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虻(下)〔爱尔兰〕伏尼契》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牛虻(下)〔爱尔兰〕伏尼契- 第1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叮磺胫С侄┰墓郝蛘妗
 1

    牛虻(下)〔爱尔兰〕伏尼契 著

    

 2

    目  录1

    目  录

    第三部

    第一章……………………………………………………2…43第二章……………………………………………………2…60第三章……………………………………………………2…73第四章……………………………………………………2…84第五章……………………………………………………2…99第六章……………………………………………………3…07第七章……………………………………………………3…28第八章……………………………………………………3…39

    尾 声……………………………………………………3…53

    

 3

    第三部

    

 4

    牛  虻(下)342

    第 一 章

    接下来的五个星期里,琼玛和牛虻兴奋不已,忙得不亦乐乎。他们既没有时间,也没有精力去思考他们个人的事情。当武器平安地运进教皇领地以后,剩下的是一项更加艰难、更为危险的任务,那就是把它们从山洞和山谷的秘密隐藏地点悄悄运到本地的各个中心,然后再运到各个村庄。整个地区到处都是暗探,牛虻把弹药交给了多米尼季诺。多米尼季诺派了一个信使到佛罗伦萨,紧急呼吁派人帮忙,要不就得宽限时间。牛虻曾经坚持这一工作必须在六月底之前完成。 可是道路崎岖,运送辎重是件难事;而且由于随时躲避侦探,运期一再耽搁。多米尼季诺已经陷入绝望。“我是进退两难,”

    他在信上写道,“我不敢加快工作,因为怕被发觉。要是我们想要按时作好准备,我就不该拖延。 要不立即派个得力的人来帮忙,要不然就让威尼斯人知道我们在七月的第一个星期之前是无法做好准备的。”

    牛虻把信带到琼玛那里。她一边看信,一边皱着眉头坐在地板上,并且用手逆抚小猫的毛。“这真是糟透了,”

    她说,“我们可不能让威尼斯人等上三个星期。”

    

 5

    42牛  虻(下)

    “我们当然不能,这事真是荒唐。 多米尼季诺也、也许明、明、明白这一点。 而我们必须按照威尼斯人的步骤行事,而不是让他们依照我们的步骤行事。”

    “我看这不怪多米尼季诺,他显然已经尽了全力。 根本无法完成的事情,他是做不成的。”

    “问题并不出在多米尼季诺身上,而是出在他身兼两职。我们至少应该安排一个人负责看守货物,另外安排一个人负责运输。 他说得是对的。 他必须得到切实的帮助。”

    “但我们能给他什么帮助呢?

    在佛罗伦萨我们没有人可以派啊。“

    “那么我就必须亲自去一趟了。”

    她靠着椅子,略微皱起眉头看着他。“不,那不行。 那太危险了。”

    “如果我们找、找、找不到别的办法解决问题,也就只能如此了。”

    “那么我们必须找到别的办法,就这样定了。你现在去,这不可能。”

    一条固执的线条显现在他的嘴唇下角。“我实在看不出这有什么不可能。”

    “你还是平心静气地想上一分钟。你回来以后才只有五个星期,警察还在追查朝圣的事情,他们四处出动,就是想要找出一条线索。 是,我知道你精于伪装,但是记住很多人看见过你,既见过扮作迭亚戈的你,也见过装成农民的你。 你既无法伪装你的瘸腿,也无法伪装你脸上的伤痕。”

    “可这个世上瘸腿的人多、多着呢。”

    

 6

    牛  虻(下)542

    “对,但你瘸了一只腿,脸上有块刀疤,左臂受了伤,而且你的眼睛是蓝色的,皮肤又这么黝黑。 在罗马尼阿,像你这样的人可是不多。”

    “眼睛没有关系。 我可以用颠茄把它们的颜色改变。”

    “你不能改变其他东西。 不,这不行。 因为你现在这样堂而皇之地去,就会睁眼走进陷阱里去。 你一定会被抓住。”

    “但必须有、有、有人帮助多米尼季诺。”

    “你在这样的紧急时刻被捕,对他来说毫无帮助。 你的被捕只会意味着整个事情宣告失败。”

    但是试图说服牛虻是很困难的,他们讨论了半天也没有结果。 琼玛逐渐意识到他极其固执的性格,虽然言语不多,可就是宁折不弯。倘若她不是对这件事感触很深,她很可能会息事宁人,作出让步。 可是在这件事情上,她的良心不允许她作出让步。从拟议的行程中所得的实际好处,在她看来都不足以去冒险。她禁不住怀疑他急于想去,与其说是出于坚信政治上的迫切需要,倒不如说是出于一种病态的渴望,想要体会危险的刺激。对于拿生命去冒险他已经习惯了,他易于闯进不必要的险境之中。她认为这是放荡不羁的表现,应该平静而又坚定地予以抵抗。 但又发现争来争去都无法打消他那自行其是的顽强,她使出了最后的一着。“我们还是坦率地对待这事,”

    她说,“实事求是。其实并不是多米尼季诺的困难使你如此决意要去,而是你自己热衷于——”

    “这是假的!”

    他激烈地打断了她的话。“他对我来说并不算什么,即使我再也见不到他,我也不会在乎。”

    

 7

    642牛  虻(下)

    他停了下来,从她的脸上可以看出他的心事业已暴露。他们的眼睛突然相对而视,然后又垂了下来。但是他们都没有讲出心中俱知的那个名字。“我并、并不想挽救多米尼季诺。”

    他最后终于结结巴巴地说道,脸却半埋在猫的毛发里。“而是我、我明白倘若他得不到帮助,我们的工作就有失败的危险。”

    她没有理会他那不值一驳的遁词,而是接着说了下去,好像她并没被打断过一样。“你热衷于冒险,所以你才想去那儿。在你烦恼的时候,你渴望冒险;在你生病的时间,你想得到鸦片。”

    “我从没索要鸦片,”

    他执意说道,“是别人强迫我服的。”

    “大概是吧。 你有点为你的禁欲主义而自豪,要求肉体的解脱就会伤害你的自尊。 但是在你冒着生命危险去缓解神经的刺激时,你的自尊心会得到很大的满足。 不管怎么说,这种差别仅是一个平常的差别。”

    他把猫的脑袋扳到后面,俯身望着那双绿色的猫眼睛。“帕希特,真的吗?——”

    他说。“你的主人说、说我的这些苛刻的话果然是真的吗?

    这是‘我有罪,我犯下大罪’的事情吗?

    你这只聪明的动物,你从来就不索要鸦片,是吗?你的祖先是埃及的神灵,没人会踩它们的尾巴。 但是我想知道的是,要是我截下你的猫爪,把它凑到烛火之中,你对人间罪恶的超然态度又会怎样。那你就会找我索要鸦片吧?

    或者也许——寻死吧?

    不,猫咪,我们没有权利为了个人而去寻死。我们也、也许骂骂咧咧,倘如这能安慰我们的话。 但是我们不必扯下猫爪。“

    “嘘!”

    她把猫从他的膝上拿下来,然后把它放在一只小凳

    

 8

    牛  虻(下)742

    上。“你我可以回头再考虑这些东西。我们现在必须考虑的是怎样才能帮助多米尼季诺脱离困境。凯蒂,发生了什么事?

    来了一位客人。 我忙着呢。“

    “赖特小姐派专人送来了这个,夫人。”

    包裹封得严严实实,里面装着一封写给赖特小姐的信。信还没有拆开,上面贴着教皇领地的邮票。琼玛以前的同学仍然住在佛罗伦萨,为了安全起见,比较重要的信件通常是寄到她们那里。“这是米歇尔的记号。”

    她说。 迅速瞥了一眼,信上似乎谈的是亚平宁山区一所寄宿学校的夏季费用。 她指着信件一角的两处小点。 说“这是用化学墨水写的,试剂就在写字台的第三个抽屉里。 是,就是那个。”

    他把信摊在写字台上,然后拿着一把小刷子在信上涂了一遍。当信上的真正内容显现出来时,他看到了那行鲜艳的蓝字,接着靠在椅背上放声大笑。“发生了什么事?”

    她连忙问道。 他把信递给了她。

    多米尼季诺已经被捕。 速来。

    她拿着信坐了下来,绝望地凝望着牛虻。“呃——呃?”

    他最后说道,拖着柔和、嘲讽的声音。“你现在总该相信我必须去吧?”

    “是,我想你的确必须去,”

    她叹息一声回答,“我也去。”

    他抬起头来,有些吃惊。“你也去?但——”

    “那当然了。 我知道如果佛罗伦萨一个人也不留,的确这

    

 9

    842牛  虻(下)

    样对事情不好办。但是为了提供额外的人手,现在一切都要放在一边。“

    “那里有足够的人手。”

    “但是他们并不完全值得你信任。你刚才自己说过必须有两个人分头负责,如果多米尼季诺没办法做成这件事情,那么显然你也无法做成。 记住,在做这种工作时,像你这样时刻都有危险的人会很不方便的,而且会比别人更需要帮助。倘若不是你和多米尼季诺,那一定就是你和我。”

    他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儿。“对,你说得很对,”

    他说,“而且是越快越好。 但是我们不该一起出发。 要是我今晚出发,嗯,那你可以乘坐明天下午的马车出发。”

    “去哪里?”

    “这一点我们必须商量一下。我认为我最、最、最好还是直接去范查。 如果我今天深夜出发,乘车到达圣。 罗伦索,那我就能在那儿安排我的装扮,然后我接着往前赶。”

    “我看不出我们还有别的办法。”

    她说,着急地略微皱起了眉头。“但是这样非常危险,你如此匆忙动身,委托博尔戈的私贩子给你找个伪装。在你越过边境之前,你至少应该利用三个整天来扰乱你的踪迹。”

    “你无需害怕,”

    他笑着回答,“再往前我也许被抓起来,但越过边境时我是不会被捕的。一旦到了山里,我就跟在这里一样安全。 亚平宁山区没有一个私贩子会出卖我。 我倒是不大清楚你怎样才能越过边境。”

    “噢,那很简单!

    我只要拿上路易丝。 赖特的护照,假装去

    

 10

    牛  虻(下)942

    度假。 罗马尼阿没人认识我,但是每一个暗探都会认识你。“

    “幸运的是,任何一个私贩子也都认识我。”

    她把表拿出来。“两点半。 要是我们今晚动身,我们还有一个下午和一个晚上。”

    “那么我最好还是回家,现在就把一切安排好,然后弄上一匹快马。 我骑马去圣。 罗伦索,那样比较安全。”

    “但是租马匹一点儿也不安全。 马的主人会——”

    “我不会去租马的。我认识一个人,他会愿意借我一匹马。他这个人值得信赖。 他从前为我做过事。 边境上的一个牧羊人会把马送回来。 要是那样,我会在五点或五点半到这儿来。我走了以后,我想、想让你去找马尔蒂尼,把所有的事都向他解释一下。”

    “马尔蒂尼!”

    她转过身来,有些惊愕地望着他。“对,我们必须相信他,除了你能想到另外一个人。”

    “我不大清楚你的意思。”

    “我们在这儿必须有个值得信任的人,以防遇到任何特殊的难处。在所有的人当中,我最相信马尔蒂尼。里卡尔多固然什么事都愿为我们做,但是我认为马尔蒂尼的头脑更加冷静。不过,你还是比我更了解他。 你看着做吧。”

    “我丝毫也不怀疑马尔蒂尼的可靠以及在各方面的能力,并且我也认为他可能同意尽量帮助我们。 但——”

    他马上就明白了。“琼玛,要是你发现了一位同志急于得到帮助,因为害怕伤害你的感情,或者害怕让你感到烦恼,他竟然没有请你给予

    

 11

    052牛  虻(下)

    可能的帮助,你会有什么感想呢?

    你会说这样做是出于真正的好心吗?“

    “很好,”

    她沉默了一会以后说道,“我马上就派凯蒂去把他请来。在她出去以后,我去把路易斯的护照拿来。她答应过我,无论什么时候,只要我需要,她都会把它借给我。 钱怎么办?要我上银行取一些钱吗?”

    “不,别为钱浪费时间。我可以从我的存款里把钱取出来,这笔钱足够我们用上一段时间。若是我的存款用完了,我们回头再来动用你的存款。 那么我们五点半再见。 我当然能在这儿见到你,是吗?”

    “噢,对!到那时我早就应该回来了。”

    约定的时间过后半个小时,他再次回到了这里,发现琼玛和马尔蒂尼一起坐在阳台上。 他立即就看出他们的谈话不很愉快,两人显然曾进行过激烈的讨论。马尔蒂尼沉默得有些可怕,闷闷不乐。“你把一切都安排好了吗?”

    她抬起头问道。“对,我还给你带来了一些钱,让你路上用。马也已经准备好了,半夜一点在罗索桥关卡等我。”

    “那不是太晚了吗?你应该在清晨到达圣。 罗伦索,那时人们还没起床。”

    “我那时应该已经到了。 那是一匹很快的马,我不想让人看到我是什么时候走的。 我不回家了,有个暗探守在我家门口,他还以为我在家里。”

    “你出来是怎么逃避他的监视的?”

    “我是从后花园的厨房窗户钻出来的,然后翻过邻家果园

    

 12

    牛  虻(下)152

    的院墙。因此才来得这么晚,我得躲着他。我让马匹的主人待在我书房里,整夜都点着灯。当那个暗探看见窗户里的灯光和窗帘上的影子时,他会相确我今晚是在家里写作。“

    “那么你就待在这儿,时间一到就从这去关卡。”

    “对,我不想今晚被人在街上看见。马尔蒂尼,抽烟吗?

    我知道波拉夫人不介意别人抽烟的。“

    “我不会介意你们在这儿抽烟。 我必须下去,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