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上路过路人 作者:水月叶梅》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路上路过路人 作者:水月叶梅- 第106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没有开始吃。
  黄叶解开袋子,拿着一双筷子,准备吃饭了。这是快餐,是锅巴饭。这样的饭菜,黄叶在家里的时候吃过。而且,在小时候,黄叶特别喜欢吃这样的饭菜。
  金黄色的饭,有着淡淡的一层油,还有着一些菜,香香的味道。黄叶拿着筷子吃饭,狼吞虎咽的。而几分钟之后,黄叶把着一碗饭给吃完了。
  在最近的一段时间里,黄叶特别喜欢吃饭。或许,习惯了。
  黄叶把自己面前的饭盒放在袋子里,走到门前,打开门,走下去。把饭盒放在了垃圾桶中,又走进来了。
  “小黄,这些资料慢慢的整理,有什么不懂的地方,问金工。”
  “嗯,我知道了。”
  黄叶走进另一个办公室,又开始整理着资料。但,转眼,下午的时间也过去了,黄叶还是没有整理好这里的资料。看着堆放在书桌上面的资料——比之前的资料还要多得多。这些资料,什么时候才能整理好呢?三天,还是五天?又或者说是更长的时间?
  “小黄,我们离开的。”金工戴着鸭舌帽,背着一个包,对着在房间里整理资料的黄叶说。
  “嗯。”黄叶放下自己手中的一切,径直地走出来了。进攻在前面走着,黄叶在后面走着。等黄叶走出来之后,金工把办公室里的门给锁上了。
  他转身,伸出自己的右手,敲打着隔壁房间的门。
  “刘总,我们走的。”在这间房间的上方写着几个字:业主办公室。
  “来了。”而没有多久,从办公室里走出来了一个人。个子也不是很高,有点微微胖。
  三个人走下去,走到停车的地方,刘工上车了。坐在驾驶的座位上,打开车窗。而这时候,金工也打开了副驾驶的门,坐在了里面。
  “你上来啊。”金工说着。
  刚才他们两个人走上去的时候,黄叶还在想着自己是不是要坐车回去了。
  “噢!”
  黄叶打开后面的车门,坐在里面,关上了车门。在后面,黄叶靠着后背,闭着自己的双眼。窗外的风景,还是之前的模样。而且,城市,一成不变——钢筋混凝土的森林,一群人!
  车子在路上停停走走,黄叶看着窗外,也不知道这里是哪里了。
  “刘总,我们在这里下车。”
  “行,金工,我不送你们了。”
  刘总在路边把车停下,金工下车了。而后,黄叶打开车门,也下车了。
  “刘总,你慢走啊!”
  “行!”刘总开着他的车,沿着这条路,向前走去。
  “我在这里坐车去青山,你在这里可以坐车去车辆管理所。”
  “嗯。”
  这个车站,黄叶并不是很熟悉。不过,看着车站的名字,黄叶也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了。
  “我的车来了,我先走了。”金工对着黄叶说。
  “嗯,金工慢走。”
  车在金工的面前停下,打开车门,下来了一些人。之后,金工的身影被人群给淹没。
  黄叶看着路边的人影,还是往昔那么多。在新疆的时候,路边没有多少人。即使坐公交车,也不会很拥挤。
  站在站牌下,黄叶闻到了一阵阵的香味——烧饼的味道。黄叶看着站牌后面,有着几家小型餐馆。卖烧饼,卖臭豆腐,还有着其他的食品。
  先去吃饭吧,黄叶这样的想着。黄叶移动着自己的脚步,向卖烧饼的那家店铺走去。
  “老板,给我来一个烧饼。”黄叶站在烧饼铺前,对着做烧饼的老板说。
  “给你一个。”老板拿着一个袋子,装好一个烧饼,递给黄叶。
  “多少钱?”
  “三元。”
  黄叶看着自己手中的烧饼,一笑。从口袋里拿出五元钱递给了他,他找零两元给黄叶。黄叶拿着烧饼向站牌走去,却看见自己要坐的一辆车已经远去。
  黄叶再次的站在车站牌下,一边吃着烧饼,一边等着车。拿出手机,看着上面的时间,已经过了六点了。
  当黄叶的烧饼吃完了,车子也来了。黄叶来不及把自己手中的袋子扔掉,上车了。车内的人还是一片拥挤,苦不堪言。
  像今天这样的情景,黄叶不是第一次遇到。但,之前的那一次距离这一次有着几年的时间了。
  走过了几站路,黄叶回到了之前和郭总乘车的地方——方向相反。黄叶沿着路慢慢的向前走着,还有着十几分钟的路。办公的地方,距离前后的车站牌都有一点远。
  走了一段时间之后,终于回到了办公区。打开办公室里的门,看见床,黄叶都有一种想休息的感觉了——不知道为什么,今天很累,很累!
  黄叶拿着热水壶,接了一壶水之后,插上插头。一个人坐在电脑前,却不知道做点什么了。
  有时候,一个人痴痴的发呆……
  黄叶打开电影,播放着电影。虽然黄叶不喜欢看电视剧,但是黄叶却喜欢看电影。若是对这种喜欢和不喜欢加一个理由,只有一个:看电视剧的时间太长了,电影的时间刚刚好!
  人生,电视剧一般的长度,电影一般的精华!
  当水壶中的水沸腾了,黄叶拔掉了插头,把热水倒进了热水瓶中。之后,又坐在电脑前,看着电影。然而,黄叶却在不停的快进。没有几分钟,电影结束了。一部电影,黄叶只用掉了半个小时!
  黄叶给自己换上一双拖鞋,走进洗脸间,洗着脸,洗着脚……
  回到办公室,黄叶站在电脑前,把电脑给关掉了。累了,还是休息!
  关掉房间里的灯,躺在床上,盖着被子,休息着。但没有一会的时间,黄叶感觉有一点冷。于是,又拿着放在一边的遥控器,打开了空调。
  在你累了的时候,有谁陪在你的身边,把你紧紧的抱住,轻声的对你说:“不怕,还有我!”
  看着窗外的月光,那又是谁深深的牵挂呢?
  

☆、一一五

  十几天之后,这里的资料已经结束了——没有交到城建馆。不过,黄叶却没有离开这里——在白沙洲那边上班,晚上回到这里休息!
  距离传说中的世界末日,还有几天的时间。在这之前,已经有着电影被拍摄出来了——关于世界末日。世界末日,是真的,还是假的呢?黄叶不知道。不过,黄叶却知道,每一天的阳光都会洒在地面上。
  黄叶坐在电脑桌前,给高娜打着电话。
  “高娜,生日快乐!”
  “谢谢!每一年你都记得我的生日。你的短信我已经收到了,写得真好!”
  黄叶在这几年的时间里没有做一些很特别的事,只做了一件自己觉得有意义的事——记下他们的生日和电话号码。
  在今天早晨,黄叶醒来了,给她发了一条短了。在新疆,黄叶都是在深夜给那些朋友发短信的——新疆凌晨零时零点,也不是很晚!
  “你什么时候有时间了,我们一起出去走走!”
  “好啊!我是双休的时候休息,你什么时候呢?”
  “我也是双休。这个星期六你有时间吗?”
  “我看一看!”
  “好吧。你有时间了给我打电话。”
  “嗯。我现在还有一点事,等晚一点我给你打电话。”
  “你去忙吧。”
  黄叶看着高娜把电话挂掉,把手机放在了桌子上。之后,一个人又看着电影。在最近一段时间里,黄叶没有看其他类型的电影,只看了一种类型:爱情!
  而刚刚把手机放在桌子上没有十分钟的时间,手机的铃声再次的响起来了。看着上面的名字,是黄滫浚的电话。
  “老黄,在那里还好吧!”
  “我这边挺好的,你那边怎么样的情况,什么时候到这边来呢?”
  “这个我也不知道。我现在白沙洲这边,不再之前的地方了。”
  “好吧。你不在这里,我也没事做,没有一点兴趣了。”
  “慢慢的熬下去吧。”黄叶一笑,“不要忘记我们的口号啊!”
  “我们的口号,我怎么会忘记呢?没有别的事了,也不多说了,我挂的。”
  “嗯。”
  黄滫浚把电话挂掉了之后,黄叶再次的把手机放在了桌子上。暂停的电影,再次的播放了。
  电影暂停了,人生没有暂停;相片定格了,时间没有定格!
  一部电影,黄叶看过了半小时后,结束了——黄叶一直都在快进着。看过了这一部电影之后,又看着另一部电影。
  深夜十点,黄叶关掉电脑。走在墙边,把房间里的灯也关掉了。躺在床上,想着一些事。
  看着别人的故事,流着自己的泪水!
  窗外的月光还在,还是那么的明亮,还是那么的薄。伸出手指,千疮百孔!闭着双眼,关掉一扇门!
  清晨,黄叶醒来的时候,天微微亮,看着手机上面的时间,过了六点。黄叶穿着衣服,洗漱后,离开这里了。
  走到之前的那一条街,黄叶在这里吃着早饭,然后从这里坐车去白沙洲——从这里坐车去螃蟹岬,然后坐车去白沙洲。
  “老板,给我来一碗热干面,一碗蛋酒。”黄叶说着走进去了,坐在了一个空出的座位上。
  几分钟之后,一碗热干面和一碗蛋酒放在了黄叶的面前。黄叶拿着一双筷子搅动着热干面,之后又拿着一个勺子搅动着蛋酒。
  在最近的一段时间里,黄叶的早餐都是热干面和蛋酒。黄叶吃过了热干面之后,又喝着淡酒。吃好了,喝好了之后,黄叶拿着放在桌子上的纸巾,擦着自己的嘴。
  走到门前,黄叶递给老板一张十元钱,而老板找给黄叶三元五角。昨天找零四元,今天三元五角。
  “老板,热干面涨价了吗?”
  “嗯,已经四元五角一碗了。”
  又涨价了,吃饭都吃不起了。黄叶一笑,向湖北大学的方向走去了。在身后,有很多人对于热干面涨价的事有看法,议论纷纷!
  在武汉这个城市,不同的地方,有着不同的价格。在火车站,热干面的价格更是出奇的高!很多事,因为地段而水涨船高!
  在学校的门口,黄叶看着出出进进的学生们,不禁的想起了自己读书的那一段时间。只可惜,那一段时间不再属于自己了,而是属于回忆了!
  看着公交车,走过了一辆,又来了一辆……
  几分钟之后,一辆车停下。黄叶看着里面的人,顿时有一种不想上车的感觉了。里面的人太多了,都装不下了。但,错过了这辆车,谁知道下一辆车会在什么时候到呢?
  黄叶投了两枚硬币,站在上门的地方,一动不动。车子内十分的拥挤,移动的地方都没有了。
  车向前行驶着,在站牌下又停下。又向前走去,又停下。来来回回的几遍之后,黄叶下车了——已经到螃蟹岬了。走下车,黄叶呼吸着新鲜空气,感觉好多了。
  每天像包饺子一样的被包裹着,有一种窒息的感觉!
  黄叶看着车站牌下面的人,又有着几十个。等会上车的时候,又有可能是包饺子。喜欢吃饺子,不喜欢被包了饺子!
  有几辆车停下,却没有三十四号公交车。黄叶看着手机上面的时间,已经走过去了十几分钟。又过了几分钟,三十四号车缓缓地走来。
  车还没有停下,一群人已经蜂拥而至了。下车的人下车,上车的人上车。之后,车内的人又是被装得满满的。
  车向前行驶着,走走停停……
  过去一个小时后,黄叶来到了白沙洲。走下车之后,黄叶没有急着时间走进办公室,而是站在站牌下,没有离开。
  坐车的感觉,像生病了一样!
  几分钟之后,黄叶病怏怏的向办公区走去。走进办公室的门前,敲着门——黄叶没有钥匙。十几秒的时间之后,金工把门给打开了。
  “金工早!”黄叶走进去对着金工说。
  “早早。”
  在这一段时间里,金工一直都是最早来的。每次黄叶到办公室的时候,金工一直都在办公室里。
  黄叶走进另一间办公室,又开始整理着资料。而没有过多久,唐娟也走进来了。她放下自己身上的背包,也开始整理着资料。
  唐娟和黄叶来到白沙洲的这一段时间,两个人一直都在整理资料。不得不说,这里面有很多资料需要重新做。而且残缺很多资料,也需要补充一些资料。
  唐娟刚到这里整理资料的时候,都被吓了一跳。不过,她整理资料很有条理,这些资料都被她整理得井井有条 。
  黄叶坐在办公室里填写着资料,金工在补充着一些资料,唐娟在另一件房间里整理着资料。
  “咚咚……”
  黄叶走在门前,把门打开,一个女孩抱着一叠资料站在了门前。她的名字叫张妤——之前听郭斌说过这个女孩——郭斌听他的朋友说的。
  在郭斌的印象中,这个女孩有一点不友好——听他朋友说。不过,在交往的这一段时间里,黄叶觉得这个女孩挺好的。
  她抱着一叠资料放在书桌上面,然后说:“金工,早上好!”
  “早上好!”
  唐娟走在一边,从抽屉里拿出刻章,拿出印泥,放在了桌子上面。之后走进了房间,又开始整理着资料了。
  “不好意思,又耽搁你们的时间了。”她的嘴角微微扬起一个弧度。
  “没事。大家都是为了完成工作。”金工说。
  黄叶坐在一边,拿着一支笔,写着自己的字迹。写在纸张上面的字,蚂蚁一般的大小。很多时候,黄叶看着这些字,有一种怀疑的感觉——不像自己的字迹——自己写字很潦草,而且很大。
  张妤拿着刻章,在做好的资料上盖着章子。只看见它一只手在翻动着纸张,一只手拿着刻章盖着章子。
  虽然她的速度很快,但是堆放在桌子上面的资料并不少。她每次来到这里的时候,她都会拿着自己做好的资料盖章子。
  经过漫长的一段时间之后,她把这些资料的章子都盖好了。然后对着金工说:“金工,我把监理资料放在这里了,另一部分的资料我拿走了。”
  “好的。”
  “我走了。”
  “行!”
  张妤收拾着桌子上面的资料,然后把一部分的资料放在了桌子上。之后,抱着一叠资料向门口走去。她打开门,走出去之后,把门又关上了。
  黄叶看着桌子上面的资料,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可以写好。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