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有谋》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嫡女有谋- 第32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绱松郑俊
    苏佩玖袖口中的手蓦地攥紧,她纤细的脊背一下子绷得笔直,尽量控制声音不要透露出自己一丁点情绪。“漠王说笑了,本楼主跟那薄命的苏家嫡女的可不是同一个人。”
    薄命?他还是第一次听有人这么诅咒自己的。
    “楼主这话说的倒是别有深意。”
    苏佩玖淡淡嘲讽:“漠王若是有闲心管本楼主的事情,不如回家好好想想如何处理你那可怜的侧妃,毕竟她也姓苏。”
    祁墨桃花眼危险的眯起,薄唇轻启:“倒是要多谢楼主的好意提醒了。”
    “不谢。”说罢朝着走廊深处踱步而去,从头至尾她都未转过身来看祁墨一眼,自然也不知道他站在她背后流露怎样意味不明的眼神。
    一夕苏家叛乱,相府之人不论男女老少悉数入狱,唯独苏家嫡女不知所踪。
    皇帝身受重伤昏迷不醒,朝堂内外职权分散于几位皇子手中,内宫里的几位虽是有怨言,但也不敢出来说话。
    “苏相密谋造反,其罪当诛,不过苏驰已经死了,这罪及株连,苏家老小当发配充军。”说话的是张尚书,他的女儿死在苏家手中,这口怨气怎么能不出?只可惜苏驰这个老混蛋死的太早了。
    此话一说,以前跟着尚书的人纷纷迎合,而苏驰遗留的党羽则是莫默不作声,此时还是作壁上观的好,免得殃及池鱼。
    “只可惜苏家有妖女遗留在外,恐是祸患啊。”尚书眼中闪过恶毒的光芒,他定然是要苏佩玖死!为他的柳儿陪葬!
    “太子殿下应该早日派人将苏家妖女寻回,方可平定民心。”一些老臣说道。
    祁荣站在大殿之上,鹰眼微挑:“那么按照尚书还有诸位大臣的意思,本宫要如何找回这苏家妖女呢?”他可是很想看见那个女子的神情,想要看到她除了一副淡然的样子之外惊慌失措的神情。
    尚书计上心头:“画了那苏家妖女的画像贴遍五湖四海,就不怕这妖女不出来!”
    怀王祁澈这个时候开口了,他满眼兴味:“这件事情不如交给臣弟来办如何?早闻苏家嫡女有智谋,臣弟很想试试看她要如何逃脱朝廷的天罗地网。”
    说这话的时候,他的余光看着祁墨,但是见他还是一副漠不关心的样子,便也觉得有点无趣。
    祁荣眼中闪过思量,然后点头:“如此便有劳怀王了。”
    “本宫好像突然想到这苏家不是还有个大女儿此刻还呆在漠王府吗?漠王莫不是想要徇私枉法不成?”话锋一转,他针对的永远都是祁墨。
    祁墨好像这个时候才注意到朝堂之上的目光全部集中在他这里,于是笑道:“本王已经将侧妃亲手送入牢房了,各位大臣还有疑问?太子殿下莫不是太过大题小做了一些?”
    “漠王第一时间便将那苏家女子交给了内务府,难得的公私分明。”漠王手下的人说道。
    “当时苏驰造反的时候,漠王也是马不停蹄的带着人过来救宫的,眼下太子说出这样的话不觉得有些伤漠王的心?”
    “太子殿下切勿误会漠王,元苍能有今天都靠漠王啊……”
    一声接着一声的附和跟赞赏,祁荣听得脑门上青筋直冒,跟那台下一生墨衣的男子对视,察觉到他墨色瞳孔中的淡淡嘲讽,只觉得浑身的怒气都要涌上头顶。
    “够了!”他大声喝道,朝堂上瞬间寂静下来,深呼吸一下,祁荣开口:“逮捕苏佩玖的事情就交给怀王了,既然漠王赏罚分明,那么处理苏家造反案便交给漠王了,退朝吧。”说完甩袖离开,动作快到喊朝的太监都有些愣住,然后急忙喊道:“退朝——!”
    祁墨慢慢的朝着宫外走去,注意到身后的脚步声,他停了下来,带着一丝不快:“怀王还想要跟多久?”
    “果然还是瞒不住四哥,到底是元苍的笑面阎罗,武功果真高深莫测。”祁澈一脸嬉皮笑脸的走过来,一把扇子被扇哗啦作响。
    祁墨淡淡的看他:“有话直说,不必拐弯抹角。”
    祁澈一脸遗憾:“四哥就是不好玩在这里。”
    祁墨抬脚便想走:“那你找好玩的人吧。”
    祁澈连忙将扇子合拢挡在祁墨面前:“等等。”
    “六弟应该知道本王一向是没有什么耐心的。”祁墨微微蹙眉看着嬉皮笑脸的祁澈。
    这个六弟,他一直都看不清他到底心里在想些什么,表面上浪荡嬉闹不知分寸,但是到了关键时刻又比任何人都要知晓局面,今日他主动答应下来找苏佩玖的任务,到底有什么打算?
    “要是六弟我找到了苏家嫡女,四哥打算如何谢我?”
    祁墨挑眉不言。
    祁澈拿着扇子挡住一半的脸,只露出一双清澈的眸子,里面微微打着漩涡:“四哥好像不是很感兴趣。”
    “苏家已经没落,而且还犯的是谋反罪,你以为本王会对一个罪臣之女感兴趣?”
    祁澈摇摇头,满眼兴味:“这可不一定……不过既然四哥不感兴趣,那么刚好六弟对那苏家佩玖是极其的感兴趣,不如这个女人便给六弟好了?”
    祁墨看了他一眼,然后抬脚超前走去,风声中夹杂着一句平淡的话:“随你。”
    将扇子在手中轻轻的敲了两下,祁澈看着离开的那抹墨色背影,笑的极其的灿烂。
    “果真是不感兴趣吗?”他可不这么认为呢……
    苏家佩玖啊……自从上一次侍魂一舞之后,本王可是对你甚是想念呢……不知道这一次见面你会给本王怎样的欣喜。
    …………
    “长安汇集了多少武林中人?”苏佩玖坐在椅子上,屋内的蜡烛被风吹得有些闪烁,显得她白皙的脸有些晦涩不明。
    花娘坐在她对面,眉头微皱:“来的人很多,里面竟然也有藏剑山庄的人。”
    “藏剑山庄也来了?”她伸出手摸摸自己的下巴,水眸中闪过一抹深思,她还记得月娘交代给她的事情。
    花娘犹豫了一下,开口:“这一次来的似乎还不是偏支,藏剑山庄主院的人出来了。”
    “来的也好,刚好让我看看这藏剑山庄是个什么样子,当年又为何有能力与我们南谢楼齐名。”
    “尽量还是不要与藏剑山庄的人起冲突,这是月楼主当年留下来的话。”
    苏佩玖手按在花娘的手上,看到她因为担忧皱起的眉头:“花娘无需担忧,我自有打算,事情隔了几百年,总该是有一个结果的。更何况……”她要为月娘讨一个公道!
    “除了藏剑山庄,还有其他门派吗?”
    花娘点头:“少林武当都来了,看来这一次漠王准备动大手笔了。”
    苏佩玖水眸微眯:“既然他想要趁此发展自己的权势,我们如何不过去给他参上一脚?”
    “楼主的意思是?”
    “花娘可知风促火盛?”

☆、第五十六章 丰泽门事变

皇宫内突然传来命令,说是皇帝要驾崩,要求皇子们全部进宫,祁墨虽是知道情况有变,但还是带着人去了。
    快要进丰泽门的时候,他伸手举起,勒令后面的人不要再往前了。
    寒玉般的声音响起:“阁下还想要躲多久?”
    一群武林人士出现在他的面前,挡住了他的路。
    “你们为何拦本王的路?”他蹙眉,墨瞳一闪便知道今日怕是被人给下了套子。
    武林为首的那个人,穿着朴素,他背上背着一把大刀,风尘仆仆。“得知漠王已经拿了武林令牌,我等特地前来投奔。”
    “投奔?”祁墨眼神未变,唇边咀嚼着两个字,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
    那人是武林中人名誉极其好的沈长生,一把大刀江湖闻名。
    “你们为何投奔本王?”
    沈长生表情正色:“漠王骁勇善战,是元苍大名鼎鼎的战神,天下谁人不知谁人不晓?知道令牌在漠王手中,我等自然甘愿屈居您手下,请漠王收下我等。”
    “我等愿誓死效忠漠王!”
    “誓死效忠……”
    祁墨淡漠的将视线从沈长生身上移开,语气飘渺的让人不知道他的态度:“既然愿意跟着便随本王入宫吧。”
    沈长生等人立刻挤进队伍之中,一时间祁墨身后鱼龙混杂什么人都有。
    他眼底碧色闪过,勒住缰绳的手微微用力,关节处泛白。此次入宫怕是有人要趁此造势了,他要是不如了他们的意,这以后的日子岂不是太过无聊?
    众人浩浩荡荡的如了丰泽门,还没有走几步,便听见一群马蹄声从背后响起,回过头的一瞬间,从未有过的烦躁油然而生。
    他看见苏佩玖坐在马屁之上,身后威风凛凛的跟着一群人,整齐的着装,一眼望去倒像是紫云翔集。
    她跟他隔着一道丰泽门,远远的对视,彼此看清楚对方眼中的冷光……
    ………………
    元苍六年,六月流火,宰相苏驰造反,朝廷派兵镇压,与此同时武林人士悉数涌进长安,投奔漠王,一时间风云交戈,混战天下……
    丰泽门。
    苏佩玖带着南谢楼的人站在城门口,城门内是一行武林中人以及几个黑衣漠王府铁卫军,站在首位的是一袭黑衣墨发的男子。二人目光对峙互不相让,肃杀之气瞬间席卷整个丰泽门。
    “倒是不曾想,南谢楼的竟然成为朝廷的走狗。”那白马之上的男子噙着一抹冷笑开口。
    苏佩玖顶着一张平板的假面,面无表情:“南谢楼是否成为朝廷的附属好像跟漠王没有关系,只是今日,漠王恐怕是难以保全了。”
    “难以保全?”祁墨将马头调转,慢条斯理的,朝着苏佩玖这边走过来,墨色的瞳孔渐渐变成碧色:“难不成楼主想要本王的命不成?”
    “有何不可?”苏佩玖丝毫不退让。
    祁墨攥着手中寒剑的手猛地收紧,关节处发白。秦歌……你当真恨我若此?
    苏佩玖坐在马匹之上,俯视着下面的祁墨,眼中淡然冷漠:“漠王虽然是平定了宰相叛乱,但是自己却居心不良,竟然聚集武林人士于长安,打算造反,本楼主受皇命前来捉拿漠王,如有反抗,当场格杀!”
    她能够听见自己声音中的冰冷,就像是寒冬腊月池水里面的三尺寒冰,日光都穿不透它的阴寒。
    祁墨站在城门口,额前的墨发被风吹起,将他一双碧色眸子遮挡住,隐隐约约。
    不知道沉默了多久,就在苏佩玖打算下令的时候,那男子低沉的笑出声,她一愣,竟是听不出他笑声中的意思。
    “楼主是下定决心了?要与本王为敌?”他抬起头,碧色的瞳孔直直的望向她,好似要穿透她假面之后的伪装,直面她的灵魂。
    要与他为敌吗?
    “漠王是不是太过自以为是了,南谢楼跟谁为敌跟谁友好,似乎和现在的情况没有一点关系。本楼主收了好处,自然讲究江湖道义替人办事。”她跟他的关系岂止是敌人的关系?她恨不得他死无葬身之地!
    “好处?祁荣给了南谢楼什么好处?”他眯眯眼睛:“一口咬定本王造反,请问证据呢?”
    “证据?”苏佩玖指着沈长生一群人:“这些人难道不是证据?带着武林中人打算入宫,不是预谋造反是什么?”
    “你的口舌倒是变得伶俐多了……”他笑的意味不明。
    苏佩玖冷哼一声:“本楼主似乎不需要跟漠王多费口舌,南谢楼的人听令!”
    “在!”身后传来滔天巨响,对面的沈长生众人听完立刻拔出自己的武器,打算拼一下。
    祁墨却是看着苏佩玖的眼睛,慢慢抬起手,吐出一句:“把刀剑都收回去。”
    “漠王……”沈长生犹豫了,难道漠王打算束手就擒?
    祁墨笑的很是张扬,白皙的肤色在阳光下竟是显得有些透明,唇好似抹了一层血,红的接近妖娆,苏佩玖只听见他温柔异常的话语:“既然这是你希望的,本王便如你所愿。”
    苏佩玖容不得思考,手势已经下去:“全部绑起来,押到昭阳殿前面。”
    她看着祁墨一点没有反抗被从白马之上拉下来,押着朝着昭阳殿而去,只是他唇边的笑意越加浓厚。
    事到如今,你还笑得出来吗?祁墨你哪里来的自信?
    昭阳殿外,那男子一袭墨衣,身姿挺拔的站着,与生俱来的霸气让姗姗而来的苏佩玖看到心惊。
    这一次,她绝对不能让他再全身而退!
    美目中闪烁着恨意,她走上前,语气嘲讽:“漠王身为罪人倒是比一般人要坦荡的多。”
    “本王对你可以更加坦荡。”
    “死到临头还耍嘴皮,是该说漠王英勇无畏还是愚蠢之极?”她走上高台,坐在太子下位,目光触及到祁荣怀疑的眼神,她直接忽略。
    这元苍的天下不管在谁手上,她都会慢慢的夺过来,这灭国之恨,除了滚烫的鲜血如何洗刷?亡国之辱,她岂敢忘记?!
    “漠王可知罪?”祁荣慢慢的开口,这一次入宫他跟苏佩玖暗中设计,没有通知其他王爷,打算一举将祁墨给拿下。
    他看着依旧浑然不在意的祁墨,鹰眼中闪过复杂。
    祁墨淡笑:“既然太子已经给本王安了罪名,还有什么好说的?”
    “你可知预谋造反是死罪?”祁荣冷着脸吐出一句话。
    祁墨看着苏佩玖木然的表情,目光柔和却危险:“太子殿下这是在提醒本王元苍律令?”
    “既然漠王无话可说……念你还是皇子的身份,削去王爷身份,贬为平民,漠王……祁墨你交出你的军权吧。”
    原来在这里等着他,眼中闪过一道不易察觉的冷光。祁墨极为洒脱的看看地上跪着的一群武林人士,看着他们眼中愤怒,再想到来的极为讨巧的南谢楼,想到自己这一次怕是栽倒那个小女子身上了。
    不过没有关系,他的女孩,已经学会用心计,学会心狠手辣……这样他们之间的距离就更加近了。
    想到可以将她一起拖进地狱,他浑身上下的血液就止不住的兴奋起来。
    “太子想要军权?可以,答应我一个条件。”这王爷之位,他根本不屑。
    太子眯起眼睛:“你觉得有资格跟本宫谈条件?”
    “太子以为我没有?”丝毫不退让,碧色的眸子闪烁的狼性的光芒,看着祁荣一阵心惊。
    早就知道这个四弟有一双妖瞳,但是平日里看不见,今日一见果真让人浑身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