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上路过路人 作者:水月叶梅》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路上路过路人 作者:水月叶梅- 第75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孙乾挂掉了电话之后,黄叶看着通话时间,然后把手机放进口袋里了。之后,收着挂在绳子上的衣服。
  黄叶走回房间,黄滫浚一边玩着游戏,一边听着歌。黄叶拿着一条毛巾,拿着一个桶,走进了洗澡间。播放着一首歌,感觉挺不错的。
  几首歌的时间过去,黄叶已经洗好了。而没有过很久,黄叶把衣服也洗好了。再次走进房间的时候,黄滫浚把电热炉给插上了,散发着热量。
  黄叶坐在床头,拿着一支笔,又开始写着实习日记了。黄叶感觉每一天都是那么样的事,重复,再重复!
  黄滫浚拿着自己的衣服走出去了,但,播放着的音乐还在房间里荡漾着!当黄滫浚走进来,黄叶的实习日记已经写好了。顺手拿过放在一边的一个本子,准备写一点心情了。
  “小黄,我们下一局象棋。”黄滫浚说着从抽屉里拿出象棋,放在了书桌上,准备开始了。黄叶把拿在手中的杯子放在了一边,开始摆着象棋子了。
  “我走了,到你了。”黄滫浚说着。
  这时候,只看见黄滫浚的炮已经是来到了正中间了,黄叶跳起马……
  “你赢了。”黄滫浚说着。
  看着桌上面的棋子,黄叶已经赢了。于是,两个人又下了一局。但,这一局还是黄叶赢了。
  “这是什么情况?怎么总是你赢呢?”
  “你没有注意到。”
  “和老齐下棋的时候很轻松,到你这里来了感觉都不是对手了,以后不和老齐下起了,感觉没有一点进步。”
  “要不要再来一局?”
  “不来了,我的信心都被你彻底打击了。”
  “修心不是要平淡的看待一切吗?”
  “还没有到境界!”黄滫浚说坐在床上,开始打坐了。他闭着自己的双眼,两手放在盘着的腿上,一动不动。
  黄叶看着他的模样没有说话,而是拿着一支笔,拿着一个本子,又开始写着自己的心情了。
  曾经,有一个朋友说过一句话:输了什么,都不能输了自己的心情!
  心情,控制好了自己的心情,人生都在自己的手中!在人生中,最大的敌人是自己!说得再直接一点,是自己的心情!
  你永远看不见我流泪的时刻——在你转身的时候,就是我流泪的那一刻!
  因为懂得,所以珍惜!
  有些人的爱,不是爱,而是爱的一种错觉!
  有一个人离开,你是哭还是笑?若是哭了,你已经爱上她了!
  一切都会重新开始,只不过开始之后,都已经物是人非了!
  泪水,并不是懦弱的表现……
  纵使有千万个理由要离开,我也会找一个理由为你留下!
  “小黄,我关灯了。”在房间里,传来了黄滫浚的声音。
  “好的吗,你关吧。”
  黄叶把手中的一支笔放在了本子的中间,而后缓缓的合上本子。之后躺在床上,盖着被子。
  黄滫浚关灯之后,房间里一片暗黄的颜色——电热炉的散发的颜色。
  “搞什么,这怎么让人睡觉吗?”黄滫浚说着。
  “没事,这也是修心的一种!”黄叶一笑。
  黄滫浚把灯打开,然后把电热炉放在了桌子下面,散光的那一面对着墙。
  “这样热量都到墙上去了,我们有热量吗?”黄叶说着。
  “买被子不知道多好,弄一个电热炉过来,却睡不着了。不暖和也算了,还不让人休息了!”
  “搞死搞残吧!”
  “算了,睡了。”黄滫浚说着又把电热炉拿出来,然后把灯给关掉了。
  在房间里,暗黄的光,一直到天亮……
  黄叶醒来的时候,感觉脚还是那么的冰冷,并没有一点热气。看着手机上的时间,已经八点了。
  黄滫浚的床动了,然后他起来了。黄叶坐在床头,玩着手机上的游戏。
  “昨天晚上你睡着没?”
  “睡着了。”
  “没有一点用,算了,这也是修心的一种!”
  黄叶把手机放在书桌上,然后穿着自己的鞋子。之后,去洗了。洗好了之后,黄叶站在一边等着黄滫浚。
  两个人走出来的时候,岳经理和朱经理已经离开了。黄滫浚把院子门给锁住,两个人走在路上。
  在路上,十几只狗还在你追我赶的。似乎,这么寒冷的天并不影响它们的心情。
  “你!”黄滫浚对着最近的一只狗说。那一只狗还以为黄滫浚要给一点吃的,跑到了黄滫浚的身边,一双水汪汪的眼睛看着黄滫浚,摇着短小的尾巴。
  “它来了,你给点吃的吧。”
  “问题是我没有啊!”黄滫浚向前慢慢地走着,这一只狗也慢慢的跟随着。而没有走一会时间,走在黄滫浚后面的那一只狗已经离开了。
  “一、二、一……”
  经过民兵训练基地的时候,上空传来了他们洪亮的声音。经过门口,黄滫浚停下自己的脚步,看着里面训练的人。黄叶也停下自己的脚步,看着里面训练的人。
  看见他们身上的衣服很单薄,没有穿的那么多。至少,没有穿得黄叶这么多。他们统一的姿势,统一的步伐……
  看了一会时间之后,黄滫浚迈着自己的脚步向前走去。黄叶在后面走着,一双眼睛还在看着里面训练的人。
  来到吃早饭的地方,黄滫浚推开门走进去,黄叶走进去关着门。而在里面的人并不是很多,只有着几个建筑工人在吃着早饭。
  “和以前一样。”黄滫浚说着。
  “等一下,包子还有等几分钟。”她说着。
  “你吃什么?”黄滫浚对着对面的黄叶说。
  “一个饼子,一碗稀饭。”
  “来两个饼子,两碗稀饭。”
  “好的。”
  她走进去,然后端着两碗稀饭出来了。她把稀饭放在了两个人的面前,然后离开了。这一刻,黄叶感觉她和以前有一点不同了——身上有着香味!在以前的时候没有这种味道,这是第一次!
  当她端着一个盘子放在桌子上的时候,黄叶再次的确定今天的她有一点不一样——身上有着香味!
  两个人慢慢的吃着稀饭,吃着包子。没有几分钟的时间,两个人已经吃好了。在室内坐着,黄叶都不想走了。若是在休息的时候有这么适合的温度就好了——晚上不会冷!还有,这么适合的温度刚好休息!
  “给你!”黄叶递过自己手中的钱。她看了一下,然后放进自己的口袋里了。之后,她拿着放在一边充电的手机,继续和朋友聊天。
  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和你们聊天了,是否都已经忘记了?
  我上线了,又下线了,谁看见了我突然的变化?
  有时候,我们挺有默契的——你不联系我,我不联系你,最后我们都不联系了!
  黄滫浚推开门,走进后面的黄叶顿时感觉阵阵寒风袭来。黄叶走出来之后,把门关上。冷飕飕的感觉,从身体的各个角落穿过……
  黄叶第一次感觉冬天来得这么早——之前在老家并没有这样的感觉——即使是到了十一月份的时候,也没有这么寒冷!
  黄滫浚又抽着一支烟,然后走进旁边的一家超市,又买了一包烟,放进了自己的口袋里。在他的手中有着一个烟盒子,被他扔进了一个垃圾桶中。
  “好球,进了。”黄叶说着。
  “小黄,你不打篮球,上体育课的时候你做什么?”
  “打兵乓球。”有时候,与其让黄叶打篮球,还不如让黄叶去排球。虽然都不会,但是黄叶觉得排球比篮球简单得多。
  走到办公室的时候,老齐已经是站在了办公室的门口了。
  “来得这么早啊!”
  “我是闲着没有事做。”
  “老齐,你老家是哪儿的?”
  “南疆。”
  “读书呢?”
  “在西安。”
  “怎么回去呢?”
  “一般的时候都不回来的,只有寒暑假的时候才回来。那些事都过去了,现在已经过了读书的年龄了!”
  黄滫浚把办公室的门打开,三个人走进来,然后坐在椅子上,没事做了。
  “你是在新疆长大的吗?”
  “嗯,我爷爷那一辈已经过来了。”
  “有没有回去呢?”
  “没有,老家里都已经没有亲人了,所以没有回去了。再说了,回去也挺陌生的,也不习惯!这里挺好的,挺喜欢这里的。”
  “来,抽一支。”黄滫浚说着从口袋里把刚才买的那一包烟拿出来,拆开,递给他一支烟。
  “那我不客气了。”老齐接过去,然后把手伸进口袋里,摸了几下,却没找到打火机。
  “打火机用一下。”老齐说着。
  黄滫浚把手中的打火机递给老齐,老齐点燃自己嘴上的烟,然后把打火机又递给了黄滫浚。
  烟味在房间里环绕着,黄叶打开自己后面的窗户,呼吸着新鲜空气。烟味很重,有一种窒息的感觉!
  这时候,阳光已经来到了地面,温暖着……
  

☆、八八

  “叔叔,赵师傅说可以做拉拔试验了,我们有没有报上去?”黄滫浚对着坐在椅子上抽着烟的朱经理说。
  “听庞总说今天上午就会过来做实验了,这是我已经报到上面去了。”
  “朱经理,你去陪着他们走一下,来做拉拔试验了。”庞总站在门口说着。
  说曹操,曹操到!
  朱经理拿着放在桌子上的白色帽子,戴在了自己的头上,而后拿着一把卷尺,走出去了。黄滫浚也拿着白色帽子,戴在了头上出去了。黄叶戴着帽子关上办公室的门,走出去了。
  这时候,有一群人站在办公室的门口,中间还放着一台仪器。
  “走,我们去现场看看。”一个工作人员说着。
  朱经理走在前面,他们走在后面。一边说着话,一边慢慢地走着。走到室内,把仪器放在一边,给植筋的钢筋套上一个环,做着拉拔试验。
  “开始了。” 一个人说着。
  “好,合格!”一会时间后,他看着手中的仪器表说。
  ……
  一段时间之后,拉拔试验已经结束了——毕竟只有着十几根钢筋要做拉拔试验而已,并不是很多。
  “庞总,你们这次的试验都合格,可以进行下一道工序了。”其中一个工作人员拿着一支笔,在纸上写着字迹。
  “好的,谢谢你们了。”
  “没别的事我们先走了,还有几个地方等着我们去做试验。”
  “你们先去吧,有时间我请你们吃饭。”
  “我们先走了。”他们一边收着仪器,一边拿着东西走上去。然后,开着车,离开了工地。
  “岳经理,你给土建班打一个电话让他派人过来砌砖了。”
  “嗯。”岳经理说着从口袋里拿出手机,拨打电话。
  “小黄,电话还没有打出去已经挂掉了,是怎么回事?”岳经理对着黄滫浚说。
  “会不会是没有费用了?”黄滫浚说着。
  “前几天充过了两百块,也不会这么快没有费用了吧。”
  “去营业厅问一下就知道了。”
  “最近一段时间总是不知道钱到哪里去了,前半个月充了一百多,又充了两百块,手机还是打不出去电话。”
  “只有去问一下营业厅了。”黄滫浚说,“有没有上网之类的呢?”
  “晚上看一看电子书。没有其他的了。”
  “这个事我也不是很清楚,你用的手机打一个电话吧。”黄滫浚说着把自己的手机递给了岳经理。
  岳经理接过黄滫浚递过去的手机,然后按着按键,开始打着电话了。几分钟之后,岳经理把黄滫浚的手机给他了。
  在中午回去吃饭的时候,岳经理开着来到了一个移动营业厅。三个人走下车,推开门,一起走进去。黄叶走在一边在看着活动,没有其他的事。
  “我的手机打不出去电话是怎么回事啊?”岳经理坐在服务台前的椅子上,对着一位工作人员说着。
  “请你稍等一下,报一下你的电话号码,我们看一下。”
  “一八七……”
  “你好,你的电话已经欠费两百多了。”她说着。
  “我之前充了两百多的话费,怎么又欠费两百多了呢?”
  “不是你的话费,而是你的流量用超了两百多兆,所以欠费两百多了。你充两百块钱进去之后,办理一个流量包,这些钱会返回到你的话费中去的。在下个月使用的时候,自动取消。”
  “你给我办理一个。”岳经理说着从钱包里拿出两百元,递给了工作人员。
  “你稍等一下。”服务人员敲打着键盘,过了一会之后说:“已经给你办理好了,若是仍不能使用手机,重新开机就可以了。”
  岳经理拿着手机,打着一个电话,而过了一会时间之后,黄滫浚的手机响了。
  “已经好了。”岳经理说,“我手机里还有多少兆流量?”
  “你办理的流量包是五百兆的,里面剩余流量还有着两百多兆。”
  “能不能开通一个流量多一点的业务?”
  “这个是可以的。”
  “你给我办理一个。”岳经理说,“我手机放在那里没有用,流量开着,会不会消耗?”
  “会的。”
  “每天晚上我睡的时候都没有关流量,难怪手机的话费用得这么快!”
  “你的业务已经办理好了。”
  “嗯。”
  岳经理拿着自己的手机,然后离开了。在后面,还传来了她的声音:“祝你生活愉快!”
  三个人走进车内,岳经理开着车,然后回去。
  回来的时候,黄叶看着手机上的时间,都快接近两点了。走进客厅,严师傅他们还在抽着烟。
  “老岳,我都等你好长时间了!”严师傅说着,然后递给一支烟给岳经理。
  “手机欠费了,去交话费去了。”
  “你的话费用得好快啊!我一个月的话费一百块钱左右。要是没有事,一百块钱也不要。”
  “我也不是没有办法嘛!”
  黄叶走进房间拿着碗筷,黄滫浚也拿着自己的碗筷。然后,两个人一起出去。盛好了饭之后,黄叶坐在椅子上没有说话,慢慢的吃着自己的饭。
  黄叶吃好了之后,一个人又走进房间,坐在床头,拿着一支笔,拿着一个本子,开始写着一行又一行的字迹了。
  在房间里,感觉冷飕飕的——并没有外面的温暖——即使外面是寒冷的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