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你好》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阳光你好- 第29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徐亚斤轻轻抽回胳膊,有些心疼地说道:“他在害怕着什么,我不能伤害他。”
    “是你在害怕吧?”陈军盯着她,非常尖锐地戳穿她的假装,“你在害怕去验证,你在他心中到底有多重要?他那样一个懵懂地跟个孩子一样的人,对你的只是依赖还是爱情?你爱上他了!”
    徐亚斤脸慢慢地白了,随即悠悠转红,有些不自在地往前走去,“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你很清楚我在说什么。徐亚斤,你什么时候变得那么胆小了!”
    徐亚斤步子迈得更大了些,跟后面有什么怪兽在追赶一般。好吧,她就是胆小了,她在这方面从来就是胆小的。
    只是……这根本是两码事。
    她忽然停下脚步,转身看向陈军,认真地说道:“学长,做了就要承担。当初铤而走险的时候,我就考虑过今天。所以,我谁也不怨。”
    说完,便不再停留地奔进了电梯。
    陈军看着她仓皇而逃的背影,慢慢沉下了脸。
    “笨丫头,既然你不怨,那就只能让我来了。”
    ******
    再怎么不愿意,开庭的日子还是如期到来。徐亚斤选择自辩,控方是罗检。兰佳思是原告,但迫于兰家压力不能直接出面,只全权委托给了罗检。
    徐亚斤没有通知父母,只叫了涂画画。
    涂画画虽然很早就到了法庭,却只是静静地看了她一会,然后便坐到了一边,什么话都没有说。徐亚斤却很感动,最懂她的还是涂画画。她现在需要的不是任何话语,只是默默的支持而已。
    开庭后,罗检对徐亚斤列举了一堆罪状,大致却只一样——说她知法犯法。其实还可以告她侵犯他人*,盗窃她人财物什么的。如今这一项罪状,想必是冲着她的职业来的,对方不想让她继续做律师。
    罗检陈述完毕,问到她的时候,她只是不疾不徐地开口:“我履行我沉默的权利。”
    自然,进入到举证阶段。
    杨光今天穿的是一套深蓝色的西装。他偏爱蓝色,徐亚斤便给他挑了这么一套。西装不是太正式,反而有些修身,把他的腰腹衬托地很完美。只是这么一穿,他原本的柔弱气质一下子变得英朗了许多,显得沉稳了许多。
    就这么静静地沉着脸不说话,竟多出来几分成熟的男人味,让人怦然心动。
    徐亚斤站在被告席上,远远地看着他。忽然有种“我家儿子长大成人的光荣感”。
    “杨先生,2011年4月28日上午,请问你在哪里?”罗检走到杨光面前,开始了盘问。
    杨光沉目认真的想了会,回道:“亚亚的办公室。”
    “你口中的亚亚,是不是就是徐亚斤?”
    杨光有些奇怪的看了坏人一眼,他不也知道吗?
    “杨先生,请回答。”
    “嗯。”杨光只好应了一声。
    “请问,她今天在场吗?”
    杨光更加奇怪了,亚亚不就站在那里,这个坏人怎么一直说些奇怪的话。他很鄙视地看了他一眼,抬手指给他看,“在那边。”
    徐亚斤看到杨光递过来的目光,本想回应一下。但是此刻法官陪审员坐了一溜,她不好动作太明显,只好默默地转过脸,不去理他。
    杨光看到女王不理自己,像是被人当头打了一棒,脸上瞬时落寞起来。
    罗检看到杨光的表情,神色一正。对于这位的神奇属性,他可是深有体会。只好加紧问道:“请你说明一下,当时你在被告徐亚斤的办公室里都做了些什么?”
    杨光仔细地想了一下,缓缓地回答:“吃饭,喝茶,倒垃圾,擦桌子……”
    “还有吗?”
    现场众人听到他的回答,全都闷声笑了出来。站着的徐亚斤只汗颜地垂着头,有些无地自容起来。她的办公室都成什么了?
    “还有玩电脑。”杨光说的很认真。
    罗检眼睛一亮,“请你把当时如何玩电脑的过程描述一下。”
    杨光歪着头,想得很认真。慢慢地回答:“我打开电脑,等电脑启动后,先输入账户与密码。”说到这,他可怜兮兮地问道,“我可不可以不说密码啊?”
    罗检一愣,有些无奈,“可以。”
    “哦。”杨光乖乖地应了一声,继续讲道,“输入密码后,电脑就进入了运行状态,开机只用了10秒,这是我自己设计的程序,可以帮助提高计算机的运行速度。”他顿了顿,有些为难地问道,“我可不可以不说是什么程序啊?”
    徐亚斤听到这里,挑了挑眉毛,有些奇怪起来。心想,我的电脑,貌似运作没有那么快吧?
    “可以。”罗检面无表情地回道。
    “哦。”杨光有些高兴,坏人还是蛮好说话的。他调整了一下站姿,继续说,“计算机运行后,我就可以玩了。其实我没有玩,我在很认真地写程序,程序可以换钱。”他又停下来,小声问道,“我可以不说多少钱吗?”
    “可以。”罗检有些咬牙切齿了。
    “哦。程序写完后,我就没有事情干了。”杨光说完这句,便不在说话。只两眼亮闪闪的望着罗检,间或偷偷瞄瞄徐亚斤那边。
    罗检的面瘫脸几不可见地抽了抽,沉声问道:“然后呢?请陈述完整。”
    杨光有些莫名其妙的看着他,“都干完了呀,还要说吗?”
    “请说。”
    “哦,好吧。”杨光有些无奈地看了他一眼,很是不理解这位“无理取闹”的坏人,“我吃完饭,擦完桌子,倒完垃圾,喝完茶,就开始玩电脑。哦,要说玩电脑的过程。我先拿出电脑——”
    “请不要重复先前的,接着往下说。”罗检忍着抓狂的冲动打断他。
    杨光脸皱了起来,无辜地嘟囔::“是你让我说的啊?”他看了面前的人一眼,有些弄不清楚了,傻傻地问道,“那我要不要说啊?”
    罗检看着他一脸纯真无辜的样子,告诉自己冷静,冷静!
    “请证人和主控官注意法庭纪律,不要聊天。”法官实在是看不下去,沉着脸敲了下锤子,督促两人。
    徐亚斤和坐在旁听席的陈军此刻都垂着头,肩头一抖一抖的,显然憋笑憋得非常辛苦。
    罗检清了清嗓子,“杨光先生,你有没有进入过兰佳思的电脑盗取她的文件?”
    “反对!控方故意引导证人。”他才一说完,徐亚斤就提出了抗议。
    坐在最上面的法官与两旁陪审员交换了下意见,提醒罗检:“请主控方注意言辞。”
    罗检倒也不甚在意,转身对法官道:“我请求证人杨光先生,当场示范当日他入侵兰佳思电脑的过程。”
    “反对!这是侵犯证人的技术*。”徐亚斤立马反驳。
    杨光站在那边,听着他们你一言我一句的,整个云里雾里的。
    “法官大人,各位陪审员,鉴于证人的证词及技术对本案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所以我请求允许他当庭示范。”罗检坚持。
    法官等又是交头接耳一番,对着罗检点了点头,“本席同意控方的请求。请杨光先生当庭示范。”
    杨光看着忽然出现在面前的一台笔记本电脑,有些不明所以。
    “杨先生,把你当日在检察院里操作过的再操作一遍。”罗检指了指电脑说道。
    杨光看了看四周,发现大家都在盯着自己瞧,顿时有些不好意思起来。也不废话,伸出手就噼里啪啦的操作起来。
    不像别人都是界面操作,杨光喜欢代码运行。因此众人望去,只看得到一行行字体在黑乎乎的屏幕上快速闪动。
    只几分钟后,他就停下手,转身对着徐亚斤灿烂一笑,“好啦!”
    徐亚斤本也在往他这边看,这时被他的笑容闪得心头一震。与原先的紧张混在一起,竟变得有些微妙起来。
    罗检正要向法官展示,却在目光接触到电脑屏幕时惊得当场失了态。“这是怎么回事?”
    他连忙沉声质问杨光:“我要求你重复当日所为,你为什么侵入一个无关紧要的地方。”
    杨光看了看屏幕上灿烂微笑的徐亚斤,嘟着嘴抗议:“亚亚才不是无关紧要的。”
    罗检气急,“请问你侵入的是谁的电脑?”
    杨光笑容灿烂,非常自豪地回道:“我的呀。”
    ……
    罗检的声音更加没有感情,“为什么不照法官要求的重复你侵入兰佳思电脑的过程?”
    杨光很是迷茫,“我不知道啊。”
    “你……”罗检有种被人反咬了一口的感觉,再不想跟他纠缠,只好拿出杀手锏,转身面向法官:“虽然证人当庭反悔,但是我有一份视频为证,证实当时杨光确实侵入了兰佳思的电脑。”
    他才说完,便有人向法官递过去一盒带子。
    视频里的,赫然便是那天的审讯室。镜头主要朝着电脑屏幕,杨光背对着坐在电脑面前,正飞快的操作着键盘。
    同样是一行行字体在黑色的屏幕上快速闪动,最后画面定格的便是屏幕上兰佳思天真烂漫的笑脸。
    “我反对。此视频只能说明杨光在审讯室里迫于某些原因,侵入过兰佳思的电脑,并不能说明他听我指示盗取她人视频。”徐亚斤很快便做出了反应。
    “请主控提出更加健全的证据。”法官如是道。
    罗检却是一副成竹在胸,他转身继续问杨光,“杨光,你不会撒谎对吗?”
    “恩。”关于这点,杨光表现的很坚定。
    “那好,请问你是否在4月28日也同样侵入过兰佳思的电脑?”
    “我不知道啊。”杨光回答的很认真。
    “请问徐亚斤是否指示你侵入过兰佳思的电脑?”
    “我不知道啊。”依然诚恳。
    “你撒谎!”罗检突然大声喝道。
    杨光脸憋得红红地,气呼呼地瞪他,“我才没有!”
    “你明明就在撒谎,当日你已经亲口承认你做过。”
    “我不知道。”
    “你要记得你的誓言,不能撒谎。”
    “我不知道。”
    “……”
    “我不知道。”
    徐亚斤觉得,这已经没她什么事了。
    杨光已经完全成了一台复读机,台词只有一句——我不知道。
    “阳光哥哥,你怎么可以撒谎!你难道都忘记了吗?”突然,旁听席里一道女生尖锐地响了起来,紧接着兰佳思不顾众人阻拦,疯了一般往台上冲了过来。

  ☆、第41章 上庭,当日(二)

(二)
    兰佳思疯了一般直冲证人席,中途有庭警出来阻止,却被她身后两人高马大的保镖给直接推到了一边。
    “杨光,你忘记当初你发的誓了吗?你是不是……是不是……”说到这她忽然激动地浑身颤抖起来,准确来说,更像是害怕,直接哽咽道,“你是不是……还想害我……害我死一次?”
    杨光脸上的血色霎时退得无影无踪,两手又开始不自觉地绞在一起,紧抿着嘴唇不说话。
    “阳光哥哥,你真的变了吗?”兰佳思的声音变得空荡了许多,脸上的神采也黯然了许多,再也没有了小萝莉的天真。
    杨光抬头看了看她,又把眼神投到左前方。那里徐亚斤正直直地站着,静静地看着他。
    女王……他心头忽然一动,再面向兰佳思的时候,已经非常坚定,“我没有撒谎。”
    旁观席上的陈军,已经恨不得缩到西装衣领里,咧着嘴笑个痛快。这个正太,真是太逗了!他值了,值了!
    “你!”兰佳思气得双目赤红,张着手就要扑上去。
    “肃静!肃静!请注意法庭纪律!否则本席告你藐视法庭!”法官把锤子都要敲断了,显然已经忍到了极限。
    带着保镖来法庭闹事,现在的小姑娘真是越来越无法无天了!
    随着法官的呵斥,庭上迅速出现一大批庭警,冲过来就压制住了兰佳思三人。正在这时,侯审厅的门被人急急推开,一个西装革的中年男人满头大汗地跑了进来。
    他走到兰佳思身边,低声在她耳边说了几句话,兰佳思立马就僵着脸不再动作。只愣愣地被他拉着,直往庭外走。
    徐亚斤看着那中年男人的背影,觉得有些眼熟。想了好一会,才想起来那人是兰府的管家。
    看来这件事情也就到此为止了。她回头看了眼垂着头的杨光,心头稍稍就松了口气。
    由于证人当庭翻供,再加上没有确凿证据,被闹得脑袋发胀的法官当庭宣布了被告无罪。
    徐亚斤第一时间就冲到了因为发愣还未撤退的杨光面前。
    徐花痴扭着身子,很想上去拥抱一下杨光正太,却被理智小人一句“矜持”给打发到了无边。徐亚斤只看着愣愣发着呆的某只兔子,轻轻伸了手,然后非常果决地把他拉了出来。
    杨光这时才回过些神,抬头一看居然是女王拉着他的小手,脸立马如火烧云般灿烂了起来。
    他轻轻晃了晃徐亚斤的手,凑近她耳边贼兮兮地说道:“亚亚,我没有说谎哦。”
    徐亚斤的心忽地就那么一跳,转身轻轻捏了捏他的手,凑到他耳边小声说道:“我知道。我们回去再说。”
    杨光被她呵在脸上的气闹得直接羞得缩了缩脖子,也不在说话,由着人拉着往前走。那小宇宙里已经甜蜜到就差能爆出糖炒栗子了。
    某人默默地觉得,怪大叔其实是好人,他的话还是很有道理的!
    徐亚斤走前,扫了扫旁听席,没找到涂画画的身影。她不禁瘪了瘪嘴,有些怀疑涂画画的恐男症又严重了。
    “亚斤,恭喜你。”陈军早在道上迎着两人,成熟的脸上挂着舒心的笑容。
    “切,什么时候这么矫情了。”徐亚斤捶了他一拳,拎着杨光目不斜视地就往前走。
    “你这死丫头!”陈军捂着被捶地闷痛的胸口,愤愤地嘀咕起来,“要不是我,你能这么安全过关嘛。”
    出门的时候正好碰到收拾完东西准备回去的罗检。徐亚斤对这位还是有些尊敬的,欠过身子让他先走。
    罗检也不退让,直直地走了过去,却在门口慢慢地转过身子,一本正经地朝徐亚斤伸出一只手。“徐律师,希望有机会合作。”
    徐亚斤一愣,有些意外地伸出手与他轻轻握了一下,恭敬地回道:“谢谢罗检。”
    罗检的千年冰山脸上依然没有什么表情,默默地瞟了一下杨光,随后冲着徐亚斤轻轻点了点头,便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