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你好》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阳光你好- 第31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ingaround;
    i'munderground。
    ifelldown;
    yearifelldown。”
    空灵的女声在包厢内回荡打旋,窜入在场每个人的耳朵里。
    趴在点歌台边的anda掏了掏耳朵,接着又揉了揉眼睛,使劲地盯着点歌显示器里看,“不会是没关原声吧?”
    盯了半响,发现确实是开的伴奏,两眼立马如见了油光的老鼠似的,腾地就亮了起来。
    她恨不得抽过去拜倒在徐亚斤的石榴裙下,“徐大,你也忒能了点吧。”
    与台下众人的惊艳不同,一进入唱歌角色的徐亚斤仿佛是随着一起跌入了梦境一般,整个人都披上了一副似真似幻的色彩。
    她单手拿着话筒,随着越来越带感的节奏,身子慢慢地摇摆起来。
    “i'by;
    i'llsurvive。
    theworld'ssrushingdown;
    tfallandhittheground。”
    紧张刺激的重金属充斥在整个房间内,她的眼睛已经轻轻闭上,完全的沉静在那份梦幻当中。那长长的黑色卷发,比画面里的歌手还要长,随着身子的扭动,四处张扬着。
    “don';
    'tcry。”
    一个细腻的尾音轻轻地划过,带着一份娇弱,也带着一份倔强。她的长臂轻轻撩起半头长发,随即随意地甩了甩,散散地飘落到扬起的脸上。
    性感而狂野。在座的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全都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徐亚斤的歌声与她的性格非常不同。她的性格张狂火爆,但她的声音却非常的空灵优美。而此刻,随着她撩人的摇摆,那份张狂与空灵竟完美的融合在了一起,让人的心血也跟着她澎湃起来。
    杨光一直盯着她看着,两只眼睛亮闪闪的,透着一层迷雾一般的光芒。这样的女王是他没有见过的,不知道为什么,他竟然觉得她很孤独很忧伤,他想要倾尽一切去护着她。
    可是,真的有那个能力吗?
    杨光同学有些落寞地垂下了头,那些灰暗的记忆一点点涌了上来,杀得他措手不及。他手忙脚乱地拿起桌上的一杯饮料啜了一口,想要压下那股恐慌。
    酸酸的,甜甜的……杨光借着灯光看了看杯子里的饮料,发现它竟然有五六种颜色,一层一层的就跟彩虹一样绚烂,煞是好看。忍不住,又大大地喝了一口。
    徐亚斤一曲终了,在众人的呆滞中平静地回到沙发边。
    杨光一见她回来,立马狗腿地拿起那杯饮料递给她,“亚亚,这个好好喝。”
    灯光有些昏暗,她也没太看清是什么饮料,扫了一眼茶几,似乎就这么一杯。看着某人喜欢的不得了的模样,她心中一暖,凑近他轻声说道:“你帮我喝了吧,我吃荔枝。”
    杨光对于这种“亲密”的接触总是娇羞不已。这不,立马羞得缩了脖子,紧紧地挨着她,连头都直不起来了。
    旁边正要过来狗腿一下徐大惊艳的歌喉的anda众人,看到这一幕,全都捂着脸默默地遁了。打扰人好事什么的是会遭报应的!
    接下来,任凭众人再怎么软磨硬泡,徐亚斤都没在动过尊口,只缩在沙发边,与杨光两人默默地剥着荔枝。
    杨光觉得那五彩缤纷的饮料真是越喝越好喝。他的舌尖刚渗下去一口,立马就想再灌一口,仿佛口渴的人终于得到了水源的滋润一般。
    他后来连荔枝也不喝了,咕隆咕隆就把那一长玻璃杯的东西给吞了个干净。喝完后,还舔着舌头意犹未尽,轻轻地拉拉旁边的女王,有些不好意思的问道:“亚亚,没有了,我可不可以还要啊?”
    徐亚斤转头,差点被他眨巴的眼睛给闪得心跳失灵,连忙扭过了头问旁边的妹子,“这杯里的什么饮料,再叫一杯。”
    那妹子是律所的一个新进的小律师,神经却有些大条,俗称“豪放”。她凑过来仔细看了看,不怕死地拍了拍徐亚斤的胳膊,大声地问道:“徐律师,你也喜欢这款‘彩虹’啊。这我刚点的,正寻思着他们是不是给漏了,原来被您给喝了。哈哈,我再叫两杯……”
    彩虹……鸡尾酒?
    徐亚斤的脸已经抽了,转身看着把眼睛都要眨出水来的杨光,有些虚弱地问他,“杨光,你……那个……会喝酒的吧?”

  ☆、第43章 醉意,朦胧(二)

(二)
    “你会喝酒的吧?”
    徐亚斤问完,小心翼翼地戳了戳他的脸——滚烫滚烫的,难怪那么红!
    “杨光?”她又轻轻叫了他一声。
    杨光听到女王呼唤,立马精神了起来,两眼轻轻一眨,绽出个人畜无害的笑容,甜甜地应道:“嗯!”
    徐亚斤看他这副模样,忽然伸出一个手指在他面前晃了晃,“杨光,这是几?”
    杨光看着面前有东西在晃,脑中第一反应就是刚才那酸酸甜甜的饮料。好好喝的,他还要……
    “嗷……”
    徐亚斤瞠目结舌地看着一口吞了她食指的某人,黑着脸想要抽出来。
    可是杨光却跟只捧着玉米棒子狂啃的狗熊一般,两手死死地抓着那根香喷喷的手指,不对,是饮料。
    他喜欢那酸甜的滋味滑过舌尖的感觉,涩涩的又麻麻的,好喝。他用舌头轻轻地舔着饮料,发觉这味道好像变淡了,于是死命地吮了起来,发誓嘬也要嘬出点甜味来。
    “轰……”指尖处有温热的酥麻感“咻”地一下扩散至全身,徐亚斤直觉得整个脑袋都要炸了。
    徐花痴冲破一切障碍,面红耳赤地跑了出来。
    正太弟弟,这里这么多人,你好歹也矜持一点嘛……
    杨光吮了会,发现这味道真的变了,有些郁闷地松了口,冲着徐亚斤可怜兮兮地瘪了瘪嘴,“亚亚,不好吃了。”
    徐亚斤飞快地抽回手,连他的口水都来不及擦,就紧紧地握成了拳。她不敢保证,要是再多看几眼,徐花痴能做出什么事情来!
    她按捺着砰砰乱跳的心脏,抬手狠狠地劈向他脑门,“闹什么闹!”
    “呜……”杨光被冷不丁地打了一下,眼睛立马泛起了酸水,泪汪汪的看着徐亚斤,“亚亚,你不给我吃好吃的,坏蛋!”
    “你……”徐亚斤气得差点抬手就要再给他一下,可到半空的时候忽然想到一个严重的问题。她放下手,捧着他的头沉声问道,“杨光,你不会是喝醉了吧?”
    “哼,亚亚不给我吃好吃的!”杨光嘟着嘴,自顾自地念叨。
    恰巧,此时服务员正好送来两杯刚点的“彩虹”,很有眼力劲地放在这对小情侣面前,冲着杨光殷勤地指了指,“您请。”
    杨光那眼睛立马就亮了起来,连忙从徐亚斤的手中挣脱出来,飞一般地扑向“饮料”。
    徐亚斤冷冷地剐了眼服务员,转身一把夺过杨光手中的杯子。
    只可怜了那无辜的服务员,莫名其妙地吃了两记冷刀子,苦着脸逃也似地逃出了包厢。
    “亚亚坏!”杨光看到饮料被抢走了,脸拉得老长。
    果然,平常越是无害柔弱的人,这喝醉了那胆子就会吱溜长一圈。大有一副不怕死的样儿。
    徐亚斤把杯子往茶几上重重一放,冒火地瞪着他,“你说什么?”
    杨光被吓了一大跳,缩着头看了她一眼,眼眶哗地就红了起来。
    什么饮料?当然没有女王重要。
    某男颇为不舍地看了看茶几上的杯子,默默地往徐亚斤身边挨了挨。然后紧紧地抓了她的手,垂着头不再有响动。
    其他人被他们这里的动静给吸引了过来,全都一脸好奇的望着。
    “亚斤,杨光怎么了?”陈军看了看缩在她身边的人,眼里却全是八卦。
    徐亚斤凉凉的瞟了他一眼,无力地指了指那杯鸡尾酒,闷闷地回道:“喝多了。”
    陈军看着那杯五颜六色的液体,脸不自觉地抽了抽。怕徐亚斤待会哄她妹子也喝上这么一杯,立马转身对众人道:“今天要不就到这吧,这时间也差不多了,明天还得上班。”
    “嗯,是差不多了。大家散了吧。”
    其他人也都站了起来,收拾了下东西便打算撤了。
    徐亚斤也站了起来,可身边拖了个大大的油瓶子。杨光恨不得整个人都挂在她身上,两手死死地圈着她的手臂,死活都不肯放。
    “杨光,自己走路。”她推了推他的肩膀。
    某人嘟了嘟嘴,两手抓得更紧了些,“不要。”
    徐亚斤忍着翻白眼的冲动,好生劝着,“你乖,我们回家了。”
    回家?杨光立马精神抖擞,冲着徐亚斤笑得异常香甜,“嗯,回家。亚亚我们回家。”说着,两只手交换了下上下位置,紧紧地箍住她的胳膊,轻轻晃了几晃。
    徐花痴心肝狂跳,尼玛这是红果果的勾…引啊!
    其他几人见两人如此难分难解,全都识趣地先走为上。
    徐亚斤望着空荡荡的包厢,顿时有些欲哭无泪——她一穿着十厘米高跟鞋的女人,要怎么拖走这一百二十几斤的男人啊!
    杨光扒着女王的手,笑得越来越甜。两只眼睛亮得比天上的星辰还要璀璨,让人多看两眼就能整个都融化在里面。
    徐亚斤咬着牙,把那十厘米鞋跟“啪啪”没根摔了个精光。随后,拖着一双怪异的平跟鞋,两手插着一个手脚不大灵活的男人,眼冒金星的出了“喜悦”。
    回的是杨光家,因为比较近。
    只在出电梯的时候,出了点状况。
    杨光小朋友不知道是哪根线又搭错了,使劲地扒着电梯门不要出来。
    “亚亚,这里好,我们一起呆着好不好。”某醉眼熏熏的兔子,脸色酡红,有些不好意思地拉扯着女王的手。
    徐亚斤咬着牙,耐心行将告罄。“杨光,放手!”
    “不要。”某只很横地一扭脖子,胆子肥大肥大的。
    徐女王做了个深呼吸,再做了一个,还是没换回最后一丝耐性。她两手一甩,直把杨光甩得原地踉跄了几步,随后飞快地俯下身子,把他拦腰——给扛到了肩头!
    某人此刻就像是一个大力金刚女,扛着一个死重死重的“煤气罐”,一身凛然地大踏步往前走。其间,那“煤气罐”有些不老实,她毫不客气地一巴掌拍了下去。
    “啪……”响亮的巴掌声在寂静的楼道内格外清脆。
    肩头的“煤气罐”感受着屁…股那传来的火辣辣的疼,瞬间老实了。那粉嫩的小脸,和着滴答滴答的汗珠,红得鲜艳欲滴。
    好在忠诚的杨光同学一早就把公寓的开门密码给了徐亚斤。她也没犹豫,刷刷地按下一组数字,就进了那个堪比天空的蓝色空间。
    气喘吁吁地把人扔到沙发上,徐亚斤第一件事情就是找水喝。
    尼玛这人看着瘦瘦的,原来那堆排骨那么重,真是累得半条命都没了。
    杨光也没闲着,一被放下就跌跌撞撞地爬了起来,走过去就牵女王的手,“亚亚,我们去睡觉。”
    徐亚斤捏着水杯的手差点打滑,僵着脸不着痕迹地抽回自己的手,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你去睡吧,我喝完水就回家了。”
    杨光一听她要回家,立马不乐意了。
    他此时脑袋很晕,眼前的人影已经开始一晃一晃的出现两个了。他猛地摇了摇头,确定面前只有一个女王后,立马兴奋了起来,来不及思考就弯下了腰,两手往她大腿处一箍,随后很欢乐地站了起来。
    徐亚斤惊得魂都要丢掉一半,在他肩头激烈地挣扎起来,“杨光,你放我下来!”
    见她动得那么厉害,某只兔子很happy地学着刚才她的动作,“啪”地一巴掌拍了下去。
    “尼玛!”徐亚斤又羞又气,伸出手就去抓他的头。
    杨光打完就后悔了。那“啪”的一声那么响,会不会打疼了呀?
    他很心疼地去给她揉,嘴里安慰着,“亚亚,你疼不疼啊,我给你揉揉。”
    “揉你老母啊!”徐亚斤气得发狂,臀部传来的触感让她感觉那处就快要着火了似的,连带着整张老脸都开始冒着红光。
    想她徐某人闯荡江湖二十七年有余,何时被人这样欺过!
    这时候徐花痴已经乐疯了。眼里的星星就差冒出来,嘟着嘴嚷嚷着,“这力道、这手感、这火辣辣的感觉,多么的完美啊!徐亚斤,你就从了吧!”
    就在徐亚斤羞得要杀人灭口之际,突然一阵天旋地转。她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跌进了软软的床铺。
    她正想要起来,旁边杨光跟头狗熊一样“嘭”地扑了上来。
    “嗷……”徐亚斤揉着被撞得生疼的额头,痛的眼睛都要红了。只是她还来不及把这该死的男人踢下去,就被对方一个熊抱给捂了个严严实实。
    “亚亚,睡觉。”杨光双手双脚都缠在了她身上,嘴里低低地念叨着。
    徐亚斤好不容易才把自己的头挖出来,劫后余生地大口喘着气。抬眼却不经意地对上某人神采奕奕的眸子。
    深沉,深沉,深沉!属于男人的深沉!
    她的脑子已经几乎停止思考,唯一的那条信息便是:原来杨光也能这么的——有魅力!
    黑黑的眸子就那样静静地看着你,像一只在施展媚术的男狐狸精,瞬间卸下你所有的防备,跟着他跌入再跌入,跌入那不知道通往哪的黑洞里。
    从来没想过,单纯的他也会有如此沉重的眼神。徐花痴已经花枝乱颤,使劲地在徐亚斤脑海里撞墙:这样你还不吃,你是不是人啊,是不是人!
    “亚亚……”“深沉”的杨光喃喃地喊着她的名字,连喊了好几遍,忽然咧出一个大大的笑容,仿若刹那花开,瞬间群芳再无光彩。
    “轰……”
    徐亚斤的脑海终于被徐花痴撞爆,未及反应便俯了下去。
    这算是他们第三次接吻,却也是第一次。
    软软的,qq的有些弹性,还有些凉凉的。原来这便是嘴唇的味道。
    徐亚斤轻轻地贴着他的唇瓣,一点点感受着这种触感。
    杨光那抹因为大脑呆滞而出现的深沉,慢慢的被唇间的触感打破。渐渐的所有感觉全都涌到了那处,让他一时想起先前那好喝的饮料来。
    徐亚斤正感受呢,突然发现唇上有些湿湿的,热热的,还痒痒的。她的脸一一下子涨的老红,人前的那股强悍一下子跑得无影无踪,有些不好意思地想要起身。
    只还没动一下,杨光就跟个粘着吃糖的孩子,裹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