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花时节花自开》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非花时节花自开- 第11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陆怡心坐在沙发上,静静地目送他离开,脑中突然浮现了另一个与他同样霸道的男人,不由失笑的摇了摇头,她们母女两何其有幸,能遇到这样深爱自己的男人。

深秋的早晨,凉风飕飕地刮着,小雨淅淅沥沥地下个不停。

“夫人,大小姐,直升机已经准备好了。”一身形肥硕的男人恭敬地站在门外等候着。陆怡心看着那难舍难分的恋人,眼底的笑意渐浓,“阿彪,你不知道热恋中的人都是特黏糊的吗?”被唤作阿彪的肥硕男人憨憨地摸着头,他没和女人处过当然不懂,但是看着大小姐和墨当家的窃窃私语,他好像又有些懂了。

墨岩低着头,如帝王般俯视那张魅惑人心的小脸,爱怜地抚上,“去到沈阳,晚上睡觉的时候记得盖好被子,记得多穿衣服,不要吃辣的东西,也不要吃对身体不好的零嘴,不要碰危险的物品,记得每天给我打电话,记得想我。”

如果不是墨家需要他坐镇,他一定带着她去,可是,他轻叹了一声,宝贝似的把她揣进怀里,声音极其轻柔,“记得,回来”

沈非花双手环着他的腰,耳边萦绕着他的细心嘱咐,心“哗啦”一声就碎了,她凝视着他,如蛇般的勾搂住他的脖子,送上自己柔嫩的樱唇。

男人感觉到她的情动,双眸一沉,狠狠的回吻着那仿若散发玫瑰香气般的美丽唇瓣,铁臂收紧得仿佛要将沈非花揉进自己的骨血一般。

很久,很久,好像已经过了一个世纪之久,男人才放开她的唇,他还不满足的紧紧盯着已经红肿的樱唇,沈非花的脸红得像海棠一样,在朝阳的照射下散发出夺目的光彩,“我真的得走了,你也要照顾好自己,别勾引其他女人!不然把你的小JJ剪掉!” 

墨岩哭笑不得地刮了她娇俏的鼻子一下,轻轻地放开了她,“走吧。”

“小花,小花,先别走啊。”苏致宇突然冲了出来大喊,沈非花一顿,疑惑的回头,“干嘛?”苏致宇拽住她的胳膊,急切地问道:“连清喜欢吃什么?喜欢什么颜色?平时喜欢去哪里?兴趣爱好是什么?”

沈非花皱着眉看着他,也没多想,以为他有事拜托连清,直接就说了:“连清没有爱吃东西,但她却对雪莲茶情有独钟,至于颜色嘛,浅色系的她都可以。海边和教堂是她经常去的地方,她好像也挺喜欢在海边画画。”

“谢谢。” 死木头,得到答案后就溜,也不来送她一下,沈非花不满地翻了个白眼,转身的时候,及腰的长发自然的飘起,如黑缎子般光亮,她潇洒地挥手告别了墨家众人,踏上了昂贵的私人飞机。

大约两个小时之后,小雨刚停,她们就到达了沈阳,直升机终于缓缓地停落在沈家大宅的专属停机场,因为停机场就在沈宅的旁边,所以他们一行人只步行了几步就到了沈家。

这里的风格完全不同上海建筑的简洁现代,沈家大宅是一个传统风味很浓的大院子,说是传统,却又没有给人种严肃压抑的感觉,反倒是令人感到很随和很温暖。

沈宅的大门口,竖着两个硕大的花瓶,花瓶上面有两条张牙舞爪的飞龙,像是在把守大门。

此时的大门是敞开的,放眼望去,门口离大厅的距离很长,但并不完全是空地,在这个大空间的左方矗立着一座人工垒成的大石山,一弯瀑布从山上的花草树木丛中凌空泻下。石山的周围还种了些洁白如雪的玉兰花和榕树。

经过雨水的洗涤,那些玉兰花是那么的洁净,淡淡的清香扑鼻而来,让沈非花的心情异常舒坦。

原本悠闲坐在门口的十几个男人在见到她们的时候,马上站直了身体,中气十足地喊道:“大嫂好!小姐好!”说完还偷偷瞄着她们,沈家小姐是哪个?

陆怡心笑着点了点头,左看右看不见自家男人,疑惑地问道:“严坤,你大哥呢?” 

这帮男人的为首便是严坤,穿着普通的布衣和布鞋,他消瘦的脸神色严峻,深沉的黑眸仿佛有一抹挥不去的莫名其妙的忧愁,“大哥出去了,他说晚上会回来,先让我接待嫂子和大小姐。” 

陆怡心“哦”了一声,伸手拍了拍严坤的肩膀,感慨地说:“你这个二当家也不容易了,等沈奇回来我帮你揍他几拳,”突然手一转,把躲在后面的小女人拎了出来,“兄弟们,她就是我和你们大哥的女儿。”

无奈被点名,沈非花毫不矜持,直爽地朝他们弯嘴一笑,“大家好,我是沈非花。” 

弯弯的秀眉下一对幽眸清澈如水,一点樱唇红润亮泽,修长的玉颈尤似精雕细琢,盈盈俏丽的纤美身段宛若天成,恰到好处,丝毫都不可增减。她穿着的大海般湛蓝的连衣裙,更是为她增添了一丝仙味。

未曾经过雕饰的脸庞上,绽放着就像幽林中射进的第一屡阳光般的笑容,明亮似朝霞升起,恍惚间一切所有黑暗丑恶的事物在她面前都化作一抹尘埃,烟消云散。

男人们呆呆地看着她,一时竟忘记了呼吸,她,是仙子吗……  
第二十五章 他来了


仙子?

在沈非花来到这里的第六天,沈宅的众人终于知道,原来事情真的不能只看表面。

严坤紧皱着眉头,盯着桌上已经醉醺醺的两人,她们一手拿酒瓶,一手猜拳,玩得不亦乐乎,他脸色难看地打断了这美好的氛围,“夕子,小花,别喝了。”

两人的脸色红晕酒气未消,都迷蒙着双眼互相对看,沈非花挑眉,大大咧咧地揽住严坤一个劲教育着:“坤哥啊,你太奥特了,在这种环境,这种氛围下,我们的猜拳游戏已经从娱乐晋升为,呃,晋升为……小姑姑,你告诉他。”

说到最后竟然词穷了,她烦躁地揉了揉头发,把炸弹丢给了旁边的人。

沈夕龄响亮地打了个响指,摆弄着妖娆的身姿,妩媚地笑着:“是情趣……”

她是沈非花的姑姑,但因为她们两的年龄相仿,性格也是一个暴脾气,一个没心肝,所以也相当合得来,这些天,沈非花都一直叫她小姑姑。

“没错,就是情趣!小姑姑,你倍棒!”沈非花用力地在那张娇媚诱惑的脸上啵了一个,转而又摇着头哀叹:“唉,我对不起墨岩啊,竟然和别的人在这儿情趣着。”沈夕龄回啵了她一个,娇声道:“偷情的时候别提他。”

“对对对,小美人,先给爷笑个呗,嘿嘿……”两个天之骄女像恋人似的紧紧黏在一起,猖狂的笑声和乱七八糟的语言都彻底让我们沉静的严坤同志崩溃了,他哑口无言地坐着,双眼无神,极尽所能的忽略耳边的声音。

这时,大厅里出现了一对亮眼恩爱的夫妇,中年男人长着一张标准的国字脸,那两条浓黑的眉毛下,一双鹰隼似的眼睛射出明亮的光芒,给人以精明强悍的感觉,紧挨着他的女人,高雅脱俗,一身肌肤温润柔腻,傲雪赛霜。

他们的十指紧紧地相扣,男人偶尔偏头看向他夫人时,眼里的眷恋和牵挂不言而喻,女人则显得冷淡一些,不过她的脸上依然柔和得动人。

“大哥!嫂子!”无意转头看到门前的两人时,绝望中的严坤心头一阵狂喜,仿佛溺水之人突然找到一根救命的稻草一样。

看清大厅里的形势后,沈奇和陆怡心默契一望,相视一笑,脚步一弯,匆匆离开了这里。严坤傻眼,这算什么?沈夕龄和沈非花看到他这呆样,都忍不住花枝招展地掩嘴笑了起来,还指望老爸(大哥)来解救自己,啧啧,这个笨男人。

实在玩太疯了,沈非花疲惫地回到房间,“嘣”的一声整个人就大字型地倒在了床上,舒服地合上了眼睛,然而就在她快要睡着的时候,床头柜上的复古英式电话就发出了“铃铃”的响声,她不耐烦地用枕头盖住自己,试图忽略那烦人的响声,可铃声像是被循环了一样,久久不能停歇。

到底是谁啊,沈非花愤懑地扔开枕头,双眼已经困得睁不开了,她只好半眯着眼拿起了话筒,语气相当不礼貌,“哪位啊?”

“小花……”听着她懒懒的声音,电话那头的男人声音温柔得不得了。

“墨岩?你怎么现在打来啊,我好累啊……”他语气中的牵挂和想念听得沈非花心都软了,无意识地就向他撒起娇来了。

“傻瓜,我想你了。”墨岩轻笑,手指眷恋地摩擦着书桌上摆着的相框,黑白相片里的女子身穿旗袍,蚕丝一般柔顺的发丝一根根的栖回她的肩头,一张俏脸清纯诱惑,幽眸如一泓清泉,清澈无瑕,香软的樱唇微微扯出了快乐的弧线。

她站在盛开的娇艳花朵群中,脸上洋溢的青春活力让人不自觉地把注意力都集中到了她身上,那一瞬间,仿佛全世界的花草树木都成了粉末。 

沈非花的嘴角忍不住上扬,戏谑道:“原来你只有睡觉前才会想起我啊。”

“自从你走后,我就失眠了。”没有她在身边,他总是会莫名的心烦气躁,一闭眼,全是她的脸,睁开眼,触摸不到的也是她,被那种空虚和失落夜夜侵蚀着,他实在是辗转难眠。

然而那头电话回应他的则是雷鸣般的鼾声,墨岩不禁摇头失笑,这个傻妞真的是玩累了,可怜他一人留在这空荡荡的房间里,想她想到要命。

这天夜里,让人闻风丧胆的黑帝终于还是抵不过思念的折磨,心一横,推掉了所有的事情,交待管家让苏致宇看守墨家,然后就带上了飞行员跑到沈阳找他的宝贝,也因为这件事往后的几天里苏致宇都没有搭理他。

墨岩的直升机到达沈宅的时候,远方的天际才刚吐出鱼肚白,沈奇和严坤一班兄弟在门前习武,看到这个浑身散发强大气场的不速之客,都不禁脸一沉,沈奇全身戒备,声色俱厉“你是谁?”

“墨岩。”他如刀的眼神扫过几人,冷声道。

众人一怔,上海的黑帝墨岩?他就是大小姐说的男朋友?严坤皱着眉,暗地跟沈奇示意,这男人不是简单人物,小心有诈。沈奇半眯着眼,这个男人的右手即便是自然垂在身上,也习惯性地做着拿枪的姿势,这足以证明,他杀过很多人。

见他们全身戒备地看着他,完全没有让他进去的意思,墨岩沉默半响,方开口:“我没有恶意,我只想来见沈非花,请你们让开。”要是硬闯他们根本拦不住他,可若他伤了沈宅的人,小花定会生气。

“小张,带他去小姐的房间。”沈奇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大哥!”“当家!”严坤和其他人连忙惊呼,沈奇挥手阻止,“没事的,让他进去吧。”

在擦肩而过的那一瞬间,沈奇一愣,随即会心一笑,因为,他听到了那真诚可贵的“谢谢。”

墨岩轻轻地走到床边,低头看向躺在床上的娇人儿,睡着的她少了平日的狡黠跳脱,多了鲜见的清丽平静,她发出轻美均匀的呼吸声,睡得又香又甜,嘴角还挂着一丝笑意,神态动人至极。

他坐在床边静静地凝视着她可爱的睡眼,伸手帮她理了理有些凌乱的青丝,手指顺着她光洁的额头,秀气的眉毛,浓密可爱的眼睫毛,玲珑的鼻子,最终滑到她那鲜艳欲滴的樱唇之上,指腹轻轻摩擦着,眼睛里流露出了无尽的想念和爱恋。

“小花,我来了……”男人熟悉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轻细温柔,蕴藏强大的诱惑力。沈非花闻声睁开清澈的幽眸,睡眼惺忪,懒洋洋地朝他瞥了一眼后又闭上了眼睛,她就知道这个死男人会等不及,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快而已。 

。 
第二十六章 白天的洞房花烛

浑厚的笑声在头上沉沉响起,沈非花睁开眼睛瞪他,却不慎跌入了一双温柔荡人心神的深幽黑眸里,她半撑着身体,呐呐地张了张嘴,老半天才支支吾吾地说,“你来得,挺早的。”

“我想你了,真的好想,好想。”墨岩看着她的目光,却是如此的深情不舍,他紧紧把娇小的她收入怀里,彷佛一松手她就会凭空消失一般。

“你……”男人根本不让沈非花有说话的机会,她才吐出一个字,檀口已被封着,温热的舌头霸道地撬开她的唇齿,先是轻啜着她的小舌尖,然后扫遍她口腔内的每一吋。强劲中隐藏着浓浓的爱恋,让她本就不高的抵抗力彻底瓦解,也吐出小舌相互纠缠不休。

奈何肺活量不够别人大,被吻得喘不过气的沈非花双手抵在他的胸口,俏脸烧得比火还红,她主动开口投降,“……唔……我不玩了……我还没刷牙洗脸”

墨岩不舍地放开了她的唇,冷眸流露出摄人心魄的异芒,只是黑色的让人心神被震慑,而火焰般的光芒却不住的变幻闪烁,如生出吸力般诱惑着沈非花的心神,还未等她回过神来,就被他拦腰抱起,她不满道:“你干嘛!我要刷牙!”

“我陪你,今天我也没有刷牙。”墨岩抱着她把房间的锁上了,才大步走向房间里特设的浴室,沈非花挑眉,一下拽住了他的西装领子,“你锁门想干什么呀,黑帝大人?”

“我不喜欢别人骚扰。”闻言沈非花意味深长的“哦”了一声,墨岩笑着把她放在了门前,径自拿过洗手盆上唯一的漱口杯,扭开了水龙头盛了半杯清水,然后端着牙刷往里挤了些洁白的牙膏,帮她准备好一切后才让她进来。

待两人都洗漱完后,沈非花就舒服地坐在墨岩怀中,背部紧贴在他宽厚温暖的胸膛,惊喜的拿过他早已带来的糕点,迫不及待地吃了起来,“虽然一样是薄荷糕,但我还是觉得张姨做的好吃一点,有温暖的味道。”

“那就跟我回墨家,我让张姨天天做给你吃。”墨岩在她耳边轻声说着,顺便还拿舌头轻轻舔了她的耳根一下。“别闹……很痒啊……”如同触电一般沈非花就要站起来走,可是腰间的那只手臂一用力,就将她牢牢压回到他怀里。

柔嫩温润的人儿坐在怀中,娇小的翘臀隔着一层轻软绫罗也掩不住那柔软弹性,美人在怀,一股香馥馥的热力透体传来,墨岩的理智轰然倒地,他粗鲁地将她转了过来,玲珑剔透的曲线猛地紧贴於男人胸前,惹得两人身子一颤。

“黑帝大人,你终于打算开荤了?”沈非花似笑非笑地看着他,可眼中却闪过一丝兴味,她是在现代长大的,思想没有墨岩那么传统,她觉得反正都认定彼此了,这种事想什么时候做就什么时候做呗。

墨岩双眸一沉,起身把她轻轻扔在了床上,直勾勾的望着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