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你好》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阳光你好- 第20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杨光想也没想就要追出去,可才刚移开椅子,女王一个冷眼瞥过来,吓得他立马很没出息地坐了回去,对着对面的小刘欲哭无泪。
    “杨光,请你说一下你被曾进浩挟持的过程吧。”小刘面对杨光的时候,那气明显的顺了许多。徐亚斤也是看出他面对自己太过紧张,才一录完就避了出去。
    在跟我说话吗?杨光的心早就跟着女王飞出去了,迷蒙中听到自己的名字,有些迷茫地望了望对面,随即便沮丧地垂下了头,心想着,“女王什么时候来接我啊,那个坏大叔就在外面呢。”
    “杨光?”小刘有点hold不住这位漂亮的同学,小声叫了他一声,“你记得吗?那天晚上你是怎么碰到曾进浩的,还有是怎么被他挟持的,他跟你说了些什么?”
    他一连问了好多个问题,哪知杨光却低着头一点反应都没有。警察同志脸上比见到徐亚斤时还要精彩,一副也快要哭的样子。如果这人不是跟“三笑女王”一起来的,他早就抽过去了……这么不合作的孩子,谁家养的!
    等徐亚斤与杨朔再进来的时候,里面的气氛已接近冰点,冷飕飕地散发着生人勿进的讯息。
    徐亚斤顿时有种不好的预感——这只兔子不是又犯怵了吧?
    杨朔那只老狐狸自然也看出了异常,皱着眉教训起自家手下,“小刘,这么久了连个笔录都没录好?”
    小刘正盯着杨光出神,一时没注意他们进来,这下被吓得跟弹簧似的从椅子上弹了起来,对着队长一通稍息立正后,磕磕巴巴地抱怨,“队……队长……他……他不……不理我啊!”
    徐亚斤默默地转过了脸,那种“我家儿子真不懂事”的颓废感又席卷而来。
    杨朔看了眼仍旧低着头发呆的杨光,又是好气又是好笑,却也只当他是个孩子,凑过去低头轻声哄道:“杨光?想不起来那天的事情了吗?你不要害怕,慢慢想,不急。”
    杨光正沮丧万分地默数着女王离开多长时间了,刚数到半个小时,耳旁忽然响起一男人的声音,吓得他立马从椅子上弹了起来。待看到是杨朔时,那眼睛唰地就绿了。
    他愤愤地盯着坏大叔,正想着要往那边跑,偷眼瞄到站在远处的徐亚斤,立马化身为红眼赤兔,哗啦奔了过去。
    “亚亚……”他跟一只被人抛弃的可怜宠物一般,可怜兮兮哀怨万分地扯了扯徐亚斤的衣角,欲说还休。
    徐亚斤额头冒着一层冷汗,冲着在场的另外两人不好意思地笑笑,“大概是怕生。”
    杨朔看了眼缩在徐美女身后的某人,心说“估计是还没断奶”,想想又觉得不对,“我可不想要这么大一个儿子”,想完又觉得自己想远了,有些不好意思地冲徐亚斤笑笑,“亚斤,要不你就留在这边一起录吧,正好我也有些问题要问他。”
    徐亚斤看了眼委委屈屈的杨光,无奈地说道,“也好。”
    笔录重新开始,可那情况却好不了多少。杨光身上就像是装了一盏超强智能过滤器一样,凡是男人的声音,他都自动过滤,可以说理都不理,就闷着头装死人。
    在两位警察叔叔无奈至极的目光中,徐亚斤只好忍着怒气代问。
    “你那天什么时候遇上曾进浩的?”
    杨光抬头看了她半响,没弄明白这个曾进浩是谁。
    徐亚斤揉着有些突突跳的太阳穴,压着声音解释,“就是那个没让我们吃饱火锅的坏蛋!”
    “哦……”杨光恍然大悟,随即撅着嘴抱怨,“他把我的猪踢飞了。”
    几人面面相觑,显然频道又答错了。
    她只好换个方式问,“那天你留给我字条以后就进山找我了?”
    “嗯!”杨光眼睛亮亮的,“亚亚你收到字条了呀?那个我把东西给带路的小孩了,你没生气吧?”
    ……
    徐亚斤有些无语,“是,我没生气。”还好你没笨到家,要不是那字条我们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找到你。
    杨光一听就高兴了,话也多了起来,“那个小孩子走路好快,我都跟不上。那只猪也跑得好快,我本来都不要跟它玩了,然后那个坏蛋就出来把它踢飞了。”说到这,他忽然很狗腿地冲着徐亚斤嘚瑟起来,“亚亚,我很乖没跟坏蛋一起哦。我听你话一看到坏蛋就跑了。”
    似乎说到重点了。徐亚斤佯装生气道,“我看到你的时候你可是和他在一起的!”
    “没……才没有!”杨光急忙反驳,可是一想到自己好像是和那个坏蛋一起来着,只好哭丧着脸辩驳,“我才没有要和他一起,他打我脖子,然后我就睡着了。我可没有要跟他一起的!”
    “他打你了?”徐亚斤紧张的问道,可这两天也没看出来他哪受伤了。
    “嗯!”杨光伸过脖子给她看,“就是这里,好痛!”
    曾进浩的手劲她们是知道的,平常一个五大三粗的男人他都能轻易放倒,更何况是杨光这种细胳膊细腿的。徐亚斤看了看,他右边的脖颈处果然还有些红,轻轻碰了一下,杨光就皱着眉直哼哼。
    她有些生气地戳他,“叫你往林子里跑,没被野猪吃了算你走运!”
    杨光一下子委屈了,可怜兮兮地缩了缩头,闷声回道:“是你不带我去的。”
    这还怪起我来了?徐亚斤有些无语,转头看了看杨朔,用眼神询问他还有没有要问的。
    杨朔结果话头问道,“他带你去婆梭湖中心的时候你知道吗?”
    杨光直接无视了他的问话,很认真地玩起了徐亚斤的衣角,仿佛要从那浅灰色的灰布中找出一些花来。
    杨朔转移话题,再接再厉,“他有没有跟你说过什么特别的话?”对于曾进浩死前的反常表现,他们一直难以理解。一个凶狠的歹徒,突然像个孩子一样哭,最后还自杀,肯定是有隐情的。只是现在死无对证,他们要查证已经难上加难。
    杨光继续找花,坚决不跟坏人讲话。
    杨朔揉了揉眉心,求救似地看徐亚斤。打又打不得,骂了肯定也是这副模样,他是真的对这位祖宗没辙了。
    徐亚斤一把握住杨光作案的手,牙有些痒,但是在外面也不好发作,气得都想发笑,“杨光,你知道就吱一声。”
    杨光沉默——我不知道。
    徐亚斤压着最后一丝怒气,转头对杨朔道:“我们看到他是被扛出来的,那时他还没醒。以曾进浩的作风,如果之前他醒着,肯定被侵犯了。所以他们应该也没机会讲话,你们也别在杨光身上浪费时间了。”徐亚斤忍着一句话没说,就算你们查死,估计也查不到他反常的原因。
    杨朔还是有些失望的,这时也只好作罢,“我也是抱着一丝希望,他的作案动机我们一直没有明确的定义。”
    作案动机?徐亚斤敛了神色。他的作案动机她倒是知道一点,但并不确定。总觉得心底的那个答案太过残忍,让她下意识的回避。
    “亚斤?”杨朔见她发呆,忍不住叫她。
    徐亚斤对他这几天突然亲昵起来的称呼,有些不习惯。他们平常业务上虽时常往来,却也是客气有礼,远还没到这样。
    客气地挥了挥手,她避重就轻地说道:“曾进浩受到家庭的影响蛮大的,具体的我也说不好。有一点可以肯定的就是他是单人作案,死了也就结束了。”
    杨朔倒是得到了莫大提示一般,欣喜地看着徐亚斤,“你是一语惊醒梦中人啊!好了,这件事也让你们忙了那么久,这样吧,中午我请客,一起?”
    徐亚斤本想拒绝,可一想到彼此以后免不了要交集,也不好太弗了人家的好意,遂点点头答应了下来。
    杨朔心下一喜,忙站起对着小刘道:“你去‘千佛’定个包厢,叫大伙都准备一下。”
    有人请客吃饭,其他人都是高兴的,只杨光同学嘟着嘴不乐意起来。他抬头看看没什么表情的徐亚斤,又转头偷瞄了眼一脸嘚瑟的坏大叔,小宇宙爆发了起来。
    哼,坏大叔居然要拉女王去吃饭,女王明明是要跟我一起吃饭的!坏人,你以为就你有好吃的吗?
    他嚯得抬起头,眼里闪过一丝坚定,握着拳对徐亚斤道:“亚亚,你等我!”
    说完,迈着长腿窜得无影无踪。
    徐亚斤一脸的莫名其妙,想喊他,已经没了人影。

  ☆、第29章 醋意,横生(四)

(四)
    “千佛”是一家特色菜馆,虽及不上几星级的酒店,却胜在味道。许是主人与佛有缘,顶着时尚的装修愣是取了“千佛”这么一个虔诚的名字。店一共两层,包厢数十,古朴的外观里有着现代化的精致,才一进门就有一股特殊的香味扑鼻,勾人食欲。
    这家店别看不大,生意却极好。徐亚斤一行到的时候,大堂里已经座无虚席,好在他们提前订了包厢,不然不知得等多长时间。
    服务员熟门熟路地领着几人来到预定的包厢。“弥勒佛”?徐亚斤盯着门厅上明晃晃的鎏金大字,有种被噎到的感觉。
    好在包厢里面还算正常,圆桌木椅,与平常的饭点没什么两样。
    杨朔客气地拿过菜单,让徐亚斤先点,“亚斤,来,喜欢吃什么就点。他们这里的菜味道都不错。”
    徐亚斤在这方面从来不客气,把两本菜单分给旁边坐着的一位师姐,翻开自个面前的那本,便寻思了起来。
    佛跳墙,佛如意,佛光普照……这些神奇的名字,要不是旁边有配图,徐亚斤还真不知道这些是什么。她挑了两个看上去不错的点了,便把菜单递给了坐在右侧的杨朔。
    “要等杨光吗?”点完菜,杨朔转头问她。
    “额……”徐亚斤也弄不清楚兔子最后那句“等我”是什么意思,正想说不用了,手机响了起来。她朝杨朔抱歉地抿了下嘴,便拿起手机翻看起来。
    是短信。
    “亚亚,你在哪里呀?”
    敢情还是要过来?徐亚斤飞快地打出一行地址,没过几秒又有信息进来。“等我哦。”
    杨光自从知道手机除了打电话之外还可以发短信,就迷上了这种文字游戏。每次有事没事,只要想起女王了,就发个短信过去。最后一般都是徐亚斤恶狠狠地回过去一条“今天不许再发给我”,他才委委屈屈地发个“哦”,默默地等第二天天亮……
    杨光很快便到了,脸蛋红扑扑的,不知道是赶路赶的还是别的什么原因,总之那眼里流光溢彩的,能把人给灼烧了。
    徐亚斤看着他手上熟悉的食盒子,一口茶水噎在喉里却怎么也吞不下去了。我……我可不可以装死?
    徐女王第一次有种想遁地的感觉。
    杨光走近看到坐在徐亚斤右侧的杨朔时,眼又绿了起来。抿着嘴,两眼在他和椅子间不断扫射,大有要把他烧成灰的架势。
    徐亚斤右手撑着头装没看见,她可以肯定如果这时候凶他一句,他肯定能当场哭出来。拿着食盒的杨光威力可是很强大的!
    倒是坐在她左侧的那位师姐撑不下去了,看到自家头儿一点动的意思也没有,赶忙从座位上站起来,对着杨光和蔼可亲道:“杨光,你过来坐这里吧。”
    杨光竖着耳朵听了听,仍旧不动,非要杨朔让不可。
    徐亚斤又是好气又是好笑,放下手,凉凉地飘来一句,“菜要凉了。”
    杨光唰地像是被点到发条一般,赶忙把手上拎着的盒子放到徐亚斤面前,又开始狗腿上了,“亚亚,我做了你最喜欢吃的醋香里脊,还有芙蓉三素、油焖虾和冬瓜薏米排骨汤。”
    接下来,众人看着他变戏法似的,从三四十厘米见方的食盒里端出三菜一汤来。那菜香,从他一打开食盒就飘了出来,居然压过了这“千佛”的菜肴。
    “亚亚,你吃。”杨光拿起筷子递给徐亚斤,坐到她左侧,眼巴巴地望着她。
    徐亚斤有些汗颜地接过那双专用的花钢筷,对着在座的众人道:“你们别管我们,大家随意。”
    “哦……哦……”在座的警察同志们全都看得有些云里雾里,要不是知道杨光是无害的,还真要以为他是专门来找杨朔的茬的。
    倒是杨朔,忍着笑坐在一边,被他的孩子举动给逗得哭笑不得,抬手对众人一挥,“都吃吧。”说完他又特意指了指杨光带来的那三菜一汤,一本正经地说道,“这几道是女王专用,大家千万别动。”
    徐亚斤一口冬瓜汤卡在喉里,抬头愤愤地瞥了杨朔一眼。敢揶揄老娘?
    杨朔忍着笑意迅速地转过头,一副我是无辜的模样。就是苦了其余几人,看看满桌的美食,又看看徐亚斤吃着的那几盘,有些不好下手起来,就怕杨光把满桌菜都归为“女王专用”了。
    几人吃了不到三分钟,包厢门被人从外面轻轻打开。杨朔看着进来的服务员问:“我们的菜已经上齐了吧?”
    那服务员还未来得及说话,她身后又窜进来一个头。紧接着兰佳思一蹦一跳地走了进来,对着大家笑得异常灿烂,“大家好啊!”
    她边说着边走到杨光身边,一把拉起坐在他左侧的一位警察叔叔,老大不客气地就坐了下去,冲着抬起头看她的徐亚斤说道,“阳光哥哥叫我来的!”
    徐亚斤暗暗剐了杨光一眼,对这位千金连招呼都已经懒得打,低头继续吃她的。
    杨朔几人这时才反应过来,连忙让服务员加位子。反正多一个少一个,也没差多少。
    “阳光哥哥,你们怎么找了这么偏的一个地方,我还以为你跟我说错了呢,害我找好久。”兰佳思才坐下,便拉着身边的杨光抱怨。
    杨光停下给徐亚斤布菜的手,转头看了她一眼,无辜地回道,“没错啊,我都到了。”说完,转头继续给女王布菜,边夹边夸,“亚亚,这个虾很新鲜的,你吃。”
    虾被特意去壳才炒的,配上杨光特意调制的酱汁,光那颜色就比平常的鲜亮许多。徐亚斤夹起咬了一口,浓淡适中的酱汁瞬间在舌尖弥漫开来,美得她恨不得把舌头都给吞下去。
    杨光真个心思都在徐亚斤身上,间或夹两筷子到自己碗里,一副旁人都是摆设的样子。兰佳思什么时候受过这种冷遇,顿时不乐意了。
    她瞟了几眼满桌的菜,看到徐亚斤面前那几盘似乎有些不一样,众人连夹都不来夹一下,分明是他们特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