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媳妇,你别跑》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媳妇,你别跑- 第10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其实要说他这话却是真的,苏也却实不擅长武艺但却有着一手妙手回春的好医术,因此武林中人
  也常称他为苏神医。
  
  如今这话他也算是坦诚。
  
  名扬也就不再说话,只是心里却还是有那么些不情愿的。而那些不情愿随着那些始终泛在心底的
  不安便慢慢铸就成一种沮丧,陌堇看着他渐渐变得黯然的眸子知道他想到了什么便也沉默了下去,第一次认识到也许自己当初的决定是错误的,陌堇有些怅然,有一种人你若是不想伤害他便
  永远都不能接近,而名扬似乎就是那个陌堇永远都不能接近的人。
  
  车内突然就有种低沉的气压,萧晨不知道那两人之间复杂的纠葛,只当是为了这次的竞赛而忧心,于是当即便笑道:“你们也都别太担心了,凡事都顺其自然就好,不是有句话这样说嘛船到桥头自然直。”
  
  萧晨纯粹只是找话来淀淀气氛,不想他这话刚一说完竟还真的看到那两人的脸上同时都有了那一丝异动。
  
  不过他不知道的是,他这话却是误打误撞的同时解了这两人此刻的心结。
  
作者有话要说:终于被偶给憋出来,,,,,/,,实在太不容易了,,,, 
                  望乡楼
  因为中途发生了那么一段小插曲,所以耽搁了些许路程,不过好在紧赶慢赶的也算是在落日之前抵达了止水。
  
  这是座四面都环绕山水的小镇,镇上人们自给自足,生活还算安定。也许是因为这次大会的关系,平日里看起来还算详和的小镇这会却莫名多了股暗涌潮流的波动。
  
  “真扫兴,陌堇,我们可能要就此别过了。老头子那边还在等着我们过去会和呢。”
  
  萧晨一到达止水便与陌堇他们道别。脸上带着些许不舍。
  
  陌堇只点了点头,表情淡淡的看不出什么情绪,萧晨对此颇有些怨念。
  
  “陌堇,我这都说要走了你好歹也给我点送别的话语表示表示啊,要不然我得多伤心。”萧晨表
  现得很是失落,名扬一听这语气心里顿时就不爽起来。便自发自的替陌堇接了口。
  
  “你这人还真是罗嗦,走就走吧,还要什么话别?”
  
  “啧,小兄弟,你这话可就不对了,我这跟你师兄说着话呢你怎么就能先入为主呢?”萧晨眨眨眼,一句话呛的名扬哑口无言。
  
  陌堇淡淡的表情里终是有了那么点动容:“我倒是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多愁善感起来了?”
  
  “唉!”萧晨叹气:“岁月不饶人啊,这年纪越大了心里的感触也就越来越多了。”
  
  这话一出口,身边的人都很有默契的抽了抽嘴角。尤其是苏也,他对这个问题本就很敏感,现在又听人重新提及,心里是坚决的不予苟同,并且他深深的表示自己现在二七年华正值大好青春才不老呢。
  
  “师兄,你看我们只是暂时与师父他们会合而已,不多久便会再见到陌前辈他们的。”乐天很是适宜的出声。总算是打破了这诡异的局面,萧晨想了想倒也是。
  
  于是趁着这个机会他又赶紧着说道:“即是如此,那师兄我们就先走吧免得误了会合的时辰,而且陌前辈他们说不定也还有事要办呢。”
  
  乐天说的很有道理以至于萧晨一点都不觉得有什么毛病便又接着点了点头,乐天窃喜,然后转过身看着陌堇他们道:“陌前辈,那我与师兄就先行一步了,咱们后会有期。”说完一抱拳便拉过自家师兄头也不回的走了。
  
  直到绕过了几条街,萧晨终于是后知后觉的发觉了自家这师弟的意图,敢情这人说那么多就是为了撵开他啊!
  
  萧晨一个茅塞顿开便停住了步伐,然后偏过头很有深意的瞥了一眼某人,弄得乐天立马一阵哆嗦。马上就明白了过来于是赶紧着说道:
  
  “呃……师兄,你看我们都赶了一天的路了,这会儿我们是不是应该去吃点东西填饱填饱一下肚子啊。”
  
  乐天笑得十分无辜,萧晨被他这么一说立马摸摸扁扁的肚子,还别说,他还真饿了。
  
  见此,乐天心里便有了底于是更加卖力的诱惑了起来:“师兄,你想吃什么,水晶虾仁,清蒸排骨,糖醋鱼还是蘑菇炖鸡。啊,对了,听说这镇上新开了一家小店,名字叫望乡楼,听人说那里面的东西可好吃了,师兄我们要不要去尝尝?”
  
  乐天这一连串话说下来惹得早就饿了的萧晨更是眼馋了。于是当即便忙不停的点了点头。
  
  “嗯,我都想要吃。”
  
  乐天看着他那一脸急不可待的模样,笑了。
  
  “好,我们现在就去。”
  
  说着一把拉过他,未想萧晨转了转眼珠,又慢通通的道:
  
  “不过,我不去望乡楼吃,我要吃你做的。”
  
  乐天顿了,回头看着他那一脸坚决的模样,再次发笑。
  
  “没问题。”
  
  你就算天天都想吃都没问题,乐天在心里暗道。
  
  于是萧晨得意的笑了,眸子眯成一线露出嘴角浅浅的酒窝。看得乐天恨不得一口吃下去。
  
  ―――――――――――――――――――――――――――――――――――――
  
  “师兄,现在我们要去哪?也是要去跟师父他们碰头吗?”
  
  看着已走远的萧晨他们,名扬才霍然想起他们接下来貌似没得什么安排。
  
  苏也摇了摇头:“不用,师父他们至少也得明日才能到达,现在先去望乡楼吧,待安顿好之后再做打算。”
  
  于是一行人又浩浩荡荡的向着另一个地点出发。
  
  望乡楼,通俗一点来说就是供客人食宿的旅店,虽说是前不久才在这个镇子里掘起的,可是因为那里菜的味道极好且供人歇息的地方也极度舒适,因此来来往往很多客人都愿意光顾此处。
  待名扬他们到来的时候,这里已经是人满为患了。
  
  “师兄,这住店恐怕是不成了,那么多人,要不我们还是换个地吧。”
  
  名扬刚一踏进门坎便听得里面的店小二正对着一络腮大汉说抱歉的话语,内容大概就是小店已住满请上别地去之类的。
  
  心想既然已住满了那还不如趁早去别地找找。
  
  只是他这话刚一说完,苏也却仅只是笑笑然后依旧径直往里面走去,最后也不知道他跟那小二说
  了什么,便看到那店小二突然就满脸笑意的迎了过来。
  
  “几位客官,里面请。房间什么的都已准备好,请随我来。”
  
  众人听后都是一脸诧异的看向苏也,苏也眨了眨眼,然后得意的一扬手。
  
  “就是这样,走吧。”
  
  小至对此第一时间发出感慨:“没想到苏师兄也有有用的时候啊。”
  
  听得苏也一个踉跄差点就栽倒在地。
  
  果然要是奢望这人能有积点口德的时候那简直就是做梦。苏也愤愤的想,不过基于他今天心情很好,所以他大度的决定不跟他一般计较。
  
  因此才避免了又一场唇枪舌剑。
  
  正待上楼时,却突然被人莫名的从前截住了去路,抬头,但见一大汉一脸煞气的朝这边走来。
  
  “小二,方才你不是说已经没有多余的房间了吗?怎么他们一来你这房间就又有了?难道这还能凭空变出来不成?”
  
  众人皆是一愣,这大汉却正是最初名扬看的那络腮大汉。
  
  小二也是一愣,不过很快他就赔着笑道:“这位客官不好意思,这几位客官情况有点特殊,他们是我们这的贵客,房间也是一早就预订好了的。”
  
  小二说得诚恳,不想那大汉听了却是更加的横眉怒斥:“呸,别跟老子整那套,他们是贵客难道老子就不是贵客了?老子是少给你们银子了还是怎地?”
  
  这大汉这么一嗓子嚷嚷下来马上就迎来众多看客,不多会,众人便都围成一团七嘴八舌的议论开来,这大汉见此情景便趁着这个当口立马向众人嚷道:“大家都来评评理啊,明明是我先来的
  这,可是这小二对我却说没多余的房间了,而对这后面几位却又说有房间了,这天底下有这么做生意的么?凡事怎么着也应该讲求个先来后到吧。大家说,是不是这个理?”
  
  这大汉这么一番话下来,众人都表示一脸的义愤填膺,尤其是先前与大汉一样被婉拒的几位客人更甚,这大汉一瞅这架式,于是便越发觉得底气足了,然后嚷得也就更欢了:“怎么样,这理可是在我这边,今儿个你要是不给我一个说法,你就别想做这生意了。”
  
  小二一见这状况立马就觉得为难了。
  
  名扬他们也觉得有些过意不去,毕竟人家说得是有理。
  
  “这是谁啊,好大胆子竟敢在我这望乡楼撒野。”
  
  正当为难之际,楼上蓦然响起一道清冷的声音,众人抬眼望去,但见一白衣男子手执折扇,凭栏而立,眉眼之间尽现些许恼怒。
  
  小二当即叫了声掌柜的,脸上是松了口气的释然。
  
  众人顿悟,原来竟是老板出面了,怪不得那么大的口气。至于那大汉最初也是被这语气震慑住了
  的,不过这会他倒已经镇定下来了,撑死不过就是一掌柜的嘛。
  
  于是心下这样想着只是这语气到底还是缓和过了的:“想必这位就是掌柜的吧,那正好,我正想好好讨个说法呢。”
  
  那大汉刚说完,白衣男子便敛了敛眉,小二当即明了便跑了上去在那男子耳边嘀咕了几句。不期然的看到那男子的眉越发的紧皱起来。
  
  “我道是什么事?”
  
  不多会,白衣男子便骤然发笑,在众人都以为这掌柜的可能要好好解释这事时,听到的却是白衣男子不带丝毫温度的言语。
  
  “在我这望乡楼里,我说他是贵客他便是贵客,我说他不是他便什么都不是,诸位请记住了,我白某做生意向来随性而定,如若有看不惯者大可以出门左拐,白某恕不远送,而倘若有心存生事者,我白某也定对他不客气。”
  
  说完,冷眼一扫,众人都是噤若寒蝉,那大汉脸上也是青一阵白一阵,不过为了面子使然他终是无法咽下这口气,于是憋足了气势又大叫道:“呸,原来这望乡楼做的竟是这等蛮横生意,老子今儿个还真不走了,你又拿我怎样?还别说,今儿个你若不给老子赔礼道歉,老子当场就拆了你这楼。”
  
  那大汉说着便真的从腰间轮出一把大刀,然后咔的一声便挥在一旁的厅桌上,眼底闪过一丝戾气。
  
  众人又是好一阵唏嘘。
  
  名扬他们终是看不过去,正打算上前劝解时,苏也却摇了摇头打了个手势示意他们就在原地看着,然后向他们眨了眨了眼笑得一脸高深莫测。
  
  厅内顿时变得有些紧张起来。
  
  却只有那白衣男子神情依旧,许久,有什么东西从上空一闪而过,然后厅内蓦地响起一声惨叫,
  
  众人寻声而望,但见那大汉身上不知何时缠满了银丝了,一张脸也因痛苦而极度扭曲着,众人一脸诧异。楼上又蓦然响起那白衣男子清冷的声音:
  
  “我说过,倘若在我这望乡楼有心存闹事者,白某定不客气。”
  
  说着自袖中又飞出若根银丝,密密麻麻的缠绕在厅中,煞是好看。
  
  
                  触动
  竟是百媚齐伤,此时终于有人回过神来,然后喃喃自语道。
  
  这一语瞬时点醒‘梦中人’
  
  有惊愕的,有惊喜的,有困惑的,有不安的等等,当真是神色各异,白衣男子冷冷的一瞥,众人又忙自觉的噤了声。
  
  却道那大汉见此情景却是不明所以,仍挣扎着想要挣开那些缠绕在身上的银丝,无果,急的满脸窘迫,最终还是那白衣男子放了手,但见那些银丝倾刻间便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退回那男子的袖中。那大汉才算是解脱了开来,只是这解脱开来的同时却是恼羞成怒到了极至。于是当即转身想上前找那白衣男子拼命,却于途中被人拉住。
  
  白衣男子又是冷冷的一瞥,然后才不屑的转过身,缓缓道:“今日之事如果有打扰到诸位,我白某在此先行道歉,不过还望诸位不要忘记了我这望乡楼的规矩,只要不滋生闹事者,我白某都会好生招待,同样如果有人心存找我这望乡楼的麻烦,届时可就别怪白某不讲情面了。”
  
  语毕,众人皆是面面相觑,许是气氛有些拘谨,那白衣男子又继续道:“为了弥补大家方才所被打扰到的兴致,今日一顿权当白某请客,诸位可随意。”
  
  说完,众人这才散了去。
  
  名扬他们早已愣住,此时也算是后知后觉的回过神来,只有苏也一脸了然的表情,仿佛早已预料。
  
  “师兄,那人是谁?”竟有这等好的身手。
  
  名扬率先发问,一干人等也是将这疑惑的视线投向苏也。
  
  苏也先是很鄙视的瞥了他们一眼,然后才缓缓道:“算了,你们不知道也算是情有可原。”那人出道时,这些人怕都还在家里满地打滚呢。而他若不是出于偶然怕也是不知情的。
  
  “此人便是前武林协盟同会号称七剑之首的赤,名唤白落。”
  
  正思忖间,陌堇突然出声,算是解了众人的惑。不过他这话一出口,苏也便一脸惊讶的看向他:
  
  “陌堇,你竟识得他?”
  
  语气里满是不可置信。
  
  陌堇倒是没多大表情,依旧淡淡道:“倒是不认识,只是知道一些关于前武林协盟同会的事,这七剑之首的赤惯用的一招便是这百媚齐伤,以琴丝为刃,藏于袖中,能收缩自如,出手即快、准而且狠,因此才会列为七剑之首,而刚才那白衣男子用的就是这招,所以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