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有谋》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嫡女有谋- 第55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陆诗双跟栾月的唯一区别便是她右眼眼角下面有一颗鲜艳欲滴的朱砂痣。
    此刻那粒朱砂痣变得妖娆异常。
    “即使永世不得超生,我栾月也要将你们欠我的讨回来!”她看到陆诗双眼中的惧怕还有恨意,笑的妖娆无边,移动到她身边,摸着她的眼眸,这一次竟然可以真实的摸上去了。
    她猛地一用力将手指插入了陆诗双的眼眸中,瞬间一声惨叫还有一串血花从里面涌出,萧占站在旁边根本来不及反应。
    等到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却不能动了。
    陆诗双捂着自己的眼睛,恶狠狠的看着月娘:“贱人!你这个贱人!”
    月娘上前一把将她的四经脉挑断,脸上带着快意看萧占:“心疼了?你可知道当年她就是这么对我的?”
    尖锐的指甲猛地又是一个用力,她狠狠的抓破陆诗双的脸蛋,啧啧赞叹:“这脸过了两百年还是那么柔嫩,可是我怎么就看在眼里这么不舒服呢?”她的指甲已经扣进了肉里,戳到了脸骨,疼的陆诗双尖叫不已。
    萧占站在旁边动也不能动,看着地上翻滚的陆诗双,沉痛的目光落在月娘身上:“毕竟她是你的姐姐,得饶人处且饶人。”
    “得人处且饶人?这个世界上最没有资格说这句话的就是你们两个人!我今日所得拜谁所赐?都是因为你们!”她狰狞的笑,轻柔的将陆诗双的双手砍下,看着那双愤怒的单眸,她笑的轻蔑:“我知道你这两百多年研究巫术,以为自己很有成果吗?陆诗双,我告诉你,你知道的那些都是皮毛!”
    “恨我吗?我也恨你呢!我真的是恨透了你们两个人,一个道貌岸然,一个心狠手辣……”她留下陆诗双的一只眼,转身来到萧占面前,手成爪形在他胸前比划:“永远都不要跟自己不知道的力量作对,因为你根本不知道它到底有多么强大!”
    “这两百多年的生命算我月娘施舍给你们的,现在怜悯该收回了……”她笑的肆意,尖锐的指甲穿过衣服戳进了他的胸膛内,听见陆诗双尖锐的吼叫声之后,她看向萧占的表情,缓缓的吐出几个字:“我后悔当初救了你。”
    萧占眼中的亮光一下子消散了……
    她慢慢的捏紧血肉里面的跳动,一点一点用力,细细的打量面前的男子,一如往昔那般让自己痴迷。
    “住手!”陆诗双不知道用什么法子挣扎想要起身,朝着他们这边恶狠狠的看过来:“你不能杀了他!不准杀了他!”
    “你以什么样子的身份这样命令我?”月娘的魂魄越发透明了,几乎与黑夜融为一体,她面无表情的看向那边。
    陆诗双咬咬牙,看着因为萧占灰色的长袍上顺延而下的血迹,开口:“凭我是你的姐姐!”
    “姐姐?”月娘闻言松开手,却将萧占手心里的玉石捏在了自己的掌心中,慢慢的朝着陆诗双飘过去:“时至今日你到底是承认你是我的姐姐了?”
    “可是这世上哪里会有姐姐对自己的亲妹妹下狠手呢?你这一句姐姐未免太可笑了。”她眯着眼睛看着下方的女人,真是如玉的面容啊,美人皮之下藏着如此狠毒的心。
    “所有的苦果,我自己来承受,你不要伤害萧占。”陆诗双看了一眼那边的男人,说道。
    “晚了……”月娘将那颗困住自己灵魂的玉石放在手心中,闪烁微凉的冷光,陆诗双当下便知道她要干什么了,花容失色的喊道:“你疯了吗?!”
    “疯?”月娘自嘲:“疯又如何?你们欠我的,不会以为我当真不计较了吧?”
    你们欠我的,我都会悉数收回,哪怕魂飞魄散,在所不惜……
    “……月娘,停手吧,我们一起去轮回。”萧占捂着胸口跪坐在山洞中,脸色苍白的看着她。
    “喝了这孟婆汤,一切便烟消云散吧,不要再折磨自己了。我萧占欠你的来世再还……”
    “住口!”月娘猛地捏紧手,玉石碎了一点。“轮回?你到最后都还是为了这个女人考虑,她到底哪里比我好?你到现在还想着如何保全她!”
    胸腔中充斥着愤怒,几乎要将她的灵魂灼烧殆尽。
    到底陆诗双哪里比得上她?!
    “凭什么!”她眼角有泪光闪过,到底凭什么?
    萧占看了一眼颓废倒在地上的陆诗双,声音低哑:“……凭我爱她。”
    纵然万般压过她,却最终还是敌不过你一句凭我爱她。
    萧占……你是这世间最狠毒的男子,伤人伤的这般柔情蜜意这般痛入骨髓。
    娶她是为了那个人,伤她是为了那个人,现如今求她还是为了那个人……
    玉石碎了,在陆诗双满眼惊悚的目光中从空中掉落。
    不同的人施加的力不一样,如果是她来捏碎,灰飞烟灭的只有栾月,但现如今捏碎玉石的是栾月,那么等待他们的便只有……
    “哼!”来自地狱的阴冷气息,一黑一白拿着镰刀的人从黑暗中出来,看着地上的一男一女冷哼:“大爷我就说呢,总是少两个人的魂魄,两百多年了,可算是找到你们了!”
    说着上前拿着刀将他们的魂魄从身体里勾出来,拿着锁链绑着,语气阴森:“妄想逃避天命,等着下十八层地狱吧!”
    陆诗双看了看还在空中对着自己笑的栾月,突然尖叫:“那边还有一个人,你们为什么不带走她!”
    白无常上前一刀砍在她的腰上:“还想拖别人下水吗?真是个恶妇!”
    黑无常冷笑的扫视了一下萧占还有陆诗双最后看向栾月:“都是一个快要魂飞魄散的了,管它作甚,走吧。”
    栾月不惜魂飞魄散也要让他们受尽痛苦?
    萧占听完眼中闪过剧痛。竟是如此恨他吗?
    目光看着那边有些凄然的魂魄,他看见她一点一点的变得透明,最后消失……
    “走吧!”黑无常在他背上推了一把,他踉跄上前,听着身边陆诗双不断传来的怨恨话语,心中苦涩。
    从明月湾到藏剑山庄,他最终还是负了那个女子,纵然她有千般好,纵然她如此爱着他,他不过就是仗着这一点,最终还是狠狠的伤了她……
    “俗世间的痴儿啊……”黑无常看着他,吐出了这么一句话,地府之门打开了……

☆、第二十七章 祥云斋事件

当客栈前面的枫叶林全部被风霜覆盖,也没有等回萧占,于是苏佩玖等人准备离开。
    她站在马车上,看远处的山,然后回望那客栈,想到萧占说的话,去看姬御:“师兄,这客栈你打算如何?”
    所有的故事她都告诉了姬御。只见那妖娆男子微抿唇:“烧了吧。”
    就让往事随风般一样消散吧……
    马车哒哒,终于是在第一场风雪来临之前,他们到达了江南别院。
    苏佩玖的肚子已经很大了,甚至不能够正常走路,扶着栏杆往前走还有些气喘吁吁,便自嘲道:“如今这身子骨是越发不爽朗了。”
    言白天天从外面买来一些小玩意,堆的西边的屋子都快要满了,一脸的兴高采烈,说他也不听。
    花千天天窝在药房里熬药,找来一些稀世珍宝给她养着身子。
    姬御更加是疯狂,找了一个屋子的奶娘还有绣娘,将小孩子的衣物从出生到二十岁全部做完,还早早的找好了教书的先生,甚至不远万里去寺庙中求高僧取名,比她这个娘亲还要敬业。
    “宝宝,你是在这么多人的期待中出生的,只愿这样可以弥补……”弥补你没有父亲的遗憾……
    她伸手去摸自己的小腹,感受着里面传来的力度,唇角微弯,却有些苦涩。
    “楼主,外面下雪了。”花千端着一个盘子,上面摆着一碗蜜饯还有一碗汤药,很是高兴的走进来。
    苏佩玖视线往窗外飘过去,果然看见一片片雪花从空中落下,打着旋落在枝桠上,池塘里……
    “不知道这雪会不会积下来。”她伸手接过药,放在唇边一饮而尽,然后捏过一颗蜜饯放在嘴里。
    花千将药碗放在盘子里,然后照常给苏佩玖把脉,眉开眼笑:“楼主,小主子很健康呢。”
    苏佩玖笑着点点头,然后目光又落在了外面,稍微有些暗的蓝色天空,不断下着雪花,院子里已经淡淡的覆盖上一层银装……照这个样子继续下,大概明天就要积雪了。
    “外面是个什么情况?苏家的人找到没有?”她问。
    花千眼中闪过一丝不自然:“外面很正常,苏家的人还没有找到,楼主专心养胎便是,这些事情交给我们。”
    苏佩玖回眸看她,将腿上的毯子稍稍往上面拉了拉:“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师兄已经半个月没有回来了。
    这个期间师父来了一次,给她带了点丹药便也离开了。
    “没有出什么事情,楼主你想多了。”花千端起盘子便要离开,蓦地听见身后人清冷的声音:“你并不善于撒谎知道吗?阿千。”
    盘子应声摔碎在地上,花千立刻跪在地上,垂着脑袋请求:“楼主就安心养胎吧,属下请求楼主不要管这件事情!”
    “到底什么事情。”
    花千咬着唇不肯说,想到先前花娘飞鸽传书过来的信,越发不肯说出来了。
    如果让楼主知道那个人将她辛辛苦苦谋略的一切都毁的差不多了,只怕要伤了胎气。
    “楼主,恕属下不能告知!”
    苏佩玖看着有雪花从屋外飘进来,很快被屋内的暖炉烘烤成水珠,眼皮子有些沉重,摆摆手:“罢了罢了,你去吧。”
    花千复杂的看了苏佩玖一眼,然后将地上的盘子碎片打扫好离开了……
    在她走后,原本闭上眼睛假寐的人蓦地睁开眼睛,手摸着自己的隆起的小腹:“我以为所有的一切都可以尘埃落定了,却不想着一切才刚刚开始……宝宝,娘亲只想给你一方净土,护你一生平安,如果这样都是奢望……”水眸中闪过一道杀气。
    突然小腹被踢了一下,她从杀意中清醒,难以置信的双手摸上自己的小腹。
    “宝宝……”
    这雪到底是积下来了,江南烟雨被完全笼罩在一层雪海之中,她披着一身大红色的狐裘,站在高楼往下眺望,鼻间被风吹得有些微红。
    似乎那年,自己也是这样登高而望,身边站着一个忠心耿耿的丫头……后来城墙破碎,一切都变成了幻影。
    “言白,今日外面热闹吗?”她看着外面雪景亭台楼阁里面点点火红。
    言白抱着剑,穿着一身藏青色的袄子,脖子处围了一圈白色的貂毛,显得很是贵气,他点点头:“快过年了,外面很热闹。”
    “时间都这么快了。”她微微敛眉,呼出一口热气,看着空气中快速消散的白气,笑的纯粹:“我想去外面买点东西,言白陪我?”
    原本想要拒绝,但是看见那少女一张白净倾城的小脸,清澈透明的眸子中闪烁着期待,想要说出去拒绝的话语便只剩下一个字:“好。”
    苏佩玖听完高兴的便去喊丫头帮她梳妆,拿着一根白玉簪子,她摩挲簪子顶端的银色镂空花纹:“用这个。”
    言白去找了一辆马车,在车里弄好了暖炉还有被子,车厢的暗格里还摆了好些干果蜜饯,原想着去喊花千一同去的,但是没有找到人,只好喊了一个懂点医术的丫头跟着以防意外。
    那边苏佩玖已经换好衣服,在丫头的掺扶下缓缓而来,一身火红色狐裘就像是开在雪地里的一朵雪莲,美得不可胜收。
    掀开帘子,苏佩玖愣了一下,然后勾唇对言白赞叹:“你想的倒是周到。”
    言白红着耳朵点头,抱着剑站在马前,伸手摸摸马耳朵。
    等到苏佩玖坐好,言白看了一眼暗中的侍卫,无言的点点头,然后驾马朝着街市而去。
    当初为了不让苏佩玖被打扰到,姬御特地找了一个安静的别院,所以离街市有点距离,不过也只是半柱香的时间。
    暖香烧着,苏佩玖有些昏昏欲睡,便靠在软榻上,丫鬟要给她盖毯子,却不料将她惊醒。
    她看着丫鬟一脸惊慌的跪在马车里,无奈的笑了:“无事,只是怀了孩子的人,大多嗜睡罢了,我睡得浅,不怪你。”
    想了想又开口:“去给我在暗格里面找些蜜饯来,嘴里总是想含着什么。”
    丫鬟找来蜜饯之后,刚吃了一粒,言白便在外面喊道:“楼主,到了。”
    她伸手去掀开帘子,一路过去都是小贩,摊子上面摆着喜庆的红色,各种过年的玩意。
    “先去祥云斋买些糕点,起身到现在我倒是有些饿了。”她对言白说道,于是马车又缓缓动了起来,她收回手帘子掉下来的一瞬间,看见苏行烟倚着一个男子从眼前飘过……
    立刻掀开帘子,她朝后看去,但是什么都没有,柳眉微蹙:“言白停车。”
    扶着丫鬟,她下马,环顾四周,再也没有看见那两个人。
    “难不成是我看错了?”呢喃开口。
    “楼主看到了什么?”
    “苏行烟。”她吐出口,绝对不可能看错。
    “去让手下的人注意点,也许他们已经改名易姓了,让人拿着画像去找。”
    “是!”
    既然都下了马车,便也不想上去了,虽然还是有些下着小雪,但是打着一把伞在雪中漫步还是很惬意的。
    三人便慢慢的打着伞朝着祥云斋过去了,一路上看见很多好看好玩的东西,让她觉得很是新鲜。当年还是秦歌的时候,虽然身份尊贵但是没有出来的机会,后来身为苏佩玖,忙着勾心斗角更加是疲乏,哪里有时间接近这些事物?
    “那对小老虎倒是可爱的紧。”她站在那边笑着说道。丫鬟也笑着说:“主子可要买来给小主子玩?”
    “好。”她点头,言白立刻上去付钱,原本抱在怀中的剑只能挂在腰上,手上捏着一对明黄色的小老虎,配一脸严肃呆萌也合适的很。
    走走停停,买了好些东西,言白身上挂着花花绿绿一堆,终于是到了祥云斋。
    “你们去看看有没有喜欢吃的糕点,我想要点桂花糕还有梅花糕。”她走了好些路有些累,便找了个空处坐了下来。
    那丫头原本就有些嘴馋,看着主子也是个好说话的人,于是先讲桂花糕还有梅花糕买了,又去挑自己想吃的了。
    言白坐在苏佩玖旁边没有动。
    “为什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