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有谋》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嫡女有谋- 第10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鹊奶蝮碌舸奖叩暮焐α耍骸罢馐亲魑换坏奶跫;褂杏亚榈母嬷〗阋簧彼炒战粑谒牟本贝鹨黄ζじ泶瘛
    “千万不要用那种眼神看男人,不是每个男人都是像本王如此正人君子的。”说完,他从怀中掏出一个瓷瓶,拧开塞子,放在她鼻间闻了闻,将瓶子放在她手上,便起身离开了……
    桂荣公主一脸冷漠的带着一群人推开了一扇门,看见了倒在地上的太子祁荣之后,表情明显柔和了一些,她赶紧让身边的宫女上前把太子扶起来。
    原本想要喊太医的,但是祁荣清醒了过来。
    他一脸阴霾的看着站在那里的桂荣,又扫了一眼周围的侍婢奴才,然后冰冷的说道:“你们都下去!”
    下人们连忙全部出了门,这个时候桂荣倒是不着急了,她坐在椅子上,看着自己这个一母同生的哥哥,沉吟半响,开口:“苏家嫡女不一般,太子哥哥还是不要用这种方法了。”
    祁荣冷笑:“什么时候轮到你来教训我了?”
    桂荣微抿唇:“桂荣也是为了太子哥哥好。”
    “本宫的事情用不着你管。”说完这句话,他冷酷的起身,然后打开门走了出去,桂荣淡淡的给自己倒了一本茶水,心里想的却是这个苏佩玖是如何逃脱的。
    这边,整理好自己衣服的苏佩玖虽然解了药,但是脸上依旧有些不正常的红晕,为不被人发现,她索性找了一间空旷的屋子走了进去。
    要说这个百花节真的是个可以发现众多官家子弟和小姐无数绯闻的好机会,苏佩玖也是觉得自己真的是今天出门没有看黄历,刚刚从别人床上逃出生天,结果一进门又看见别人的活春宫。
    这一刻她觉得就是老天爷对她的考验,慌乱退出房间,再小心翼翼的合上门,走到外面急忙掏出祁墨给她的药瓶子,放在鼻间吸了几口,压下去身上的燥热。
    看来屋子是不能随便进的,再看天也暗了下来,晚上的聚会就要开始了,她还是到外面吹吹风好好冷静一下。
    相府内。
    二房的母女正聚在一间屋子内。
    “真没有想到白双雅那个闷葫芦居然帮着苏佩玖这个小蹄子得到了你父亲的宠爱。”赵梦芝涂着豆蔻的手使劲的握着手中的帕子。
    苏行烟冷哼:“看她能够风光几时,这百花节内女儿家的勾心斗角可不是这个愚善的嫡女可以应付过来的,要是给父亲丢了脸,这宠爱也就丢了。”
    对于苏行烟这句话赵梦芝却有些不同意:“虽然不知道这个苏佩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总觉得她已经不是以前的样子了。”
    苏行烟经过自己母亲这么一提醒就想起自己曾经多次想要害苏佩玖,但是都被她逃了出去,以前对于自己说的话从来不敢顶一句的这个懦弱嫡女,居然也开始不给自己台下了。
    “好像是有些不一样了。”
    赵梦芝勾勾红唇,一手搭在自己女儿的手上:“不要担心,既然她那个公主娘亲我都可以轻而易举拿下,更何况这个不谙世事的小蹄子?等她百花节回来,有她好看的。”
    “母亲已经有计谋了?”苏行烟眼睛一亮凑到她面前。
    赵梦芝笑意加深眼神恶毒:“这个你就不用操心了,这种事情让母亲帮你办,你就安安心心的准备将自己送上皇后宝座便是。”
    说道皇后,苏行烟笑裂了嘴,撒娇道:“母亲就会取笑女儿,还不知道他……”
    “嘘——!”赵梦芝伸手挡住自己女儿的嘴:“小心隔墙有耳。”
    苏行烟连忙住嘴,只是红艳艳的唇角越发上扬起来,这回看苏佩玖如何逃脱!还有她身后的所谓的高人,她这一次也要连根全部拔起!
    君柳姬的下场,她的女儿会再一次步后尘!
    她都快要忍不急想要看到苏佩玖落魄的样子了。但是突然想到一件事情,她连忙低声说道:“母亲,女儿到现在都没有找到玲珑脊,大人那边没有法子交代。”
    赵梦芝眉头皱了起来:“还没有消息吗?”
    “是的,一点消息都没有。”
    “想不到这个君柳姬藏得挺深啊,不过再怎么深,终究是在相府之内,再找找总会出现的。”她将帕子拿起来擦拭了一下手指,然后笑道。

☆、第二十一章 花重锦官城【4】

晚宴开始,一群身姿窈窕的美人鱼贯而入,琴瑟笙箫骤起。
    因为是百花节,所以女儿家也就免了面纱还有屏风遮挡这些繁文缛节,尽情的可以向自己喜欢的人展示自己的娇媚容颜,而儿郎们也可以尽情的欣赏京城闺花的风情万种。
    期间不乏有暗送秋波者,看对眼的情人们频频隔着舞池朝自己心爱的人表达爱意。
    苏佩玖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感受着来自对面太子过于热切还有阴霾的目光,若坐针毡。这一次他没有得逞,肯定还会有下一次。绝对不能够再跟这个阴晴不定的太子独处。
    至于祁墨……她稍微抬眼看了一下那个人。只见他勾着浅浅的笑意,举着一杯酒盏放在唇边,视线放在舞池中的舞娘身上,眼角是溢出来的桃花。但是浑身上下又散发着一种莫名的距离感,矛盾又复杂。他不会拒绝任何女人的好意,不会吝啬自己对她们的温柔,也不会轻易给任何一个女儿独宠。
    真是个坏男人……苏佩玖在心里冷讽。
    伸手欲拿起桌上的酒杯,却不小心牵扯肩膀上的伤口停滞了一下,她水眸微眯,看不出情绪。但是对面的男人却在这个时候抛来一个意味不明的笑意,随即移开。
    一舞作罢,桂荣开口:“每年的百花节都是众位展示自己的好机会,今日前来的公子小姐们,不防上来表演个节目助助兴?”
    公主开口必然会有人搭话,那些早就想要展示自己的人越发跃跃欲试。
    一位打扮张扬的女子施施然站起身:“小女不才,便拿下今日的首秀了。”
    “不知道尚书千金想要表演什么?”桂荣问道。
    尚书千金?苏佩玖稍微注意了一下,抬眼一看,却发现这个女子就是之前在假山警告自己离漠王远一点的那个。
    这个女子她有所耳闻,好像那个是跟苏行烟齐名京城第一才女的张萧柳,琴棋书画无一不通。但是心里一直不舒服的就是跟一个青楼小妾出生的苏行烟并列为第一才女,这一次苏行烟不在,她怕是要好好的出口气了。
    张萧柳先是含情脉脉的看了一眼漠王,得到微笑回应后,她得意的目光扫过苏佩玖。
    苏佩玖接到那个目光之后,心咯噔了一下,果不其然……
    “早就听闻苏行烟的二妹苏佩玖也是个才情潋滟的佳人,今日一见惊为天人,不知道待萧柳表演完后,可有幸观赏一下佩玖妹妹的表演?”
    这个张萧柳果真是将对苏行烟的怨恨出气到自己身上了,加上之前祁墨又火上浇油,只怕自己已经是这个上述前千金眼中钉肉中刺了。
    所有人的视线都聚集在她这里,有看好戏的有嘲讽的有不明意味的……在这些目光中,苏佩玖轻笑一声站起身:“如此佩玖献丑便是。”
    张萧柳掩盖住自己得意的笑容,她不是没有听苏行烟说过,自己家里有一个什么都不会的嫡女妹妹,除了一张可以看的过去的脸,懦弱愚蠢。
    今日一见,她不经要骂苏行烟了,这个苏佩玖的脸哪里只是看得过去?这是一张连女人看过之后都要抓狂嫉妒的面容,被简单的说成只是看的过去,看来苏行烟也就只有这点嘴皮子的功夫了。要是她有这么一个不得宠又长得极美的妹妹……她第一件事情就是刮花她的脸!
    收回自己的心思,张萧柳余光看到漠王又将视线放在苏佩玖身上后,眼底的恨意更加浓重。“萧柳带来的是一曲笛音,为各位助兴。”
    语毕,她从丫鬟手中接过自己的玉笛,轻轻的放在唇边,吹起了第一个音。
    不愧是京城的第一才女,笛子吹得低柔婉转将女儿家对情郎的爱慕之意吹得十分贴切,勾起人内心春意躁动。但是即使这个时候是百花节,毕竟是风行比较严肃的朝代,张萧柳的这首曲子也是有些靡废了,难上大雅之堂。
    桂荣虽然表面上在笑,但是眼底确实淡淡的讥讽。女儿家如此不自爱,当真是不知羞耻。尚书也是老糊涂了,如此教养女儿。
    尚书公子张权晟听到自己妹妹吹出这样的一首曲子之后,面色顿时阴寒下来,想要冲上去将自己丢人的妹妹拉下来,又恐于众人,所以只能冷着一张脸,站在那里对张萧柳行注目礼。
    可惜张萧柳是完全看不到自己哥哥对她的频频眼色,她的满腔情意都是对着漠王的,此刻她正朝着那个宛若神祇的男子表达自己的情意,眼中除了那男子再也看不见其他人。
    一曲作罢,男子们吹起口哨和呼声,张萧柳这才面色微红,她转过头看向苏佩玖:“佩玖妹妹,请吧,姐姐我可是极其期待妹妹会表演什么样子的节目呢。”
    苏佩玖优雅的将自己的裙装整理好,然后朝着大殿之中而去,她带着得体的笑,说道:“佩玖没有什么精通的,只好给诸位跳一段舞了。”
    太子祁荣这个时候开口:“不知道二小姐给我们带来的是什么舞呢?”
    苏佩玖低着眉:“前些日子跟一个云游之人学来的,佩玖也不是很清楚这个是什么舞。”
    “可需伴奏?”祁荣视线在台下女子身上扫描一下,冒出这么一句。即使是违背自己,这个女人也是有资本的,不骄不躁又长相极美,美人果真祸水。
    “箫声即可。”
    祁荣不会吹箫,即便他会吹,这种情况下也是不允许他这么做的。祁墨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桃花眼定格在自己的酒盏之内,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原本苏佩玖想要拜托乐师帮个忙,但是没有想到怀王祁澈突然笑着从自己位置下来了。
    “本王刚好对于萧略懂,不知可有幸为美人伴奏?”
    苏佩玖连忙低头施礼:“怀王抬爱,如此有劳。”
    “请。”
    早前亡国大燕长公主秦歌曾经在祭祀上一舞倾尽天下,有名之士曾叹惊为天人。但是这舞秦歌只跳过一次,此后在没跳过,这让当时之人颇感遗憾。由于舞技极其难学又没有多少人知晓,所以当年秦歌公主这一舞,天下人只闻其名却未有幸见其状。
    此舞名为——侍魂。
    苏佩玖让怀王祁澈吹奏的也正是祭祀之时所奏之曲。
    在场之人所有人都在为苏佩玖这一舞倾倒迷醉之时,只有一个人是出于极度震惊的状态。那个人就是漠王祁墨!
    当年秦歌跳侍魂的情况没有人比他更加清楚,这一舞就是为他而跳的!此舞之后,他便被秦歌偷偷派人送回了元苍。
    可是……大燕长公主明明已经……是他亲手合上棺木的。
    可是这世间除了秦歌,谁又能跳出这首侍魂?
    祁墨眼底开始泛滥碧色,他一眨不眨的盯着下面跳舞的女子,看着她柔软的腰肢如何像当年那个少女那样翻转盘旋,心里的复杂可能也只有他自己知道。
    这个叫苏佩玖的女人……她究竟是如何学会这首侍魂的?
    怎么学会的?舞动的苏佩玖眼底是抹不去的阴寒。这舞是她当年即兴而起,为他践行而已。侍魂侍魂,她用侍魂送他归国,可是他归来之后却弑杀大燕之魂,现在又看见这侍魂之舞……祁墨,你心里是何等滋味呢?
    …………
    百花节之后,相府出了一位惊世佳人的消息迅速传遍整个大陆,关于她那曲百花节所跳之舞被世人所津津乐道。原本沉寂相府后院的嫡女终于走了出来,而且一出便为天下人所知。
    银鸽给靠在软垫上的美人倒上一杯热茶,然后开口:“今日老爷又打发了不少前来求亲的人呢,小姐现在可是京城的热门话题,所有人都在讨论小姐百花节所跳之舞呢。”
    “哦,是吗。”苏佩玖放下手中的书,将身子稍微坐直,端起茶水放在唇边微抿。
    银鸽笑道:“是的呢,奴婢有一个好奇的,小姐这跳的舞可有名字?”
    苏佩玖刮开茶叶的手停了下来,她转过头看向银鸽,嘴角带着浅笑:“这舞……名曰侍魂。”
    ……
    夜色深沉,刚刚从百花节回来的苏佩玖洗漱之后便躺在榻上休憩去了,只是睡到后半夜,越发感觉自己呼吸困难,她睁开眼睛便看见面容绮丽的男子冷漠的看着自己,一只手正在自己脖子上用力。
    “醒了?”男子手没有松开。
    好在还是可以说话的,她不慌张,轻笑:“漠王夜闯女子闺阁不怕落人口齿?”
    祁墨单手掐着她的脖子,身子前倾也压了上来,他嗓音有些沙哑,却带着说不出的性感:“本王以为二小姐已经豁达到什么都不在乎了呢。”
    苏佩玖冷笑:“佩玖岂敢跟漠王相提并论。”
    “本王杀人无数,你知道狡辩的下场。”手开始用力,他笑的温柔,嘴边却突出无比阴寒的话语,眼底碧色浅浅。
    苏佩玖被掐的难受,眼角开始泛起泪水,她目光不惧的看着头顶上的男子:“深夜造访,漠王只是来掐掐佩玖的脖子的?”
    祁墨凑近她的耳际,呼吸打在她的耳后,暧昧无边。“本王可没有那么多的耐心,今日百花节晚宴上的侍魂舞,你从何而得?”
    “你最好是老实交代,本王可没有表面上看的那么怜香惜玉。”他在她的耳后落下一吻,然后大手猛地施力,苏佩玖险些被掐晕过去,处于本能她伸出手开始拽他的大掌。

☆、第二十二章 红暖帐内硝烟起

“啧啧……这美人泪还真是让本王垂怜。”他伸出另一只手食指微弯刮去她左眼眼角的泪滴,放在舌尖。“苦的。”
    苏佩玖已经被他掐的呼吸困难,这是一场跟狼做赌注的交易,她只能赢不能输!侍魂舞一出,她便是为了试探,她要看看公主秦歌在祁墨心中到底是个什么地位。只要他祁墨有那么一点点在意,她便稳操胜券。
    “咳咳……你…你要是掐死…我,就永远都别想要得到她的消息……”她眼底有畅快的笑意,让祁墨看的一愣。
    随后他微眯眼睛,危险的冷光从碧色透亮的眸子中闪过:“你知道自己在跟谁谈条件?”
    “你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