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有谋》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嫡女有谋- 第44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何解?”祁墨拉着苏佩玖的手始终没有松开。
    “轰——!”旁边突然打开一道门,女子的声音如期而至:“这门里面是极冰寒之地,我见过很多相爱的人进去了却没有来得及出来……给你们一个机会,进去以后倘若一个时辰之后你们还活着,我就放了你们,如果没有……死也可以作对野鸳鸯。”
    这根本就不是什么相爱维持容易不容易的问题,等到他们进去之后,谁知道这个老妖婆要用什么法子对付他们?
    “我们不是爱人,为何要进去?前辈的这个密室是给相爱之人准备的,我们只是朋友而已。”苏佩玖说道。
    陆诗双冷笑:“你莫不是当我这两百多年是白活的?是不是相爱之人,我一眼便可以看清……况且你们的小手不是从进来就一直拉着的吗?”
    苏佩玖连忙看过去,下意识的就去挣脱,祁墨固执的不松开,然后转身朝着密室走去。
    苏佩玖瞪着眼睛:“祁墨你疯了不成?”
    “我不会让你有事的。”他很认真的对她说,这一刻,她竟是无比的相信。
    二人进去之后,密室门缓缓落下,跟陆诗双说的没错,里面特别冷,苏佩玖衣衫单薄,很快便嘴唇发青。
    “到我怀里来。”祁墨解开衣服的扣子。
    苏佩玖木着一张脸:“男女授受不亲。”
    “不要闹,快进来。”
    “哦。”乖乖的躲进去。瞬间温暖的苏佩玖都想哭。
    “温度如何?”祁墨将她包裹在衣服里面抱紧,靠着角落坐了下来。
    “好暖和,你好像是个人体暖炉。”她感动的说道。
    祁墨轻笑了一声没有说话。
    渐渐的温度更加低,苏佩玖甚至可以看见密室的墙壁上面都冻满了冰霜,而抱着她的怀抱也渐渐不是那么温暖了。
    “又冷了?”祁墨看着抬头看她的苏佩玖,笑着说道,只是那双曾经灼灼其华的桃花眼有些疲倦。
    苏佩玖将身子更加紧的贴着他:“祁墨……你是不是在用内力加热啊?”
    “你还知道内力加热啊?看来脑袋瓜还是挺聪明的。”他赞许的点点头,提升了点内力,瞬间怀抱又温暖起来,看着脸蛋又便红润的佳人,手臂收拢了点。
    这是他的命,只要能熬过这一个时辰,内力耗尽又何妨?只要她没事……
    “……祁墨。”她喊他。
    “嗯?”
    “你内力很多吗?”源源不断的传送内力不会出事吧?
    祁墨挑着眉看她没有回答。苏佩玖水眸微微睁大一点:“师兄说内力耗尽会死人……你不会这么傻吧?”
    他落在她脸上的视线不自然的偏移了一点:“我怎么可能会这么傻?你想多了。”
    又过了一段时间,还剩下半个时辰。苏佩玖又抬头看抱着自己的男子,只见他唇色发白,神情也是一副大病初愈的疲倦状态,当下伸出手捧住他的脸。
    “祁墨!”她不想在这种情况下看着他为了救她失去性命,这会告诉她有多么讽刺!
    “……嗯?”他眯着眼睛懒懒的看她:“是不是又冷了?”当下又要提升内力。
    苏佩玖赶紧摇头:“你抱着我就好了,不要再用内力了……要是内力用光了,谁陪我走出不回居?”
    祁墨勾勾唇角:“没事的,为夫还没有这么弱,只是一点内力而已……”话还没有说完,他身子猛地颤了一下,吓得苏佩玖赶紧扶住他。
    “怎么了?”
    “没事。”该死!为什么在这个时候?!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复发?!
    眼神复杂的看了一眼很是关怀自己的女子,他收拢臂膀,将她埋在自己的怀中。
    “我没事,只是脚有点麻了。”他安抚道,大手摸着她顺滑的墨发,一下一下的。
    苏佩玖莫名感觉眼角有些酸涩。
    同样是密室,当年为何他可以面对秦歌的请求眼睛一眨不眨?现在却又要为了苏佩玖的生愿意耗费自己全身的内力……
    苏佩玖,我好嫉妒你……真的好嫉妒你……
    “你不要再用内力了。”她伸手环抱住他的腰,脑袋放在他的胸膛上,听着一声一声有力的跳动。
    祁墨眼角带着笑意:“你莫不是在关心我?”
    “嗯。”她不否认自己的内心,至少这个时候不否认。
    “好,我不用内力了。”祁墨将所剩无几的内力收回,温度一下子降了下来,感受到她有些哆嗦,于是轻轻的将她推开,解开了自己的内衣扣子,拉开。浅笑着说道:“靠进来,不会害羞吧?”

☆、第十章 密室情【2】

苏佩玖面色有些微红,也扯开了自己的外衫,套在了他的身上,自己窝进他的怀抱中。
    这难熬的半个时辰,温度还在不断降低,她呼吸都觉得有些刺疼,为了提醒自己不失去意识,她开始跟祁墨搭话。
    “祁墨……”
    “嗯?”
    “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
    “因为喜欢你。”他回答的很坦然,苏佩玖却听在心里极不是滋味。
    “你之前认识我吗?”
    祁墨碧色眸子微微眯起,想起自己还是个少年的时候,有一个少女曾经温暖了他整个阴暗的少年记忆。于是点头:“认识。”
    “你有多喜欢苏佩玖?”他什么时候认识苏佩玖的?在她还是相府那个懦弱的嫡女的时候吗?
    祁墨这才察觉到怀中的小人儿有些不对劲起来,原来她在吃味。要是以前的秦歌必定是要过来狠狠的咬他,只许他跟她一个人玩耍的。
    笑意加深:“很喜欢很喜欢。”
    怀中的小人水眸一下子黯淡下来。
    原来从头到尾她不过是个替代品而已……秦歌,上一世还是这下一世,你都活的这么窝囊。
    “看来你们还很好。”冰冷的女声突然想起,祁墨眼中闪过杀气。
    “既然很好,那便再呆一个时辰吧。”女声消失,带着丝丝怨毒。
    苏佩玖听完气得脸都红了:“身为前辈竟然说话不算数!难道不怕被后背垢笑?!”
    但是任凭她如何说,那陆诗双再也没有出现过,好像是真的要他们俩死在这里一样。
    “……你后悔跟我进来吗?”半响祁墨将她拖回怀中,浓密的睫毛上面都开始有些风霜。
    苏佩玖被懂得不轻,但是神智还算清楚,她白了他一眼:“这个时候你要是跟我说一些生离死别的话,我会笑话你的。”
    祁墨闻言扯开嘴角,很开心的笑。伸手将她的下巴掰过来:“那我们不说,我们做如何?”
    现在温度急速下降,想要单单靠二人的温度来回温是绝对不可能的了,但是人类还有一种原始的方法可以迅速升温……
    苏佩玖皱眉,她不是不知道祁墨的意思,但是……再次跟他……?
    “你要是不愿意的话,我也无所谓,只是到时候怕是要你跟着我一起去阎王殿报道了。”祁墨淡淡的开口,神情好似一点都不在乎。
    做过一次害怕第二次?就当是被狗咬了!
    “好。”她有些不自然的低着头说。
    祁墨眼中闪过笑意,然后伸手将他们的外衣扑在满是冰霜的地上,自己倒在了上面,让怀中之人倒在他的身上:“为了活命,不需要计较太多。”
    嗯,为了活命不需要计较太多。
    苏佩玖咬咬牙去脱身上的内衫,露出里面粉红色的肚兜,洁白的躯体暴露在冷空气中越发显得晶莹剔透,让那男子看到眼神一暗,声音都沙哑起来。
    “你自己来,我内力消耗太多已经不能动了。”他在苏佩玖手伸到肚兜带子的时候吐出这么一句,拉带子的手立刻停住了。
    苏佩玖低头看他的眼眸,里面通体碧色,显然已经动情,只是里面的无辜让她很是晃眼:“祁墨,你是不是玩我?!”
    “夫人要是不愿意就算了,这生不能同时,死后同衾也是好的……”他作势起来,被苏佩玖猛地一推重新倒在地上。
    “老娘衣服都脱了你跟我说这个!”她上前趴在他光洁的胸膛上,一口咬在他的鼻间,呼气如兰。
    祁墨开始感觉自己好像有些把持不住了……
    伸手将自己的腰带解下来。她将带子系在祁墨的眼睛上。
    “为什么蒙住为夫的眼睛?夫人害羞?”他以为是女儿家的小情绪,但是这无疑是闺房的乐趣,虽然地点有些不对,但是他很乐意跟她玩玩。
    苏佩玖讥诮的一笑,报复性的压在他的身上,慢慢起身,双手滑向他的腰侧:“你当初不就是这么对我的吗?蒙住我的眼睛,然后对我为所欲为……”
    “所以夫人想要报复回来?”他越发觉得她可爱了。
    “那不便宜了你?”话音未落,他的双手也被束缚起来。
    苏佩玖站起身看着地上的好风光,啧啧出声:“你这皮囊委实好,要是买去小倌馆肯定是花魁级别。”
    “夫人要是肯包养为夫,为夫也不介意当那花魁。”他的声音很低,听不出情绪。
    苏佩玖白眼一翻,蹲下身开始扯他的腰带,动作有点粗鲁,但是那男子发出的呻吟让她可耻的脸红了。“你叫个屁!我怎么你了,你就叫!”
    “娘子上回也叫了,为夫只是换位思考而已。”
    “我说不过你!”她初经人事,当然手忙脚乱,当腰带解下来之后,便再也下不去手了,这个时候那地上的男子已经不耐的挣脱开来腰带,一把扯掉眼上的束缚,急火火的将她推到在地,压了上去,声音嘶哑:“你真是要急死为夫!”
    一室旖旎风光,暂且不提…………提的话只能是:
    祁墨将脖子以下不能描述部位送进了佳人脖子以下不能描述部位,大手将脖子以下不能描述部位紧握脖子以下不能描述部位,浅浅的吻痕落在脖子以下不能描述部位……
    苏佩玖情迷意切,身后将身上男子勾下来,缓缓的晃动脖子以下不能描述部位,祁墨呼吸加重,脖子以下不能描述部位狠狠的动了起来……
    “歌儿……你是我的……”他低声喊着。
    苏佩玖一时间没有听清楚,抱着他脖子以下不能描述部位无力的呻吟。
    脖子以下不能描述部位一阵痉挛,她喘息弓着脖子以下不能描述部位,倒在他的怀中。
    “夫人……”他喊她。
    “嗯。”有气无力。
    “我还没满足……”男子脖子以下不能描述部位再次疯狂的律动起来……
    女子恍如大海中的孤帆只能攀着男子伟岸的脖子以下不能描述部位……
    脖子以下不能描述部位请尽情自行猜想,下文继续。
    不知道这是第几次,苏佩玖醒过来的时候,他们已经从密室出来了,浑身酸软无力的倒在祁墨的怀中。
    “出来了?”她眯着眼睛看外面,还是一片漆黑。
    祁墨嗯了一声,抱着她往前走,苏佩玖再次坠入无边的黑暗。
    ……
    听到外面有蝉鸣,她恍恍惚惚的起身,才发现四周已经变了模样。
    “起来了?都怪为夫没有能够把持住,所以让夫人劳累了。”祁墨手上捧着一个盆,盆上面挂着一块布:“是不是有点热?来擦擦。”他伸手将布放在水里,挤干给榻上女子擦拭脸上的汗珠。
    苏佩玖皱眉看着周边的环境,伸手过去掐祁墨的手臂:“疼吗?”
    “不疼。”祁墨笑着任由她作为。
    苏佩玖回收就掐自己,结果疼的抽气:“果然不是梦。”
    “我们出来了?”她瞪大眼睛,看着对面的男子点点头。“黑鸦他们呢?出来没有?”
    虽然有些不喜她问关于其他男子的事情,但还是回答了:“他们早就出来了,我们因为被陆诗双困住,所以耽搁了一会。”
    “那有没有找到苏家的人?”她还得问清楚赵梦芝到底知不知道苏佩玖的父亲是谁。
    祁墨摇摇头:“不回居太过凶险,他们能够出来已经算是万幸,更加不用说找人了。”
    “啊……”苏佩玖有些遗憾,但心里舒服了一点:“没有伤亡也算是好消息了。”
    祁墨面无表情的身子向前倾,看着那张小脸上的微笑,心里开始不舒坦了:“你是不是太关心别的男人了?为夫会吃醋的。”
    “有吗?他们是我属下。”苏佩玖有些尴尬的朝后仰着。
    祁墨眯眼勾唇:“是吗?”
    “当然……是,不然你以为呢?”
    “你要是有一天对为夫不乖了,为夫一定让你下不来床!”他收回撑在她腰边的手,将布重新扔回盆子里。
    苏佩玖干笑着看着他离开门,表情顿时落寞下来……
    原本是要摆脱他的……怎生料到两个人之间的牵绊越来越深,祁墨,我到底该怎么对你?
    当祁墨回来的时候,屋内已经没有苏佩玖的身影,但在桌子上发现了一张纸:“我回去了。”
    纸张瞬间变成齑粉,他神色未变只是眼中碧色闪过。眼眸微深,是不是他将她逼的太紧了?
    “主子。”乐阳出现在门口。
    “说。”
    “皇宫里传来四张诏书,要求主子回去统帅大军抵御四周来犯。”
    祁墨冷笑:“现在倒是想到我了,是祁荣想要我回去,还是那个死不了的皇帝我那可笑的父皇?”
    “是皇帝。”
    “不回。”他坐下来,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水:“去告诉那个传圣旨的太监,我闲散人一个可担不起这个保家卫国的担子,也没有责任区担这个担子!”
    “是!”乐阳去了。
    祁墨看着远处天边渐渐压过来的乌云,神情淡然。这天总算是要变了……他倒是要看看这元苍没了他祁墨,还能成什么气候!
    那边还在马车上的苏佩玖像是突然感应到什么的似的,从马车里面弯身出去,就看见头顶上乌云密布。
    花千奇怪的呢喃:“刚刚还好好的,怎么说下雨就要下雨了?楼主你快些坐进去,我们赶路吧。”
    苏佩玖眯着眼睛看那天色,心中升起一缕惆怅,叹了一口气进去:“我只愿我选择的路不会错。”
    “楼主的选择不会错的,这一次就连那个漠王也被你给摆了一道呢。”花千坐在前面驾马得意洋洋的说道。
    苏佩玖闭眼假寐不再说话。
    她确实摆了祁墨一道,但是那些在禁地的感情却不是假的,她是真的沦陷了……

☆、第十一章 半壁山

刚刚回到南谢楼,黑鸦就赶了上来,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