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你好》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阳光你好- 第13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兰夫人,视频我可以给你,但其他的恕我无能为力。”徐亚斤从抽屉里拿出一个u盘,站起来递给她,“这是全部,我保证没有备份!”说着,她还俏皮地举起双手摆了摆。
    兰夫人还未从刚才的愁思中解脱出来,见她的举动愣了愣,才笑着接过,“我自然信得过徐律师的。”
    徐亚斤送兰夫人出门的时候,又是一个不速之客跃了进来。
    “佳思?”兰夫人显然也是吓了一跳,拢着披肩连忙迎了上去。
    “妈妈!”兰佳思一身粉嫩洋装,雀跃地扑进她怀里,埋着头撒了会娇才直起来,看到站在旁边的徐亚斤,调皮地吐了吐舌头。
    徐亚斤面容有些抽搐,眼前的这个可爱小萝莉和视频中那个大胆的变脸神人交叠着出现,请原谅她有些被扭曲的三观……
    兰佳思长得很像母亲,大大的眼睛,白皙的皮肤,樱桃小嘴,组合成一张懵懂无辜的娃娃脸。笑起来的时候,天真无邪。除却少了母亲的那份成熟典雅,完全是另外一个兰夫人。
    这样一个孩子,怎么那颗心就长偏了呢?
    她忽然想到一类人。那类人永远是一派无害的模样,却总是无辜地做着令人大跌眼镜、咬牙切齿的事情。事后,他们却一点犯错的自知都没有,继续懵懂无知。杨光和兰佳思就是这样的人,只是杨光的无辜,是让人怜爱,而这位兰千金……徐亚斤恶寒,不敢苟同。
    有句老话,背后不能想人。这不,她才一转念到杨光身上,再抬头,那个一身蓝色,拎着两只沉甸甸的食盒兴奋奔过来的,不是他又是谁!
    “亚亚……”杨光一进门就看到徐亚斤,兴奋地跟见到胡萝卜的兔子似地跑了过来,走到她跟前时依然有些羞怯的软软地叫她。
    徐亚斤抬手看了下腕表,十二点整,这只兔子真是个守时的好孩子。她正想让他先进去,旁边自杨光出现就看得直了眼的兰佳思忽然窜了上来,一把抱住杨光,泪眼朦胧地喊着:“阳光哥哥……阳光哥哥,是你吗?”
    徐亚斤还未反应过来,杨光已经惊得手脚并用地想要爬出她的怀抱。由于他手上拎着两只食盒,动作看起来就像只摇头晃脑的笨熊,陷入了一个一脚深的洞穴里。
    兰佳思却兀自激动着,拉着杨光上上下下瞧了个遍,喜极而泣,“阳光哥哥!你……你不记得我了吗?”
    杨光对一个陌生生物的熊抱惊得早就没了思想,挣脱不开只好焦急地看着徐亚斤,眼睛都红了起来,“亚亚……”
    徐亚斤看了看他手上摇摇欲坠的食盒,口水条件反射地滋润起来。她悄悄往前走了两步,弯腰从他手中接过食物,抬头好笑地看看兰夫人。
    被自己女儿的行为惊得石化的兰夫人,这才醒过神来,连忙上去拉开自家女儿,不满地嗔怪,“佳思,你干嘛呢!”
    “妈。他就是阳光哥哥,我终于找到他了!”兰佳思娇俏的脸上因为激动而闪着红晕,拉着母亲急急地解释着。
    “阳光?他就是阳光?”兰夫人转头看了看杨光,有些不可置信。
    “对,肯定是他!”兰佳思一手拉着母亲,一手又想去拉杨光,却被他快速地躲到了徐亚斤身后。她的脸立马垮了下来,泫然欲滴。
    兰夫人看着跟只兔子一般胆小的男孩子,恍惚中有双眼睛和面前这个人重合起来。只是,这性格——似乎大变样了啊。
    “亚亚……”杨光在徐亚斤背后小心地扯了扯她的衣角,贼兮兮地说道,“我们去吃饭吧。”
    徐亚斤浑身僵了一下,有些无可奈何地朝兰氏母女笑笑。这只兔子,为什么每次都能这般令人抓狂。明明是他的事情,却能弄得跟他毫无关系一般,果然是那一类人中的极品啊!
    “阳光哥哥!”兰佳思见他要走,立马又窜了上来,从徐亚斤身后一把揪出他,两眼红红地问,“你真的不认识我了吗?我们以前说好要一起扛着电脑打怪兽去的!”
    电脑?怪兽?杨光有些茫然地歪着头,脑中有些顿顿的痛。
    “还有还有,你说过以后要用电脑给我换好多糖吃的,你忘记了吗?”兰佳思软软的声音响彻整层办公楼,让很多午休没事干的律师都凑了过来。
    换糖吃?杨光的头更痛了。他最喜欢电脑了,怎么可以拿去换糖?
    “你是不是还在怪我跑了?可是我也不是故意的。”兰佳思说道这,忽然伤心地呜呜哭起来。
    杨光茫然地抬起头,有些不解地看着她。
    “阳光哥哥,以后我们不分开好不好?”
    “阳光哥哥,我爸爸妈妈来接我了,我不想回去怎么办?”
    “阳光哥哥,你能不能不要忘记我?”
    杨光脑中晕茫茫的,那些儿时的记忆像是穿过了几个世纪,遥远而空洞。他回过神的时候,已经抬手轻轻擦着她的眼泪,轻声说着:“小美女,不哭。”
    “你……”兰佳思喜极而泣,抱着他又哭又笑,“你真的记得我啦?”
    杨光这才有些不好意思,连忙缩回手,有些腼腆地朝徐亚斤身边挪了挪,轻轻应了一声,“嗯。”
    徐亚斤垂在一边,静静地看着两人的互动,心里忽然有些酸酸的。这种酸楚很微妙地从心里一点一点拔丝,慢慢地汇在心头,到最后竟然凝聚成一股——“吾家有儿初长成”的成就感!她酸酸的感慨,这是要嫁儿子的伤感吗?只是这只萝莉……好吧,她确实有偏见,不待见。
    只是那参杂着成就感的伤感还没来得及酝酿好,杨光那千年无辜的“不食烟火”功底已经发挥得淋漓尽致,他说得更小声了些,也更加如做贼一般,深怕被别人听到来分吃的!“亚亚,我们去吃饭吧。”
    徐亚斤已经无法直视,拎着两盒子和某只兔子就逃进了办公室,留下一室的闷笑声和一对大眼瞪小眼的母女。

  ☆、第19章 深山,追踪

(一)
    “叮铃铃……”徐亚斤烦躁地抓起桌上的座机,待听到那头的声音后,怒冲冲地喊了句“他还没来”就扔了话筒。
    只是没过几秒,白色的手机在桌子上也飞快地叫了起来。
    徐美女忍无可忍地接起,“小妹妹,听不懂人话吗?我说杨光还没到!”
    电话那头的人丝毫没被她的怒气吓到,仍旧甜甜地问着:“姐姐,那他什么时候到啊?”
    徐亚斤正想骂娘,办公室门就打了开来,杨光提着两个食盒,脸红红地走了进来。她的情绪已经被一上午的电话轰炸点到了最高点,此时见到罪魁祸首,“咻”地把手机丢给他,“你的电话!”
    杨光拿着电话一脸莫名,突然灵感一闪,很狗腿地把电话递回给她,“亚亚,你的电话。”
    徐亚斤扶额,一万只狮子在脑内狂奔!她咬着牙,一字一句地回道:“我、让、你、接、电、话!”
    杨光被吓的缩了缩头,有些不知所措地把电话放到耳边。只是还没靠近,电话那头就有一个声音叽叽喳喳地响了起来,“阳光哥哥,阳光哥哥,我是佳思啊!”
    他明显一愣,眨着眼睛一本正经地回道:“哦。”随后——“啪”地按了结束通话,乖巧地把手机递回给徐亚斤,“亚亚,我们吃饭吧。”
    徐亚斤看着再次作响的手机,欲哭无泪。吃饭吃饭,你每天就只想着“我们吃饭吧”!她索性关掉手机,拔了座机的电话线,拉着他来到沙发边。
    杨光对女王突然的“亲昵”很是激动,红着脸不知如何是好。慌乱中想起得先吃饭,于是很是激动的打开食盒,把午餐一份份摆出来。
    他指着一叠金黄喷香的蚕蛹说道,“亚亚,你最喜欢吃的。”
    徐亚斤再次扶额,一脸纠结地咽口水——算了,吃饱最大!没吃饭之前,休想跟他谈一句跟午饭无关的事情。
    杨光就是有这种能力,无论两人讲的什么话题,他都能在下一秒用一脸无辜把话题引到——我们吃饭吧上面。这点,徐亚斤已经不想再验证。
    又是吃得肚滚肥圆,徐亚斤撑着腰在办公室散步消食,边走边劝解:“杨光,今天天气那么好,去跟你的小美女约会吧。”
    杨光收拾碗筷的手一咯噔,抬眼嚯嚯地看向徐亚斤,“亚亚,我没有。”
    徐亚斤摆摆手,继续说着:“你也不小了,天天在我这窝着做家庭煮夫,像什么样。虽然这兰家千金……”说到这,她咳了咳,有些不大习惯背后说人是非,“你还是去约会吧。”
    杨光的眼里已经布满委屈,“我没有。”
    “我是让你有啊!”徐亚斤真想拿个机器来查查他的波段到底在哪里,为什么沟通起来那么困难!
    “我没有。”杨光眼里已经有泪雾漫上来,瘪着嘴一副快要哭的样子。
    徐亚斤的耐心磨光了,嚯得抓起他就往门口送。“我知道你没有,所以现在就去约会去,还有让她不要再打我电话。你自己不是有电话嘛!”
    杨光被拉着,急得连忙解释,“我只接亚亚的电话的!”
    ……
    苍天!徐亚斤忍无可忍地把他推到门外,不顾他死命扒门框,“啪”地就关上了门。只是……今天这声音似乎有些不对劲啊?
    徐亚斤惊恐地转身,顿时冷汗涔涔。她连忙打开门,惨兮兮地看着门缝。
    杨光哆嗦着抽回自己的食指,眼泪哗啦就流了出来。
    十分钟后,半小时后,一小时后……徐亚斤走不动了,嗖地站到杨光面前哀求,“我求求您,祖宗,您别哭了行吗?”
    杨光吸吸鼻子,瓮声瓮气地回答:“好。”女王跟我讲话了,那是不生气了吧?
    某男后来回忆,他真的不是被夹哭的,他只是以为女王不要他了,吓哭的。
    “约会事件”就这么无疾而终,徐亚斤是不会再去自讨没趣。杨光同学就这么用一小时的眼泪,枪毙了自己可能有的春天。
    晚饭时间,徐亚斤看着他肿的跟紫薯似的手指,良心不安。遂免了他辛苦做饭,拉着他去外面小浪漫一下。
    她挑的是一家火锅店,两人点了一只番茄锅底,喜滋滋地涮起羊肉来。
    杨光翘着包的跟只粽子似的食指,拿着勺子左右手齐上,一看到羊肉熟了,就立马掏到女王碗里。徐亚斤这阵子被他伺候惯了,也不矫情,放开胃猛吃起来。
    一边吃,一边感叹,又要肥了又要肥了,这得消耗多少脑力才能减得回去。好在她的工作实在是忙,这么吃也没长多少肥肉。
    “你自己也吃点呀,我去躺洗手间。”吃到一半的时候,徐亚斤三急,在杨光可怜兮兮的目光中遁进了厕所。她敢肯定,如果她问一句“你要一起吗?”他肯定能跟进女厕!
    洗手间的洗手台是男女共用的,徐亚斤解决完出来洗手的时候,有好几个人在排队。她百无聊赖地站在后面等,眼睛漫无目的地瞟着。
    忽然,一个熟悉的影子出现在对面洗手台的镜子里。她猛地擦了擦眼睛,暗嘲自己最近是不是真的太累了。那个人,决计不可能出现在这里吧?
    虽然心里这么安慰着,可在她快回到座位的时候,还是被自己的直觉给打败了——只见她的位置上,此时站着一个高大的男人,正府着身子对着杨光。
    徐亚斤庆幸她刚走的时候拿了手机。只是电话还没拨出去,已经有人先打了进来。她连忙接起,急急地讲道:
    “曾进浩越狱了?”
    “曾进浩越狱了!”
    电话那头的杨朔显然没想到她已经碰上,连忙回答:“他今天装病在去医院的途中逃了,你见到他了?”
    “我们在廖川火锅城,你们快点!”徐亚斤也不废话,急忙讲了几句就挂断。她的眼中,全都是那只快要哭泣的兔子。
    那边,曾进浩紧紧地凑在杨光面前,伸手抓他的脸,“小*,我说过我们还会见面的!”
    杨光闪躲着眼神,对面前这人早就没了印象。他不喜欢陌生人的触碰,却避不开,此时正急得面红耳赤。
    “啧啧,还是这副小媳妇模样,真是让哥哥心痒痒啊。来,我们去个没人的地方,哥哥保证好好疼你!”他说着,就上来拉杨光。
    徐亚斤的浓浓的保护欲一下子冒了出来。见过猖狂的,没见过这么猖狂的,越了狱还敢堂而皇之地出来犯案!
    “放开他!”徐亚斤跟只护犊的母老虎一般,噌地冲回座位,一把把杨光拉到身后。
    “臭□□,又是你!”曾进浩狠狠地吐了口口水,朝着两人迈进一步,“我正要找你,你倒是自动送上门来了!”
    徐亚斤把杨光一推,自己一个矮身躲开他的触碰,抬头冷冷地奚落:“我还以为你有什么本事,也不就是装病逃跑,你以为你能跑的了?”
    “哼,女人就只会逞口舌之快。我知道你,徐亚斤徐大律师,至今没败诉过,柔道红带,伸手还行。”说到这,他忽然轻蔑一笑,“不过你觉得就你那点本事,能奈何得了我?”
    徐亚斤神情更加冷然,“我是打不过你,不过我可不是一个人!”
    曾进浩听后哈哈大笑起来,“你是指望你身后这个小美人吗?呵呵,不过瞧着你也是一美人,哥本来对女人不感兴趣,可是你这么投怀送抱,要不我就勉强收了你吧。就是不知道这女人的味道尝起来怎么样!”
    徐亚斤两手紧紧得握了起来,余光朝四周瞄了瞄,突然端起桌上的火锅盘朝他猛地丢了过去,“那就要看你有没有这个命!”
    场面一下子混乱起来,邻座的顾客全都抱头鼠窜起来。
    滚烫的汤底朝着曾进浩浇过去的时候,一群便衣警察也随之赶到。曾进浩一见情势不对,丢下一句“你们等着”就趁乱跳窗跑了。
    “徐律师,你们没事吧?”杨朔风尘仆仆地赶过来,脸上挂着因为急跑渗出来的汗珠。
    徐亚斤摆摆手,转身拉过吓蒙的杨光,低声哄着,“别怕,没事了。”
    杨光眼圈已经染上了红色,抬眼可怜兮兮地看了她一眼,便瘪着嘴巴缩在她身边,一句话也没有。
    “你乖。”徐亚斤伸手拍拍他的头,有些担心这孩子会不会被吓傻了。她是很怕,很怕他因此有了心理阴影,无法控制地怕!
    杨光又缩了缩头,挨得她更紧了些,还是不说话。
    旁边杨朔早就看得直了眼,他把眼睛擦了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