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有谋》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嫡女有谋- 第4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祁墨骑在白马之上看见前面站立的女子,看她的样子似乎不打算让开,可是他又不想勒马,况且现在也来不及了,于是只好用力一夹马肚。马匹似是有灵气,知道主人的意思,凌空一跃从女子的头顶上跃过。
    就在这几秒的时间内,祁墨不知道是怎么的,眸光微低,恰好与这马下的女子视线纠缠在一起。
    她……她竟然在笑?
    马蹄落地,祁墨勒马,马由于惯性朝着前面走了五六步,他转过头的时候,街道中央已经没有刚刚那女子的身影了,他皱着眉头,将视线收回:“驾!”也许只是个脑子不太正常的疯女人吧……
    在人群中忽然冒出一个极为丑陋的女子,她饱含恨意的眸子闪着冷光注视着那疾驰而去的墨衣白马,直至消失……
    回到相府。
    出乎意料的苏佩玖在自己屋内中央的桌子上面看见了一片绿叶,上面只有一个字:“歌。”
    指尖颤抖着上前将那片绿叶捏在手中,她仔仔细细的看了个遍,没有错!这是那个人的,他居然知道是她了!
    可是既然来了,为何不见她呢?留了一片叶子的原因是为什么?
    苏佩玖在屋内紧张的环顾一下,没有任何人……
    不过既然给她这片叶子,就代表她的事情,他不会坐视不管才对。想到这里,苏佩玖心里放宽一些。
    这个世界上,她所有人都可以不在乎不相信,但是唯独那个人,唯独那个人……是她最后的依赖。
    好!终于开始正式谋划了!这元苍天下就先从相府后院开始崩溃吧。
    就在这一天的夜里,大小姐苏行烟的院子里传来一声惊天动地的叫喊声,大小姐精心培育的一株魏紫突然败了,然后隔了一个时辰在四小姐苏孟云的院子里找到了让花朵枯萎的药水。
    于是苏行烟和苏孟云在后院打的那叫一个热火朝天,二姨娘赵梦芝自然不会让自己的女儿吃亏,亲自坐镇,这件事情渐渐闹大,甚至惊动了闭门不出的四姨娘白双雅。据说苏行烟想要给苏孟云一点厉害看看,但是苏孟云力气极大,手没收住将苏行烟漂亮的脸蛋上面落了伤疤。
    二姨娘气得想要收拾苏孟云,但是白双雅虽然吃素但是毕竟身份在那里,这是青楼出生的赵梦芝万万不能比的,只好打碎牙玩肚子里吞。
    这还有三日就是百花节了,苏行烟该怎么办呢?还真是期待的很呐。
    苏佩玖坐在自家院子里,晒着太阳,听着隔着围墙外面下人们的一轮,眼中只有冷光闪过。
    当然事情到了这般地步,必然不会轻易收场。当相府的天,苏驰从外面应酬回来之后,看见后院变成这种样子,大怒之下,将众人都给骂了一顿。看着原本娇美的苏行烟变成一个面容红肿的猪头,他气急败坏又想上去给她一巴掌,但是被苏行烟的好娘亲给拦住了。

☆、第六章 嫡女身贫

“赵梦芝!你看看你生的女儿,成何体统!成何体统!!还有三日便是百花节,百花节的东道主是谁你又不是不知道,说好了相府要出两位小姐去参加,这下子变成这样如何参加?!这不是给桂荣公主难堪吗?!相府以后要如何在朝廷立足?!”苏驰气得将手中的一颗玉扳指摔在地上。
    苏行烟怨恨的看了一眼苏孟云,但是此刻父亲正在气头上,她不能如此鲁莽再出声,只好退一步想对策了。
    苏孟云原本胆子就小,这下子看见苏驰如此生气,吓得泪水涟涟。
    白双雅看着白着脸乖乖呆在一边挨骂的赵梦芝,眼中闪过讥讽,然后开口:“后院不是还有一位小姐吗?”
    苏驰一听,才恍然想起似乎相府有一个人他忽视很久了,眉头紧皱思索起来。
    赵梦芝一听要让后院那个狐狸胚子的女儿代替苏行烟去参加百花节,当即开口:“老爷万万不可!”
    “万万不可?为何万万不可?二姨娘难不成还不想让外人知道相府有一个嫡女过着下人还不如的日子?”白双雅虽然深处简出,但是相府大小事情她都知道的一清二楚。看着赵梦芝像跳梁小丑一般蹦跶着,她只是不高兴搭理便是,但是既然她出来了,便要给自己的女儿好好的出出这口恶气!一个青楼妓子生的野娃子也想要在她女儿头上作威作福?
    “白双雅你不要血口喷人!”
    “我血口喷人?人眼睛又不是瞎的!你讲君柳姬的孩子变成这个样子,就不怕她回来找你吗?!赵梦芝人在做天在看……”
    “够了——!”苏驰一声怒吼,两个女人都不开口说话了。
    “下去吧,都下去……”苏驰摆摆手,看来是不想再管这个事情了。
    赵梦芝看看一脸淡然的白双雅,想到后院的苏佩玖,再次开口:“老爷……”
    “下去!”
    再次被骂了一句的赵梦芝看到白双雅眼中的讥讽,牙咬咬恨恨的拉着自己的女儿出去了,白双雅看着苏孟云淡淡的开口:“走吧。”
    终于将所有人都赶出去的苏驰,身子朝后退了几步,坐在椅子上面。
    十一年了,过了这么久,他依旧是忘不掉记忆里的那张脸……
    即使知道当年的她是冤枉的是无辜的,他都没有软下心来放她一马,甚至这些年来,他都没有软下心来看他的女儿一眼……
    走在绮罗园的外面,苏驰看着那还亮着灯光的屋子,脚步放轻走了进去。
    十一年再次迈动脚步走入这绮罗园,往日光景都在眼前飘过……柳姬,我苏驰如此待你,你可怨我?我十一年都未来看玖儿一眼,你可怨我?
    “父亲……”突然一声软软的女声,苏驰从回忆中清醒过来。
    定睛看去,那屋窗之下俏生生的站着一位少女,身子清瘦但是面容姣好,像极了十几年前的那个人,眸中又是一痛。
    “父亲,这么晚了来绮罗园所为何事?”苏佩玖当然知道苏驰来这里是为了什么,也看见了他眼中一时的痴迷,向来这位相府老爷当年跟君柳姬这个绝世美人之间有过一段难以忘怀的回忆。
    苏驰看着记忆中的女娃已经长大成人,心中又是一阵感慨,不过去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这么晚了你怎么还不去休息?”
    苏佩玖将手中的水瓢放进水桶里:“院子里菜苗刚刚撒下去,所以需要交水。过些天长出水灵灵的的青菜来,就可以拿过来炒菜了,这青菜可好吃了……”
    苏驰一听眼泪都要下来了,堂堂一个相府嫡女居然在后院亲自种菜吃,他这些年都是在做什么孽啊!
    他跟她当年的事情姑且不说,可是玖儿有什么错?这是他的女儿啊,这是苏驰的亲生女儿啊。
    “玖儿……为父这些年冷落你了,你……你可怨为父?”苏驰不敢向前,他怕看见自己女儿那双厌恶自己的眼睛。
    苏佩玖心里冷笑,怎么?隔了十一年才想要突然过来感慨一下当父亲的愧疚和责任?不觉得太晚了吗?但是嘴里却是:“玖儿从未怨过父亲……玖儿知道肯定是父亲外面的事情太多忙不过来,所以过了这么久才来看玖儿……”

☆、第七章 相府内火

看着如此体贴自己的女儿,苏驰越发觉得自己心里过不去,于是他上前一步想要抱抱自己的女儿,可是看着眼前一双清澈的眸子,他又不知道如何下手了。于是只能急的叫出声:“管家!管家!管家呢?”
    相府管家是个有些微胖的中年人,长了一双精明的眼睛,此刻看着苏驰的样子,再看看苏佩玖就知道事情到底进行了如何,上前就是下跪:“老爷,小的罪该万死,罪该万死!”
    苏驰上前就是一脚:“堂堂相府嫡女在自己的院子里种青菜吃,我的好管家,你是不是再让世人看笑话然后好打我苏某人的脸?我养你这种欺主的恶奴有何用?!”
    “小的罪该万死,罪该万死!但是这件事情……小的也是无能为力啊……”
    “无能为力?相府管家居然跟本老爷说你让二小姐吃穿不愁是无能为力?本老爷的俸禄都被用来养你们了吗?!来人啊——!”苏驰已经气得脸通红,刚从苏行烟那件事情上面气得不轻,现在更加是火冒三丈。
    管家一看事情不对,连忙开口:“小的再怎么是个管家,可是相府后院的主人是二姨娘不是小的啊!这二小姐被如此对待我们下人看着也心疼啊,但是……小的们只是下人,无能为力……”
    苏驰一听又是赵梦芝这个女人,再联系到之前白双雅说的相府嫡女过的连下人都不如,大叫一声:“将赵梦芝给我带过来!”
    刚刚回到自己院子的赵梦芝正在给苏行烟山药,就听见外面一阵吵闹,然后一个小厮就走了过来:“二姨娘,老爷有请。”
    她心一咯噔,暗叫不好。恐怕这个时候喊她过去不是好事啊,于是从袖子中拿出一锭银子塞给小厮,笑着问:“不知道老爷喊我过去是为了什么事情?”
    “二姨娘还是不要让小的为难才好。”小厮将银子重新放回赵梦芝手里,然后伸出手弯着腰:“请吧二姨娘。”
    二姨娘将银子收回袖中,冷笑一声。平时不知道收她多少银子,现在想要装作没关系吗?可没那么容易!
    跟着小厮走着走着,赵梦芝觉得路不对,一点不像是去苏驰院子的路,倒像是去绮罗园……
    一路过去,然后在绮罗园的内门看见管家跪在地上,身上有几个特别明显的脚印,在他的旁边站着几个拿着棍子的家丁,一言不发的站在那里,整个气氛让她心忽的下落。看来今日只怕是要栽了!真没有想到白双雅一句话,就让她落到这种境地,倒是不能小看这个老是修佛的女人。
    进了门,一副慈父孝女的画面又将她深深刺痛,看着那张越发与当年那个人相似的脸,她双手捏紧,尖锐的指甲戳入掌心。
    “老爷……”
    苏驰听见声音,脸冷下来,慢慢放下手中的茶杯,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扔到地上,碎片蹦到赵梦芝的脸上,划开一道血丝。但是她不敢叫,这么多年跟苏驰的夫妻,她对于苏驰的脾气摸得一清二楚,这个时候不能够出声,要是出声会让他更加厌恶。
    “相府交给你打理你就是这么打理的吗?唯一的嫡女过的什么日子你身为二姨娘是真的不清楚吗?要是今天我没来,你是不是就要活活虐待死我女儿?!”
    苏佩玖温顺的低着头,第一次看见这个二姨娘,青楼出生的,居然能够掌管相府内院,看来有些手段。徐娘半老风韵犹存,不过向来还有些其他的功夫,要不然怎么会将苏驰抓的如此牢靠?除了白双雅是定亲的,竟然没有其他姨娘再进门!
    “……妾身知道老爷觉得妾身做的过分,但是妾身何尝不想要当一个慈母?可是妾身……可是妾身忘不了当年那个丢掉的孩子啊!要不是君柳姬我的孩子还在人世上……所以今日老爷怪罪妾身,妾身无可怨言……”赵梦芝早些年第一胎,据说是个男孩。可是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没了。但是下人们之间传是大夫人君柳姬给弄掉的。
    听完这段话,苏佩玖几乎要给赵梦芝鼓掌了。果然是青楼出来的女人,就是会抓住男人的心理,利用苏驰对于第一个未出世孩子的愧疚心来化解这么多年她虐待苏佩玖的仇怨。果然是高啊!
    果然苏驰面色稍微柔和了一点,赵梦芝一看,立刻再接再厉:“妾身这些年虽然对二小姐有些苛刻了点,但是吃穿和月例都是不少的,不信老爷问二小姐啊。”
    是啊,吃的是残羹剩饭,穿的破布烂衣,月例还没有府里最下等的下人拿的多,这个赵梦芝还真敢说!以为她还是那个愚善软弱的苏佩玖了吗?
    “二姨娘对佩玖严格是件好事,佩玖觉得这是二姨娘在替我娘管教我,二姨娘没有对我很坏,每个月都会有一两天是给我蛋羹吃的。”苏佩玖露出一副天真的神情,但是看在苏驰眼里无疑是揪心的。
    “赵梦芝,念在你是青儿娘亲的份上,我留你在府上,但是从今日起不许跨出芝兰园一步!”
    听到这句话,赵梦芝瞪大眼睛看着苏驰,她不敢相信眼前这个男人居然对她说出如此过分的话,念在青儿娘亲的份上?那么他们之间这么多年的夫妻情分呢?他就不念了吗?
    苏佩玖这个小贱人,没有想到啊,居然到头来还被她给摆了一道,果然跟她那个狐狸精娘亲一样,不是个好东西!
    赵梦芝被拉下去之后,苏驰吩咐着管家将绮罗园收拾了一下,将相府几乎所有的好东西都搬了过来,院子什么的等到明日白天再打理,还给她几个使唤的丫鬟和小厮,这才离去。

☆、第八章 佛门心机

相府一直默默无闻被欺负的嫡女苏佩玖终于熬出头得到重新获得恩宠,那些会看眼色趋炎附势的下人们之间又是一阵骚动。
    二姨娘这回落了亏,老爷极其气愤,看样子怕是一时间起不了身。而刚刚得到宠幸的二小姐看老爷态度看来短时间内不会失势,选主子要有远见要有头脑,跟对主子才能够飞黄腾达。
    但是对于另一些在此之前二小姐落魄时给过其脸色或者是一直落井下石的下人们来说,这无疑是煎熬了,忐忑着二小姐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来找他们麻烦。
    当然苏佩玖是没有这个闲工夫的。
    宰相苏驰派过来的人她肯定是不会相信的,更加不会让他们过于靠近自己。
    更衣洗浴去什么地方,从来都不会让那两个丫鬟近身,一开始吓得那俩丫鬟以为自己什么时候得罪过二小姐,跪在地上哭着求饶。被苏佩玖解释不喜欢有人过于靠近自己之后,才放宽了心。心里暗自想着这个二小姐果然是个怪人。
    这些消息被反应到苏驰那边则又是一阵心酸,自己对早些年的恩怨过于在意,导致自己这个女儿变得如此孤僻,都是他的错啊。
    相府过了几天表面太平日子之后。
    夜黑风高。
    佛堂原本紧闭的门打开了,风将两枚烛光吹得抖动。原本敲木鱼的声响停了下来,背对着门跪着的妇人淡淡开口:“现在过来不怕被人非议?”
    “当初姨娘帮我的时候不是也没有想过会被人非议吗?”温和的嗓音,一袭白衣的女子向前走了几步,手中摇着一把银骨扇。
    那妇人轻笑一声,放下手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