌堇蓦地一怔,是吗?好半晌,他才木然的动了动嘴唇。
  
  “恨你一次次将我从天堂打入打狱,那种感觉简直比死了都还要难受,明明都已经那么努力了想要跟你在一起,可是为什么换来的总是你悄无声息的离开。所以,我很恨。”
  
  果然是这样啊,陌堇苦笑,不过,没关系,如果是这个人的话就算是那样被恨着也没关系,所以,请不要再跟我有任何瓜葛了……可是,为什么心里那么难过啊。
  
  陌堇眨了眨酸涩的眸,可恶,那些冰冰凉凉的东西又不自觉的从眼眶里泛了出来,真是过份,不经过允许就那样擅作主张……
  
  陌堇还未来得及拭去那些痕迹,名扬就已伸出舌头顺着他的脸颊舔了过来,轻轻柔柔的像是落在湖面细微的雨点,一下就搔乱了他的心。
  
  “可是啊……”
  
  名扬看着他,突然继续道,“有个人却跟我说我从来都没有真正了解了过你,在你那样离开之后,他这样跟我说,因为从来都没有了解过你,所以我才不配留下你。老实说,当时听到这样的话时我很慌乱,简直慌乱得不得了,那些我一直都不敢承认与面对的东西就这么□裸的呈现在我面前,束手无措……”
  
  心,在这一刹那再次跳乱了节奏。
  
  耳边的声音却仍在继续。
  
  “我啊,曾经一直以为,过去的东西不必成为未来的枷锁,人呢,只有活在当下才是最重要的,所以我才自以为是的觉得不必了解也没有关系,真的是太自以为是了,竟然忽略了即使是过去那也是我们最重要的一部分,那么重要的一部分……”我竟然犯了这么大的一个错误而造成那么多无法弥补的过失。那个人说得对,这样的我,对你什么都不了解的我的确不配让你留下来。
  
  “所以,我总是在想,如果当初,哪怕是了解你一点点,是不是一切就都会不一样了呢,于是我一边悔恨着,一边开始尝试着拾回当初遗漏的东西。我想要去了解你,可同时,我又在害怕着,当我开始去了解你时却又再也等不到你那到时我该怎么办,这样的矛盾既不安又心慌,尤其是越深入走进你的过去,这样的不安就越发在心里扩大……”
  
  抱紧……
  
  “可即是如此,我也绝对不要失去你,堇,所以这些年里我很努力的让自己变得强大起来,当强大到能容纳你的一切时,我会堂堂正正的站在你的面前,告诉你,我是那么的想要与你在一起。”
  
  再抱紧……
  
  “哪怕是上穷碧落下黄泉……”
  
  蓦然,周边的一切仿佛全都静止,陌堇睁大眼,他说,上穷碧落……下黄泉,突然就找不到作任何言语的间隙,为什么?眼泪再次有了濒临的趋势。
  
  名扬定定的看着他,视线突然变得前所未有的灼热起来。
  
  “所以,我想要见你,急切地想要见到你,这种心情在心底膨胀几欲呼之欲出……”
  
  为什么?
  
  “只要见到了,那些想要传达的东西一定就能传达得到。”一定能……他是如此坚信着。
  
  “为什么,要对我如此执着。”
  
  陌堇咬着下唇,那些盘旋在心底的疑问终是将它问了出来,“我根本就不值得你如此。”他这样说,眸子里带着无尽的苍凉,他的人生早已被束缚在了过去的条框里,即使他再怎么努力的想要往前,迎接他的始终是一片望不到尽头的黑暗。
  
  所以,不用再管他了也不要跟他有任何瓜葛了,他根本就无法回应任何东西……
  
  所以,不要……
  
  “不是这个问题。”
  
  再来搅乱他好不容易下定的决心。
  
  “值不值得什么的,根本就不是这个问题。”
  
  低低的音调直接穿透脆弱的耳膜,陌堇一怔,名扬炽热的眸子倒映在瞳孔里,似是火烧般撩啊撩啊在心底撩出一个无底的洞,果然还是不行么?
  
  他苦笑一声。
  
  那样的无奈又怎能逃过名扬的眼。
  
  “我喜欢你。”
  
  他深情的注视着他,因为如此喜欢,所以值得还是不值得这样的问题对于他来说从来都不在他考虑的范围之列。
  
  似乎从很久以前开始,他就认定喜欢一个人就是要倾注自己全部的热情来包容他所有的任性。
  不过现在,他好像还有另外一种东西需要让他明白。
  
  他蓦然拉起眼前人的手,在他还处在呆怔的当口时便将他的手心抚上自己胸口最灼热的地方。
  “知道吗?这个地方曾经空荡了许久,却在见到你时瞬间就打破了长久以来的寂静,感觉得到吧,这里只为你而绽放,因为你就是它的归属。”所以无论是在哪里,只要是有你的地方,就都是我的归属。
  
  “相对的,如果可以的话,我也希望自己可成为你的归属。”这样的话,两个人在一起就不用太寂寞了。
  
  扑通……扑通……
  
  陌堇完全呆住。
  
  只剩乱了节奏的心跳在掌心里横冲直撞仿佛下一秒就会蹦出来一样。
  连带着他的心都开始止不住的加速跳动。
  
  归属……吗,陌堇扬起脸,那对于他来说还真是一个遥远的存在呢,可是为什么,心会如此向往……
  
  “所以,堇,在一起吧,这次不要再离开我了。”名扬伏在他耳边,低低的语调如蛊惑一般诱惑着他那颗本就骚动的心。
  
  真想就一直沉沦在这样的温存里。
  
  可是,不行呢,陌堇眨了眨眼,往事一幕幕的浮现在脑海里,大家的音容笑貌,被血染红的家,曾经痛恨的人,发誓要杀掉的人,全都一起交织在一块儿,在那个所谓的真相面前,变得完全不堪一击。
  
  所以,真的不行呢,他抬起头迎上名扬带着希冀的眸子,果断的摇了摇头。
  
  “为什么?”
  
  他不愿意相信。
  
  “你不了解……”
  
  “不要再用这个来敷衍我……”他有些激动,“我说过了吧,我之所以会站在这里的理由。”正因为了解,他才能有自信出现在他面前。
  
  “那根本就不是全部……”他也开始变得有些激动,“就算你了解了,可你又了解了多少,又都知道了多少,根本……就不是那回事。”那个真相连他都被蒙了那么多年,所以你又怎么可能会了解,现在只要一想到,你们太平安逸的笑脸都是哥哥、我们陌家上百人的鲜血换回来的我就好恨好恨,恨到只要一念及我就恨不得把你们都通通毁掉,明明自己的快乐都是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上,为什么你们一个一个的却都还可以笑得如此开心,不能原谅,尤其是那些人,陌堇骤然纂紧拳头,脸上的愤恨清晰的映入名扬眼中,瞬间在心里泛起密密麻麻的疼痛。
  
  “我了解的。”他无限疼惜的看着他,“堇你说的这些我都了解。所以……”
  
  “你不了解。”他不遗余力的打断他,“不要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